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八百六十三章 进退两难
    “我……”

    自知失言,卢蒙卡此时脸上的神色青一阵红一阵,面对剑晨的追问显得犹豫不决。

    “卢寨主,希望你知道,在下并不是你的敌人,即便妹妮是因在下的关系才会离开苗疆,可那也是她自愿,反而那躲在幕后,逼迫你对付在下的人,才是咱们共同的敌人!”

    卢蒙卡的神情已经足够说明一切,他的连番作为只能说明一件事情。

    那就是妹妮并非失踪,而是在回苗疆的路上被人掳走,而这个人,或者说这个势力,就以妹妮为要挟,要卢蒙卡举全寨之力,将剑晨拿下用以交换妹妮。

    妹妮的无尽蛇海先不说威力如何,单就是那份威势,也足以吓退当世大多数想打她主意的人,而卢蒙卡口中的他,却可以硬生生将这位天才驱蛇少女掳走,并且以她向卢蒙卡威胁时,卢蒙卡连半点反抗之心也不敢起,唯有依命行事。

    其他不说,就见卢蒙卡只是失言说出了一个他字,就已神色大变,从这一点已可知那人在卢蒙卡心中留下的不可磨灭之阴影到底有多大。

    “这……”

    卢蒙卡仍在犹豫不决,顾墨尘终于忍耐不住跳了起来,缺月琉光往前一递,冷冽的刀光直欲自卢蒙卡胸前穿透而过,大喝道:

    “呔!你是不是傻?”

    “别人摆明把你当枪来使,让你夹在中间两头受气,现在咱们给你机会,让你找那掳走妹妮的王八蛋出气,怎的你还在这里犹豫不决,还是不是个男人?”

    顾墨尘的话字字如刀,深深扎在卢蒙卡的心里,立时令他怒气翻腾。

    对上剑晨他兴不起反抗之念,可顾墨尘武功虽然也远比他高,但到底没有那份血腥暴虐的气势,卢蒙卡身为一寨之主,顿时将那份压抑在心头的尊严爆发了出来。

    “你说谁不是男人!”

    他的面色涨得通红,适才的虚脱无力似乎都随着顾墨尘的这一声而消失而去,胸膛一挺,他反而踏前一步,怒对向缺月琉光,大有拼之一死之态。

    顾墨尘极为不屑地掏了掏耳朵,尾指一弹,将并不存在的污垢弹向半空,还轻轻吹了吹,这才冷哼道:

    “可不就是说你喽!”

    苗人看重胆色,最见不得有人看不起自己,现下顾墨尘竟在他所有族人的面前喝斥他不是男人,这口气,卢蒙卡忍不了。

    他向剑晨妥协,并非自己怕死,而是怕灵蛇寨千古传承断送在自己手里,而关于他自己……死则死矣!

    “哇呀呀呀呀!”

    卢蒙卡暴吼连连,心中的底线一旦被触犯,他直如一只发了狂的怒狮,打顾墨尘自是打不过,可挺起胸膛去死却也不是太难之事。

    人死之后身灭道消,灵蛇寨将来如何却已不在卢蒙卡考虑范围之内,此刻的他虽然怒到面色通红,但隐隐然却又有一种解脱轻松之意。

    然而这份轻松却不是来自于他的感觉,而是真实存在……

    扑通,扑通——!

    卢蒙卡脚下才一动,胸膛还未触及顾墨尘的刀尖,陡然自身后传来无数同样的声响,这令他不禁一怔,慢了半拍的身体竟然感觉到,周身四处那威逼得人动也动不了的血腥气息竟突然消失。

    禁不住回头望了一眼,看到的却是先前受剑晨气势所夺,大气也不敢喘一口的灵蛇寨族人一个个全都一屁股坐倒在地上,口中正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寨主不可!”

    每个人脸上都透露出惊惶无措的模样,气还没喘匀,便有苗人奋力自地上冲了起来,一边惊恐大叫着,一边疾往卢蒙卡这边扑了过来。

    “您要是死了,以后谁来带领灵蛇寨?”

    冲上前来的人在大叫,落在后头还来不及爬起的人也在大叫,卢蒙卡当了十年少寨主,平日里对待族人极好,他的威望早已在苗人心中落地生根,现下见他要送死,顿时个个急不可遏。

    卢蒙卡一怔,先前他内心中的那份轻松正是因为可以放手灵蛇寨所至,现下被族人接连大叫,心中的那份责任感终究还是落了回来,顿时僵在了当场。

    是啊,他真的可以……不顾灵蛇寨的将来么?

    这样又如何对得起拼死守护灵蛇寨至最后一刻的父亲与弟弟?

    缺月琉光那雪白锋锐的刀尖就停在卢蒙卡胸前一寸不到的地方,顾墨尘并没有动,冲上来又停下的是卢蒙卡。

    他转头望去,正看到剑晨将那柄令他毛骨悚然的利剑收回鞘中,剑身上原本的血红正在慢慢变回雪一般的银白。

    收剑,也就是收势,此刻的剑晨看起来除了仍然显得冰冷之外,那抹令人心胆俱寒的血腥气息已经荡然无存,见到卢蒙卡望来,他竟向其点了点头,平静地道:

    “卢寨主,不如咱们现在来聊聊,关于掳走了妹妮的那人?”

    卢蒙卡愣了愣,半晌之后终于苦笑,低垂下头,呐呐道:“你们这些中原人,真是狡猾!”

    他到现在才反应过来,顾墨尘先前的不屑只不过是做做样子给他看罢了,其目的就是要激得他失去理智。

    对于卢蒙卡的逼迫他们已经做到极致,可是仍不能攻破他心底的最后一道防线,那么,就只有从内部着手。

    卢蒙卡紧张妹妮,其实是在紧张整个灵蛇寨,所以,干脆就让他最在意的灵蛇寨苗人来攻破他的最后防线。

    所以剑晨才在顾墨尘语露不屑,卢蒙卡含愤欲死的时刻收了沥血剑气,利用所有灵蛇寨的苗人来让卢蒙卡记起,他不光只是一个苗人,还是一寨之主,身上肩负着的不光是他个人的生死,还有整个苗寨的未来!

    就算现在明白了这一点,卢蒙卡也只能徒呼奈何,他现在能怎么做?

    剑晨与顾墨尘两人配合的这一紧一松之计,已然将他逼入了比之刚才还有两难的境地,现在的他,似乎只能有最后的一个选择。

    “你们想的不错,掳走妮妮的人是谁,我确实知道,不过以他的势力,即便就是举我整个苗疆之力,也无法动其分毫。”

    “因为那个人是……”

    卢蒙卡呐呐地说着,突然抬起头来,目光毫不相让地直视剑晨,一字一顿地,从口中吐出了三个令剑晨也面色大变的字来:

    “安,禄,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