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八百六十九章 无本的买卖
    “顾少侠说的没错。?”

    卢蒙卡微微颔,道:“千蛇蛊已经无效,若想解除小萧萧身上的毒性,其实还有另一个法子。”

    “哦?”

    剑晨眉头一挑,不由身躯绷紧,卢蒙卡口中的另一个法子,看来就是唯一能够将洛曦自沥血丸之毒中解放出来的法子了吧?

    卢蒙卡面露回忆之色,缓缓道:“当年萧前辈只是换了千蛇蛊中的几种蛇毒剂量便可令此蛊达到另外一种效果,这对卢某,甚至家父来说,实在是惊为天人般的存在。”

    “剑少侠你也知道,我父在中原有着一个太好的外号,唤作千蛇毒王。”

    剑晨一愣,想起当日也在这座吊脚楼中的情形,默默点了点头,千蛇毒王这个名字,还是他从郭传宗的口中得知,并且成就这千蛇毒王称号的另一方。

    卢蒙卡顿了一下之后,又道:“千蛇毒王的名号虽然是那丐帮的人所起,但其实这也不无所差,因为我父本身就擅长的毒功蛊术,就是这千蛇蛊!”

    原来如此,剑晨默默点头,他方才初听千蛇蛊的名字时就感觉到一丝熟悉,此时听卢蒙卡一提,这才恍然。

    只是这与洛曦身上的毒又有何关系?

    卢蒙卡叹息道:“先父最擅长的蛊毒便是这千蛇蛊,这本是他生平所傲,可是当萧前辈将小萧萧带到他面前时,对于这孩子身上的毒性,先父当初并没有什么办法……”

    剑晨目光一闪,听出了卢蒙卡话中之意,接口道:“所以当萧……前辈改良了千蛇蛊,用以压制舍弟身上毒性时,卢前辈心中其实是有着不甘的?”

    卢蒙卡深看了他一眼,同意道:“正是如此,先父研究了一辈子蛊毒,方才将千蛇蛊炼至大成境界,可偏偏萧前辈只是从他的只言片语中所述,就轻易地将千蛇蛊进行改良,这对一生醉心蛊术的先父来说,何尝不是一份沉重的打击?”

    “所以,因为这份打击,这份不甘,虽然先父与萧前辈的关系极好,也难免起了比较之心。”

    “萧前辈所做的,是将千蛇蛊进行改良,然后用以压制小萧萧体内的毒性,受此刺激,先父心中不甘,于是也以小萧萧身上的毒性为起点,想要再将千蛇蛊进行改良,做到不光是压制,并且还能全面解除此毒的地步。”

    剑晨点了点头,了然道:“若真被卢前辈做到这点,那便足可证明他的毒功蛊术一点也不比萧前辈低,甚至还有越?”

    “正是如此!”

    卢蒙卡赞同道:“当年先父心中所想,正如剑少侠所说。”

    剑晨点了点头不再说话,心下却是叹息不已。

    卢九尚为了比下萧莫何,早在数年前便在想着如何将洛曦身上的毒性去除,可他哪里知道,就萧莫何来说,他怎么可能愿意将洛曦的沥血丸之毒解除?

    他轻微改良千蛇蛊,原本的用意也就只是暂时压制住沥血丸之毒,待得时机成熟便全面爆而已。

    想不到阴差阳错……

    等等!

    他突然所悟,连道:“卢寨主方才说尽力而为,难道说……”

    “正是!”

    卢蒙卡面露傲然,沉声道:“先父钻研苗疆蛊术数十年,论蛊术的造诣怎会落于人后?”

    “经过苦心钻研数年后,他终于以千蛇蛊为根本,研制出了另一种可以完全解除小萧萧毒性的蛊术——”

    “万蛇蛊!”

    此言一出四座皆惊,就连靳冲也忽地一下站了起来,万蛇蛊!

    靳冲自伍元道人的手扎中得知了萧莫何的真实身份,并且当中也隐约提到,若想解除沥血丸之毒,当世恐怕只有苗疆中才有办法。

    只是可惜,伍元道人死得太早,他还没有完全调查清楚此事,所以也并不清楚苗疆里到底有什么才是解除沥血丸之毒的关键所在。

    是以当日在剑冢,他被顾墨尘唤醒后,出于不想再受萧莫何控制的念头,也抱着死马当做活马医的心态,与顾墨尘一道也来了苗疆。

    只是在来苗疆的这一个月中,他自然也在思量着这沥血丸之毒,小萧萧每隔一段时日便会被萧莫何带着去到苗疆灵蛇寨一事他是知道的。

    可他却也知,小萧萧每次来,都只不过是暂时压制住毒性而已,否则的话,萧莫何又何须不厌其烦的往苗疆跑?

    压制与解除,这根本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所以当清楚了这点后,靳冲显得意志消沉。

    想不到,从卢蒙卡的口中,他竟又听出了希望。

    “卢寨主,这万蛇蛊……你可会?”

    剑晨同样长身而起,面对卢蒙卡,他竟有着一丝丝紧张,卢蒙卡的话一直没有说死,虽然卢九尚死了,可这万蛇蛊说不定……

    “我……”

    卢蒙卡又是一声苦笑,面色流露出缅怀之色,道:“先父实乃蛊术奇材,恐怕卢某终其一生,也难望其项背。”

    “万蛇蛊老实说,卢某是会的,可是光凭卢某一人,却是无法施展。”

    “哦?”

    剑晨目中精光一闪,道:“卢寨主还需要谁?”

    又补道:“无论是谁,卢寨主旦说无妨,在下定然……”

    “其实……”

    卢蒙卡定定地看着剑晨,咬牙道:“只要有妮妮在,这万蛇蛊卢某便可施展得出!”

    “戚——”

    话音刚落,顾墨尘终于忍不住不屑哼了一声,道:“我就知道你会说妹妮,老实说,卢寨主这无本的买卖倒是做得很溜!”

    “你!”

    卢蒙卡随之一怒,他身后两位亲信也踏前一步,面露不忿。

    “怎么,我有说错吗?”

    顾墨尘摊了摊手,道:“你说了这么多,最后落到的,不就是妹妮的身上?”

    “她一个小丫头片子,恐怕连你口中的千蛇蛊也不会,就更别提什么万蛇蛊,照我看,你莫不是编些谎话来诓骗我等,好教老六先用自己去换回妹妮,到那时老六自身难保,你许下的承诺自然便可作罢。”

    “真是……好计策!”

    顾墨尘冷笑连连,看向卢蒙卡的眼神已然带着不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