<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九百零四章 黑剑
    雄武城。顶点小说更新最快

    “哼!”

    回到城主府,安禄山兀自气愤难平,肥厚的大掌裹挟万斤巨力,狠狠一掌拍在府中前花园的假山上,只听轰得一声巨响,那假山立时灰飞烟灭,就仿佛从来都没有存在过。

    身后,虎牙六人面色苍白,包括那虎王在内,俱都不敢在这时触碰安禄山的霉头,一时间噤若寒蝉。

    “滚出去!”

    倒是安禄山回头看了一眼,给了六人一个杀意凛然的眼神。

    此时此刻,六人哪敢多吭半句声,安禄山一声滚出去,对于向来在雄武城横着走的虎牙来说非但没有任何不满,反而大松了一口长气,连对安禄山齐齐躬身,眨眼间黄影四散。

    虎王倒是多留了半息,可他犹豫才起,安禄山那凝若实质的杀意已然侵袭而至,没来由得,他那单薄的身躯禁不住寒意大盛,顿时不敢再说什么,身形一缩,也消失在花园中。

    偌大的城主府,因安禄山一怒,立时只剩下他一个人。

    不,或许不止一个。

    “行了,你可以出来了!”

    虎牙走后,安禄山仿如一座肉山一般伫立在花园中一动不动,良久,他冷冷地,以极为不满的语调叫道。

    唿!

    一阵微风随着他话音落下吹拂而来,却又在他那庞大的身躯后面停止。

    从风中,慢慢显露出一个由淡转浓的黑影,风止时,那黑影已然凝实,却是个身形修长,面容阴冷的中年人。

    隐魂!

    他以往曾无数次从安禄山的身后出现,每次出现时,都是半跪于地的姿态,可这次,他却是长身而立,相对于安禄山的厚重,他的身形虽然显得单薄,但却不卑不亢。

    自从那日在洛家辞别之后,隐魂当然不用再对安禄山跪拜,因为他已经不再是跟在安禄山身后的那个影子,在他自己的心里,此时与安禄山之间,至多只是合作关系。

    安禄山慢慢转动着自己庞大的身躯,当看到隐魂竟然是以这样的一个态度站在自己身后时,以他那暴虐的性格,竟出奇地没有半点表示。

    他的目光本也没有正眼去瞧隐魂,他在看的,是隐魂斜背在肩头的一柄剑。

    感觉到安禄山的目光,隐魂面上的阴寒淡去了几分,竟然笑笑,抱拳道:“爷,好久不见!”

    安禄山将手一摆,冷冷道:“你我之间早已没有从属关系,所以你不必再用这个称唿。”

    他出自突厥中的一个小部落,部落里向来对首领都是以爷相称,这个习惯直到如今安禄山也没有改,但对于崇尚狼性的他来说,一个不再属于自己队伍的人,也是没有资格再这样叫他的。

    闻言,隐魂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也不再多说什么,肩头微微抖了一下,已将身后那柄剑握在了手中。

    此时安禄山方可见,那柄剑,竟然并无剑鞘,就那么被隐魂提在手里,阳光自天空洒下,反射出的,却是一抹深邃的黑。

    这竟然是一柄通体漆黑,造型古朴的剑!

    安禄山的目光落在剑上,便再也无法移开,那剑上的黑,仿佛将他的目光完全吞噬。

    “这是什么剑?”

    安禄山呐呐地问着,他很少会有露出如此茫然的时候。

    “这是……沥血剑。”

    隐魂沉声道,随后又耸了耸肩,补充了一句:“十影剑其中的一柄。”

    沥血剑!

    光是这三个字,已经令安禄山的双目陡睁,看向那黑剑的眼神立时变得炽热无比,至于随后隐魂又说了什么,他完全不去理会。

    “你从哪里得来的?”

    安禄山按捺住想要冲上夺剑的念头对于隐魂的轻功,他并无全然的把握可以一击而中,于是耐着性子问道。

    “从霸剑山庄而来。”

    隐魂单手从黑剑上抚过,赞叹地道:“这剑……真是不错,是我见过的沥血剑中,仅次于真剑的一柄。”

    “霸剑山庄?”

    听到这四个字,安禄山周身突然泛起一抹戾气,怒哼道:“霸剑山庄用来召开万剑盟会的那一柄沥血剑,不是从安伯天那逆子处而来的吗?”

    提起这事,他心中的火气大旺。

    沥血剑有一真十假之说,他早就知道,可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所谓,他只想得到其中的一柄而已,真假都好,他需要的,只是那属于沥血剑的一份气息。

    近些年,雄武城一直在着力寻找沥血剑的下落,只要是沥血剑,不论真剑影剑,安禄山都极之想得到一柄。

    正是由此,他甚至还与青首鬼王暗中做了交易,以雄武城的力量,向青首鬼王提供了他需要的珍稀药材,用以换取那柄纯阳九剑之一的梵天寒芒。

    皇室需要梵天寒芒,于是着落在鬼兵域的身上,而青首鬼王也正是与安禄山之间有交易的原因,主动将此事揽在自己身上,虽然最后剑不是从他鬼兵域的手中送入的皇城,但至少梵天寒芒是真真切切地入了宫了,这便够了,鬼兵域其他人知道后,也顶多只是对青首鬼王的做法颇有微词,并不能拿他奈何。

    梵天寒芒虽然不是沥血剑,可它却是能够压制沥血剑上血腥气息之物,安禄山向青首鬼王换到梵天寒芒,便是想凭着送此剑入宫的机会,将皇宫里的那柄沥血剑借机盗出来。

    大唐皇室一直收藏着一柄沥血剑,这是安禄山早就知道的事情,只是一直苦于机会向其下手而已。

    于是那时有了梵天寒芒作借口,他甚至不惜亲自护送此剑去往皇宫,一心想要得偿所愿。

    可惜,当他在皇宫中多方探查之后,所得到的结果却令他大所失望,宫里的那柄沥血剑,早在多年前便已经遗失不知所踪。

    而他也是到后来方才知道,原来沥血剑,他雄武城早就已经得到过一柄,可是偏偏却是落在了安伯天的手上。

    安伯天对安禄山一直心中有所防备,他如此迫切需要一柄沥血剑,虽然安伯天还不知道到底是为了什么,但只要安禄山想要得到的,他就绝对不能让其如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