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九百零二章 同病相怜
    原来他早知道沥血剑已经不在皇宫!

    说不定……隐魂之所以能顺利将沥血剑带出皇宫,正是有了“他”的授意!

    花想蓉方才那顺口的一提,想来就是在告诉他这个可能吧?

    不,还有!

    剑晨突然心神大震,叫道:“你是说……皇宫里的那人,与鬼兵域也有着关系?”

    皇宫中失却了压制沥血剑之物,竟然是由鬼兵域出面去夺回另一个替代之物,他们两者之间……

    这才是……花想蓉想要告诉他的事情吧?

    “你们继续,我先出去走走。网  ”

    剑晨能想到,凌尉自然也不傻,而花想蓉不明说,非要借用流星剑这一层来提及当今天子与鬼兵域的关系,想来也是顾及到他的存在。

    流星剑出自哪里,他根本就不会太关心,他想要知道的,只是到底是谁害了他青城派一门!

    如今五毒教已灭,而那隐魂在其中是绝对脱不了干系的,那么,他就先找隐魂报仇好了,至于后面还会牵扯出的东西,他……不愿去想。

    鬼兵域当时的域主是剑晨的爷爷伍元真人,而鬼兵域与皇城有染,隐魂却也与皇城有分不开的瓜葛,除去皇城,隐魂与鬼兵域之间是否也有着交易?

    关于这一点,他不愿去想,在共同经历过生死之后,剑晨将他当兄弟,他又何尝不是?

    特别是两人更有着几乎相同的际遇,那份惺惺相惜之情,令他甘愿退后一步,至少,在杀了隐魂之前,其他更多的隐秘,他已经不想知道。

    “不,你不用走!”

    却不想他才迈出半步,剑晨早已一把将他拉住,目光坚定道:“五哥,你不用走,如果当年的事情真有我爷爷……鬼兵域的关系,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又咬牙道:“还有那隐魂,他竟然是我的表哥,这事情我也是今日才听说,无论如何,我也会找到他,你的仇,算在我这里!”

    隐魂是他的表哥,而隐魂所做下的这一切,都是想要为当年的事情报仇,当年若真的是自己的父亲洛寒有错在先,那么他这个做儿子的,自然有义务去偿还。

    不管是对隐魂也好,凌尉也罢。

    毕竟,隐魂变成这样,都是因为当年之事而起,如若不然,他又怎么会跑去青城派?

    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当年洛家之事导致的后果,父债子偿,这是很合理的事情!

    “你……”

    凌尉一怔,剑晨的话,如何不是他心中的一根刺?如果不是因为他们洛家,青城派又怎么会被人灭门,可是……

    他真的可以将这一切都算到剑晨的头上吗?

    那时的他,还只是白岳峰上的一个小小弟子罢了,这样做,对他似乎也不公平。

    可他……又应该怎么做?

    所以他想逃避,至少,明面上的仇人便是隐魂,那么,就将这一切算到隐魂头上好了!

    “你们现在讨论这个还为时尚早!”

    花想蓉听两人对话,连忙打断道:“夫君,方才我说过,虽然隐魂的父母是被你的爹爹所杀,洛家家主之位也是你爹爹夺了去,可那却并非他的本意!”

    “这一切,都与五毒教脱不了干系,并且……”

    她顿了顿,迟疑道:“无双阁的情报网很强,可是直到现在也没有完全洞悉十三年前的事情,不过,有迹象表明,洛家当日被灭,与那隐魂绝对脱不了干系!”

    闻言,剑晨不由向她望去。

    花想蓉苦笑道:“事情到底如何,恐怕还得从隐魂口中才能得到真相,不过无双阁这里,确实有着一些线索,可以证明当初天下剑门共同围攻洛家,后来连你爷爷也牵扯出来,将洛家覆灭,在这背后,绝对与隐魂有关!”

    “也就是说……”

    她叹息一声,道:“其实隐魂的仇已经报了,你的爹爹杀了他的父母,而他也设计,令洛家死得只剩你一人,这个仇,其实早已经报了。”

    “所以!”

    花想蓉上前拉住剑晨的手臂,哀叹道:“你切莫将所有的事情都抗上身,隐魂那人隐忍了十来年,心理早已扭曲,你若是抱着愧疚的心态对上他,我怕你会……吃大亏!”

    “报了?”

    剑晨颓然地低下头,叹息道:“其实……他还没报吧?”

    “他的父母被人害了,也害得他过了十多年生不如死的生活,而我,虽然也经历了满门被灭,成为一个孤儿,可是……我这十多年,却是在剑冢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与他相比,实在不知要幸运多少。”

    他的眼中闪烁着复杂的光芒,脑中不知在想些什么,喃喃道:“从这方面来说,他的仇,远远没报。”

    今天听到的这一切,对剑晨的心中震动极大,他一直都有感觉,在自己的身上有一张无形的大网,困顿得他束手束脚,甚至因此而作下了许多错事。

    这本令他愤怒不已,一心只想抓住这个在背后捣鬼的人,以他融合了沥血剑气的暴虐心性,就是将他千刀万剐也不为过!

    可是当知道了那背后之人竟然是他的表哥,还是比他身世还要凄惨十倍不止的表哥时,他的心中反倒这了一抹释然。

    是啊……花想蓉说得没错,隐魂的内心只怕早已经扭曲,可是,任谁处在他的处境下,心里怎么可能还会保持着一份淡然?

    就算是自己,只怕也比他强不上多少,他不是曾经也有过理智大失,尽屠千人之事么?

    说到底,他们都是卷入一场阴谋中的可怜棋子而已。

    此时此刻,他竟然对隐魂生出了一股同病相怜的心思。

    最可恨的便是那五毒教!

    想到五毒教,剑晨眼中戾气大盛,只是可惜,那乌和泰已然死在了皇宫天牢之中,否则的话……

    “夫君,你……”

    花想蓉大急,她说出这些,本意是想让剑晨提前有个准备,可谁曾想看起来竟然像是起了反作用,看剑晨的意思,若是对上那隐魂,他说不定还会心慈手软。

    他心软,可是隐魂却不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