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八百七十八章 幕后是谁?
    咔,咔咔。?????

    雄武城主府的建造很坚固,可当剑晨杀字一出时,整座主殿内从天花板到地面,所有的东西都在出被挤压般的呻吟。

    这气势并不是剑晨所,而是来自于……虎王!

    剑晨一言落下,虎王的身躯陡然挺得笔直,那瘦弱单薄的身躯在气势的称托下,竟然在瞬间变得高大起来。

    明明他比之剑晨来还要矮上一个头,可当气势所凝,给人的感觉,竟仿佛是他在居高临下俯视着剑晨,那双巨大的虎目中透射出的,乃是一股择人而噬的猛虎霸道。

    虎王没有开口,有安禄山在,还轮不到他来说些什么,他只要做好自己的本分,成为安禄山手中的级兵器即可。

    “这么说,你是在威胁老夫?”

    场中气氛一触及,可即使是这样,安禄山的声线也并不见起伏,甚至他那堆肉山说话时,就连抖动一下也没有。

    “或许是吧,也或许现在,是杀了你,救天下苍生于水火的最好时机。”

    剑晨没有看虎王,从始至终,他的目光一直就在安禄山的身上,逐风剑,已然又在缓缓地拔出,每拔出一寸,他身周的血腥气息便浓郁一分,主殿内不再有被挤压的声音传来,他的血腥气息,已然将虎王一直在凝聚着的猛虎压力消弥于无形。

    “哈哈哈哈,救天下苍生于水火?”

    安禄山闻言,陡然放声长笑,仿佛听到了天下间最好笑的笑话一般,那双桀骜粗犷的眼眸颇有玩味地看着剑晨,冷笑道:

    “剑晨,时至今日,你竟能说出这样一句话来,你以为,你有何资格救天下于水火?天下人,又是否会感激你的挺身而出?”

    不待剑晨开口,他又继而笑道:“还是说……你这么做,是为了想帮一把你那便宜舅舅?”

    剑晨目光一凝,安禄山口中的舅舅,正是如今风雨飘摇的大唐天子唐玄宗。

    “哦,对了……”

    安禄山眉头一挑,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般,邪笑道:“你难道还不知道,你能走到如今这般田地,有一多半的功劳其实应该归于你那舅舅之手?”

    “你说什么?”

    此言一出,剑晨再难保持平静,身周血腥气息陡然一阵狂涌,显示出他内心极之震动。

    今日这般田地,拜他舅舅所赐?

    大唐皇帝唐玄宗……他乃是天下间最有权势之人……或许……

    剑晨不是真如安安口中的傻子,并不是安禄山说什么,他便去信什么,可是,当唐玄宗三字陡然进入他脑中时,却竟无论如何,也挥之不去。

    一直以来,他都感觉在自己的身上有一张迷雾一般的大网,这张网裹挟着他,令他身不由己地一路走向与天下人为敌的另一面,甚至,就连安安也……

    究竟这是为什么,这网的主人为什么千方百计要来对付他,并且,他又真的有如此能量,可以将他操控于股掌之间,这世上能有如此强大能量的人,会是谁?

    纵观天下,能做到如此地步的人或势力总归不会太多,而与他剑晨有所交集的,只怕更少,那么,在一一排队之后,所余下的可疑者实在不多。

    安禄山算一个,打从一开始,安伯天就在安禄山的授意下刻意接近着他,甚至有一度,剑晨还曾怀疑过,安安是否也是安禄山布在他身边的一枚棋子。

    他在初下山时只是个单纯少年,玄冥诀也只习了其一,那时的他,对于安禄山来说,有价值,但价值定然不会太大,所以,他在暗中布置着一切,让剑晨一步步地往他所希望的方向慢慢变强。

    在经历了许多事情之后,如今的剑晨不仅玄冥诀到达了当世无人能及的地步,甚至手中还握有真正的那一柄沥血剑,这时的他,对于安禄山来说,应该才真正具备可以夺取的价值。

    原本剑晨就是这么以为的,所以当灵蛇寨突然难,想要用他来换回妹妮时,他以为,这是安禄山的图穷匕现,也正是如此,在来雄武城时,他才会表现得如此强势。

    不仅要让安禄山知道,如今的他再不是当日那个任他摆布的棋子,也是要将自己的实力显露出来,好加重安禄山想要得到他的决心,只有他在安禄山心中的份量越重,被掳走的妹妮才会越安全。

    他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可是当见到安禄山之后,他的这个想法却产生了动摇。

    安禄山的野心在天下,并且今时今日,他的狼牙军已然便及半个大唐江山,甚至力犹未尽,若保持住这股劲头,夺取大唐江山,似乎也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既然现在一切顺利,就连洛阳也落入他手,那么,他还要自己来做什么?

    一个人的功力再高,总也不能与千军万马相抗衡,别看剑晨曾经也有一怒屠千人之举,可这千人若是放大到万人,十万人,那么力竭而败的人,就绝对是他!

    如此看来,相较于安禄山,倒是另一方势力更加迫切地需要剑晨的力量相助。

    那就是唐玄宗!

    安禄山要的是江山,所以若只是单单将唐玄宗暗杀了,这是没有作用的,毕竟死了一个唐玄宗,大唐皇室还会推举出另一个唐玄宗,于江山根本来说,是无法动摇到根基的。

    而唐玄宗却不同。

    安禄山如今已是乱臣贼子,更是这场声势浩大叛乱的头领,若唐玄宗能够派人将安禄山击杀,那么至少,对于如今天下形势来说,实在是个大大的好消息。

    也正是于此,安禄山才会在如此关键时刻,不去前线督战,反而隐匿于大本营雄武城中的原因所在吧?

    一方要谋夺天下,一方只需要实施斩行动即可,两相一对比,剑晨现下到底是为谁的棋子,当真是一件不好说的事情。

    “你知道些什么?”

    一时间,剑晨心乱如麻,气息不稳之下,逐风剑到底也没有整柄拔出来,如剑般的利目直刺着安禄山,咬牙问道。

    “老夫为什么要告诉你?”

    安禄山却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耸了耸宽厚的肩膀,冷笑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