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八百七十七章 放,还是不放
    “这样最好,这样最好……”

    两个苗人闻言,心下立时大松了口气,连唯唯诺诺地回道。

    诚如剑晨所想,雄武城的实力之雄厚,远非灵蛇寨可比,今日若安禄山当真不愿放人,就这两个苗人来说,确实是毫无办法之事。

    两人乃卢蒙卡的亲信,也是死忠于灵蛇寨的人,原本出苗疆时,两人暗中还抱着宁愿拼着一死,也要将妹妮护送回苗疆的想法。

    可是,当东城门处的那一场大战之后,他们方才明白,就算将整个灵蛇寨拼尽,安禄山若不想放人,他们也是毫无办法的。

    本来对于卢蒙卡向安禄山妥协,宁愿对付对灵蛇寨有恩的剑晨,也不敢反抗雄武城之事尚抱有疑惑,可此时此刻,两人心中的疑惑已然全消。

    只不过卢蒙卡却也算漏了如今的剑晨,就两人今日所见,从某种方面来说,如今的剑晨,只怕比之雄武城还要难对付!

    城主府!

    就在两人想东想西的时候,不期然间,剑晨已经停下了脚步,抬头一看,却是一座气势恢宏的偌大府邸,上书金戈铁马的城主府三字。

    虎王的身影已经不见,而城主府门前却无一人,府主大开着,仿若一头择人而噬的猛兽,静静等待着猎物上门。

    “两位,记住在下刚刚说过的话,换到人,走。”

    剑晨略略侧头,对两人提醒一声,不再多言,一脚便踏入了城主府。

    两个苗人面面相觑,终究不敢怠慢,也随之一同入内。

    上次前来找安伯天借兵,剑晨曾来一次城主府,对于府中的布置倒也记忆犹新,只是如今物是人非,想到如今坐在那主殿中的人已然不是安伯天,他的心中也是唏嘘不已。

    当日他与安伯天在那主殿中谈了不少,因着安安的关系,安伯天也向他吐露了不少隐秘,想不到当日的一番谋划,如今随着安伯天的离去,已然烟消云散。

    他已经到了雄武城,而安安……又在哪里?

    心中暗暗有着叹息,想着心事,不知不觉已然穿过前院,停在那同样大开敞开的主殿门前。

    站在门口,主殿中的情形已然一览无余,由此,剑晨又是一声叹息。

    “怎么,不是你那便宜岳父,你很失望?”

    主殿内,一道虽然在笑,但却并没有一丝笑意,反倒令人感觉到千军万马呼啸而来的声音豪放地响起。

    剑晨目光一凝,这声音,他并非第一次听到,上一次,还是在那皇宫大内中……

    抬眼一看,主殿正中似乎落了一座高山巨石,再仔细一看,这高山却是座肉山。

    在这肉山的头部,却是一张不怒自威,虽然略显苍老,但却彪悍非常的威武老者。

    这人……就是安禄山么?

    如此异于常人之相,比之刚才的虎王还要让人感到震憾。

    “你就是安禄山?”

    剑晨站在门口,也不入内,冷冷地问道。

    “哼!”

    黄光一闪,原来虎王也在殿中,再度听到剑晨直呼安禄山名讳,他登时怒意勃,安禄山的命令只是让他带剑晨来此,现下剑晨已经到此,那么他的任务已然完成,在没有新的命令之前,他终于可以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

    嗷——!

    虎啸山林,自主殿中陡然刮起狂暴腥风,剑晨还未怎样,他身后那两个苗人猝不及防之下身躯一软,连连退出五步,险些一屁股坐倒在地。

    只是劲风而已便具如此威势,那么当其冲的剑晨……

    剑晨并没有动,因为……他根本不需要动。

    “退下。”

    新的命令,就在虎王刚动时骤然来到,能够对虎王出命令的人,当然只有安禄山。

    声音很平静,对于虎王来说却如雷贯耳,拳风顿停,陡然倒刮而回,仿佛什么也没有生,虎王那瘦弱的身躯定定站在主殿中,安禄山那座肉山之前。

    “我就是安禄山,你就是剑晨?”

    那座肉山再度开口,依然很平静,可平静的却只有他,任何听到这个声音的人,脑海绝对无法平静,能够想到的,只有金戈铁马。

    “不错。”

    剑晨迈步,终于一脚踏入主殿,盯着安禄山冷冷道:“我来了,你答应放的人,可以放了。”

    “哦?”

    安禄山那张彪悍的脸庞上,浓黑的刀眉轻轻一挑,道:“你要老夫放谁?”

    “你,你……”

    听到安禄山的话,言中似乎并无放人之意,那两位退出老远的苗人顿时急了,连冲前几步,颤喝道:

    “你不能说话不算话,剑少侠已经来了,快将妮妮还给我们!”

    事关灵蛇寨生死存亡之大事,两人热血上涌,将无数杂念尽皆抛诸脑后,竟然敢于对雄武城真正的主人出口喝斥。

    虎王又有些按捺不住,可他身后,安禄山的声音却依然平静。

    “苗人?妮妮?”

    他淡淡地撇了两个苗人一眼,也只是一眼罢了,目光便已转回剑晨身上,笑道:“原来你们以为老夫抓了什么妮妮,前来要人的?”

    “难道不是吗?”

    剑晨再上前一步,在东城门处乍现过一次的冷厉血腥气息陡然弥漫向主殿各处,特别是安禄山身前,更是缭绕浓郁。

    “呵呵……”

    安禄山不为所动,笑道:“从来没有人敢向老夫要东西,不管老夫有没有,你们都是第一个,真是后生可畏。”

    闻言,两个苗人顿时气得面色通红,他们视为灵蛇寨下任寨主的妹妮,在安禄山的口中竟只是个东西?

    “放,还是不放?”

    嗒。

    安禄山话音落下,剑晨已经又往前走了一步,脚步轻响,一抹血光便在这时大盛。

    嗞————

    这次不再是千锋,而是……

    “这就是沥血剑?”

    安禄山面色不变,反而饶有兴趣地看着剑晨的动作,以及,他手中正在缓缓拔出,血色流转的逐风剑。

    剑已出一半,剑晨的动作停下,目光反而转身已经一脸凝重的虎王,寒声道:“他就是现在你身边武功最高的?”

    “应该是吧。”

    安禄山也看了一眼虎王,笑道:“如何,还不错吧?”

    “是不错。”

    剑晨点点头,道:“那我先将他杀了,再来找你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