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八百七十三章 虎牙
    是偶然也是必然,前次剑晨来时,就在这雄武城的门口,以归心似箭吓得蛇一肝胆俱寒,只是那时的那一箭最终也并未射出而已。天『籁小说Ww』W.『⒉

    今日,这隔了许久的箭,终究还是打在了雄武城坚固的城门上,只不过如今的雄武城早已不是他熟悉的雄武城,里面的主人也换了另外一个人。

    一个他本以为不会有太多交集,现下却又因为他而来的人。

    安禄山!

    轰——————————!

    “啊——!”

    “呃——!”

    以剑晨现下宗师境界的修为,他这一式归心似箭的威力,就算是更上一层的隐踪高人亲至,也不见得能挡得下,就更别说本身修为就不高的普通军士。

    隔着半里之距,那黑中带红的利箭划破空气,带着使人耳膜撕裂般的呼啸,根本没有任何停顿,从剑晨手中射出,下一瞬,已然在雄武城头生大爆炸!

    这一箭瞄准的就是城门,于是紧紧闭合着的坚固城门就如同豆腐一般,被归心似箭一穿而透,归心似箭,箭如其名,如今倒真成了急迫归家的游子,连门来来不及开,便一头撞了进去。

    大爆炸摧毁的不光是城门,就连两侧更加坚固的巨石城墙,也在爆炸中碎石烂砖飞溅不断,将剑晨正对的这一段城墙摧毁到了极处。

    站在城上城下的军士顿时遭了殃,连反应的时间也不及,不是直接死在那恐怖的一箭之下,就是被四处爆炸掉落的碎石砸成了一滩肉泥,生生被埋在固守的城门口。

    这还不算,归心似箭自城门口一穿而过,不知已飞窜到了雄武城内什么地方,可被那一箭的气劲所带回的万千箭雨这时才堪堪赶到,于是新一轮的血花四溅再度爆起如浆。

    雄武城头的军士怎么也想不到,都说开弓没有回头箭,如今他们竟破天荒地见识了一把回头之箭,立时自食其果,被自己手中强弓硬驽射出的利箭反噬自身,整整这一面还未倒塌的城墙上,到处可见被自己的箭扎成了刺猬的哀嚎军士。

    “这……”

    如此惨状直若人间地狱,骇得身后那两个苗人大气还没喘匀,立时又被更大的震憾惊得面无人色。

    剑晨的功力之高,这时才在他们心中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想当初他们竟天真的以为,凭着灵蛇寨所向披靡的蛇海战术就可拿下剑晨,现在看来,这真的就是一个笑话。

    以前在五毒教来犯时,他们也曾见过剑晨出此一箭,可那时,几乎所有人都将功劳归于萧莫何以及小萧萧的身上,心想若不是萧莫何当机立断解除了小萧萧的封印,凭剑晨一个人的能力,这归心似箭又能产生多大的破坏?

    这也是卢蒙卡有底气对付剑晨的原因所在。

    不过在这一箭出后,两人在震憾之下,心中也有着担忧,他们此次前来乃是为换回妹妮的,剑晨这一箭杀伤的雄武军士何止百数,如此一来,之后的交换又该如何进行?

    然而却也在心中暗自感激,如果当日剑晨在灵蛇寨中也如此来上一箭,不说蛇海,就是他们躲在蛇海身后的苗人,也得尽数灰飞烟灭。

    这般交错复杂的情绪让两个向来耿直坦率的苗人一时间只觉脑筋打结,面对这一结果,除了张大嘴巴之外,竟不知应该作出如何正确的回应。

    倒是剑晨,一箭过后银月撕天弓便已收起,他就那么傲然站在因气劲保护,没有受到爆炸波及,仍然飞疾向前的马背上,连停顿一下也没有,疾冲向雄武城已然破损不堪的门口。

    这一次,再没有人敢于阻挡甚至喝斥于他,城门口还活着的守军无不个个带伤,以见了鬼的恐惧神情注视着他的到来。

    “我是剑晨。”

    半里之距在快马的度下一冲而过,停在狼藉不堪,哀嚎遍地的城门口,剑晨站在马背上,冷冷地开了口。

    一时间,竟无人敢回应于他。

    “你们的主子不是想要我来吗,现在我来了,叫他出来!”

    厉目一扫,眼中血光隐现,更将他一身血腥暴虐之气散无余,离他较近的军士莫名地身躯狂颤,连滚带爬的直往离他相反的方向飞退。

    城门口不下五百之数的守军,全数在他一箭之威下,变成了惊弓之鸟,此时什么无敌铁军,什么狂狼之牙,统统抛在脑后,全场就连痛呼声也惊惧停止,一时间静默一片。

    剑晨眉头一皱,这里的军士已然吓破了胆,那么他也无谓在此浪费时间,反正城门洞开,直接走进去便是。

    想到就做,他站在马背上不动,脚下却暗使了一股劲力,那马骤然吃痛,顿时又往前迈蹄欲行。

    正在这时……

    “何人胆敢在雄武城闹事!”

    从那破损不堪的城门内,陡然传来一声怒吼,那声音虽是人声,但声到时,竟有一种虎啸山林之感。

    虎牙!

    剑晨目光一凝,雄武三牙他早从安安那里有所耳闻,心知雄武城中权力最大的,也是最精锐的一支部队,既不是狼牙也非蛇牙,而这是人数最少,却令雄武城中人人忌惮的虎牙!

    轰——!

    怒吼回荡,突然间城门口已被碎石掩埋了大半的通路上,突然再一次生爆炸,力道之猛,只见碎石激荡,密集劲射向剑晨身处之地。

    “哼!”

    如此攻势,也只得换来剑晨一声冷笑,如今的他,哪惧这等突袭?

    嘭——!

    天纹银伞陡开,银光璀璨的伞面上竟也如归心似箭一般被铭刻了无数血色印记,那无数飞射而来的碎石根本不及触上伞面,便被银伞弹开时产生的劲力撞成了粉末,被后面爆炸所产生的劲力一吹,倒像是一大包面粉被人洒了出来,却被剑晨那硕大的天纹银伞伞面所阻,连一粒尘埃也不能沾到他的身上。

    碎石不在,眼前骤然通透了起来,在城门口内侧,正站着两个一身黄色劲装,保持着出拳姿势的冷厉中年人。

    这就是虎牙?

    伞收,剑晨往那两人身上望了一眼,心中也不禁暗自点了点头,雄武城的实力在这两人身上可见一斑。

    虎牙以虎为名,倒是与他大哥雷虎走的相同的霸道路子,虽然从眼前看,单个与雷虎尚有不及,但若是来上五个围攻雷虎,谁胜谁负还未可知。

    要知道,雷虎习了玄冥诀,现下的修为放在江湖上绝对罕逢敌手,而雄武城不在江湖,竟能培养出如此高手,果然底蕴不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