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八百七十章 僵持
    “顾墨尘!”

    卢蒙卡怒声大喝,声浪之强,就连全木所制的吊脚楼也不禁颤了几颤,显示出他心中已经怒极。天籁小说

    “怎么,被我戳中了你的阴谋,恼羞成怒了?”

    顾墨尘冷笑一声,全然不怵卢蒙卡那双似要吃了他的目光,不屑道:“你这些东西,都是小爷早就玩烂了的,就别拿出来丢人现眼了吧?”

    “你!”

    这无异于火上浇油的话令卢蒙卡更是气得浑身颤抖,一股火山爆般的怒火卡在胸膛中上下起伏,若非极力克制,早向顾墨尘大打出手。

    “顾墨尘,你莫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压抑半晌,卢蒙卡终于顺过一口气,冷声道:“我苗人最重信诺,不像你们中原人那般多花花肠子,卢蒙卡既然答应了剑少侠要尽力,那就非得尽力不可!”

    “是么?”

    顾墨尘仍在抱拳冷笑连连,耸了耸肩道:“你继续。”

    他的态度让卢蒙卡又是深深吸了一大口气,这才勉强不让自己失去理智,耐着性子向剑晨解释道:

    “妮妮在我灵蛇寨中地位特殊,这妮子心性单纯,却不想正是修炼灵蛇篇的上佳之选,说句对先父不敬的话,以妮妮现下对灵蛇篇的领悟,已经足以越先父卢九尚!”

    他这番话说得铿锵有力,兼且又有之前因为妹妮而引的他的态度,让人不得不信他所说乃是属实。

    “卢寨主,妹妮的实力竟然这么强?”

    话说到这份上,顾墨尘所扮演的角色也已经挥到极致,剑晨横前一步,将顾墨尘挡在身后,惊讶地问道。

    妹妮的修为如何他当然知道,除了那令人毛骨悚然的控蛇秘术之外,倒并未觉得她的功力高到哪里去,所以如此说,除了替顾墨尘打圆场之外,倒也有好奇的意思在内。

    卢蒙卡摇摇头,道:“我们苗疆与你们中原武林不同,修为的高低不代表蛊术的高低,而蛊术才是我苗疆立足之本,单论蛊术的悟性,妮妮的天份之高,放眼苗疆也是了不得的存在,否则你认为卢某为什么一定要将妮妮找回?”

    顿了顿又道:“方才在外面,你们也见过合我灵蛇寨所有人之力造成的无尽蛇海,可其实,刚才的蛇海是有瑕疵的,远不如妮妮一个人所控制的蛇海。”

    “所以,千蛇蛊,合我灵蛇寨所有人之力,是有可能在短时间内完成的,但论蛇群的种类,也只不过千种而已,可若一定要炼制那万蛇蛊,就必须要让妮妮来召唤蛇群,方可达万蛇之境!”

    话音落下,卢蒙卡沉着一张脸撇了顾墨尘一眼,冷哼道:“话已至此,卢某要说的都已说得明白,信与不信,如何选择,就看各位的意思!”

    信,还是不信?

    顾墨尘不再出言挑唆,而剑晨也深皱着眉头不再言语,一时间吊脚楼中静默不堪。

    其实,当卢蒙卡说出要解洛曦身上的毒,就必须要妹妮配合才行时,他的心中就已经有着准备,其后无论顾墨尘再如何说,都已经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况且,安禄山那里,他本也要去走一趟的。

    那是为了安安,也是为了曾经对于安伯天的一份承诺。

    安禄山此人生性多疑,轻易不会相信任何人,就算是跟随了他数十年的义子安伯天,他也留了一手,将安安的生母留在身边,美其名曰让安伯天在为雄武城办事时没有后顾之忧,实则却是将其当作了威胁安伯天的人质罢了。

    现下安伯天已经不在了,安安在世的唯一亲人可能就是她的母亲,从小便是个孤儿的剑晨哪能不明白其中苦楚,所以说什么,他也想从安禄山的身边将安安的生母抢出来还给安安。

    如此做,并非他想借此讨好安安,不论安安还会不会理他,至少,他仍愿意为安安做任何事,例如让她们母女团聚。

    现在这份理由因为卢蒙卡的话,而变得又多了一层意思,不管怎么说,洛曦他是必须要救的,那么就依卢蒙卡的意思又如何?

    只是自己愿意是一回事,被人设计又是另一回事,卢蒙卡所说是真倒也罢,若真如顾墨尘之言,乃是为了救出妹妮而使的诡计,那么剑晨的心中也是不会舒服的。

    他自出剑冢开始,每一步走来几乎都有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一步步走到今日,他早已与昔日那个单纯少年判若两人,被人设计这回事,他受得够了,也不愿再受!

    或许是见剑晨沉默不言,卢蒙卡叹息一声,态度缓和下来,毕竟他也需要依靠剑晨才能将妹妮救回来,带着一丝妥协的口吻道:

    “小萧萧的情况确实很特殊,若是剑少侠仍不相信卢某,那我也没办法,不过为了表示卢某以及灵蛇寨的诚意,或许咱们可以先从你的这位朋友着手。”

    他手掌一伸,正对着的,却是靳冲。

    刚才剑晨说得很明白,来灵蛇寨,是为了替两个人解毒,小萧萧的情况他了解,现下也无从着手,那么,为了堵住顾墨尘那句空手套白狼,他也愿意先替靳冲将沥血丸之毒给……

    “不过卢某有言在先,千蛇蛊在对抗你们口中这沥血丸之毒时,着实威力有所不足,对于这位朋友,压制应该可以,要真正解除,还是得等妹妮回来之后!”

    他说得咬牙切齿,这实在已经是卢蒙卡的底线所在,若不是为了妹妮,以他与已经去世的弟弟卢蒙罗同样的火爆脾气,哪肯一而再再而三受顾墨尘的奚落。

    却不想,此言犹在耳,不待剑晨开口,靳冲却在进入吊脚楼后第一次开了口。

    “我?我就不劳烦寨主费心了。”

    他轻轻地摇了摇头,拒绝了卢蒙卡的提议。

    “师兄?”

    剑晨回头,微显惊讶地看着靳冲,不明所以道:“你来苗疆不就是为了解除沥血丸之毒么?为何……”

    “是要解除没错,不过却是在他之后。”

    靳冲沉声道:“如果曦儿身上的毒一日未解,我这里,哪怕只是压制,也是不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