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八百七十五章 他……来了
    “找到了!”

    一线天,蛇七兴奋的声音回荡在狭窄的山谷中。天籁小说Ww『W.⒉

    “噤声!”

    安安回头怒瞪了他一眼,现下乃是在雄武城左近,蛇七如此高声大叫,是怕引不来狼牙军么?

    不过她那怒瞪的眼眸里,却也同样有着一抹喜色。

    摸索大半天,终于找到了机关所在,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别看他们有九人,可当中却有七人乃是浑浑噩噩呆站在一边,只能听命杀人的岭山七狼,对于找机关这事,安安也无法对这七人下令,只得两人慢慢寻找。

    这一找便找的腰酸背疼,心浮气燥不已,现下终于有所现,是以蛇七的兴奋倒也情有可原。

    “在哪里?”

    喝斥了蛇七之后,安安连忙往蛇七身边跑去,找到了机关,她就能开启通往雄武城的暗道,也才能想办法救出自己的娘亲,想到这里,连她也不禁一阵激动。

    “这!”

    蛇七压低声音,兴奋地一指他脚下一堆看起来并无特异之处的碎石堆,笑道:“原来机关就在脚下,只是制作得与一般碎石无异,若不是我无意中踢了一脚,还现不了!”

    说着,他轻轻踢了踢碎石堆,但见所有碎石都被他用脚踢开,唯有一块极不起眼的小石子,竟如同生了根一般,仍然立在原处。

    “好!”

    安安面露喜色,也现了此石子的不同,当即道:“快试试!”

    蛇七也是一脸喜色,好不容易找到机关,不用安安吩咐,他也会照做。

    方才他是以脚横扫,结果踢不动那石子,想来应是下按?

    想到就做,蛇七在狂喜过后也保持着应有的谨慎,双手一翻,先将分水峨眉刺握在手里,然后这才抬起一脚,就要往那石子上踏去……

    轰——!

    却不想就在这时,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从远处席卷而来,蛇七只道有异,连忙身形一翻,顾不得再去踩踢机关,落在安安身前凝神戒备。

    结果……就只是巨响而已。

    “那是……什么?”

    能弄出如此巨响的方法着实不多,听那声音来处,又是雄武城方向,这令蛇七不禁一愣,想不通雄武城那边在搞些什么。

    安安的眉头也在分辨出巨响传来时猛得皱起,这声音之大,不异于天降神雷,可她隐隐中竟感觉,这巨响她好像在哪里听过?

    虽然没有这般剧烈,可……

    “难道皇帝的兵马这么快就打到雄武城了?”

    蛇七却没安安那般感觉,愣然半晌,迟疑着开口问道。

    “不可能!”

    安安断然道:“以如今的形势,大唐皇帝能保住长安不失已是万幸,他哪还有多余兵力攻到这里?”

    “可是……如今还有胆子深入到雄武城这边闹事的,天下间还有谁?”

    蛇七闷头想了想,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吼——”

    “吼——”

    他的话还没有得到安安回应,突然之间,一直默默站在一旁的岭山七狼竟在这巨响之后有了反应,虽然只是仿佛从喉咙里硬挤出来的低沉嘶吼,但在一路走来,蛇七还是第一次见七人在除了安安有命令之外,自行作出反应。

    “他们……怎么了?”

    蛇七心头一动,看岭山七狼逐渐变得狰狞的面色,他隐隐然也有了一些猜测,可是……这个猜测却只能压在心底,不愿说与安安知道。

    只是,他都能想到,何况安安?

    安安叹息一声,神情黯然地摇了摇头,轻咬着银牙道:“当世能够让岭山七狼作出反应的,现下除了我之外,就只有……”

    话及此处突然住口,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突然滑落两滴清泪。

    她话未说完,只有什么并没有说,可蛇七却也不再问,甚至都没有回头去看安安一眼,他的目光与安安的泪眼朦胧一道,望向了雄武城那边的天际。

    那里,有四道血色的光芒划破天际而起。

    “吼————!”

    受那血色光芒所引,岭山七狼压抑着的低吼终于爆,七个人,直如七匹狼,向着那四道血色光芒嘶吼不止,而僵硬的身躯也在不由自主的……

    “停下!”

    安安双手一引,陡然变幻手印,硬生生将岭山七狼就欲狂奔向那光芒起处的身形顿住。

    毕竟她的手中才掌握着完整控制岭山七狼的方法,手印一出,立时将岭山七狼的本能反应压下,不仅身躯停顿,就连口中的嘶吼也已停下,七个人七张面容再度变得木讷平静。

    “是……他来了?”

    蛇七垂沉默,四道血色的光芒即使隔着老远,那一抹血腥暴虐的气息也能感觉得到,更何况以岭山七狼的反应,雄武城那边来的人是谁,已经呼之欲出。

    “开机关!”

    却不想安安在止住岭山七狼后,竟决然转身,不再去看雄武城那边一眼,清冷的嗓音听不出任何喜怒,只是向蛇七喝吒了一声,便静静立于现下还是一片山壁,但却是当日蛇一从暗道里出来之处,等待着……

    “是……”

    蛇七也不再多言,也如安安一般拧过身去,不再往那边望上一眼。

    是他来了又如何?

    他与他们之间,还能成为同路人么?

    或许……只能是一枚可以利用的棋子罢了,就比如现在!

    蛇七的眼中陡然精光一闪,在震惊过后,他也明白过来,现下正是一个大好的机会,趁着那人在雄武城搞风搞雨,或者他们此行的目的便会轻松不少。

    当下不敢怠慢,连忙狠狠一脚踏向那疑似机关开启之处的小石子。

    咔,咔咔——

    没有任何意外,随着他一脚踢下,安安正面对着的那片山壁果然有了动静,在迟缓沉重的机关声响中,完丝合缝的山壁从一人高的位置竟缓缓下降,慢慢显露出一道漆黑幽深的洞穴来。

    “走吧,趁这个机会,咱们抢了人就走!”

    安安也是与蛇七一般想法,暗道一开,她更不迟疑,将手一招,木讷呆滞的岭山七狼一个接一个走上前来,鱼贯钻入暗道中,做了开路先锋,也将那边已然慢慢消散的血光隔绝在七人的感知里。

    随即,眼前一片黑暗,被隔绝了感知的人,还有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