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八百五十六章 笛声
    空旷的灵蛇寨中,除了小河淼淼的流水声,就只洛曦那撕心裂肺的号嚎大哭声震遍野。

    他哭得伤心,顾墨尘在旁边看得却想笑。

    在这时情况不明的诡异环境下,他却想笑。

    盖因洛曦现下的模样长得与剑晨一般无二,他大哭,落在顾墨尘的眼里,就与剑晨正在哭得稀里哗啦似的,这与剑晨如今的严肃极为颠倒,令顾墨尘突然有些忍耐不住。

    只是他却也知现下不是笑的时候,灵蛇寨中的诡异寂静与他们此次的目的息息相关,若是灵蛇寨有事,他们这里四人中有两人立即便要不好。

    人去了哪里,这是现下剑晨四人迫切想知道的答案。

    灵蛇寨的苗人就算因为当日五毒教的重创而死伤惨重,但至少也还剩下上千之数,否则剑晨又怎么会叫管平来苗疆这里借兵?

    如此数量,在苗疆中仍然算是极大的寨子,更兼且灵蛇寨保有自古相传的毒经总纪之灵蛇篇,本身功法实力便极强,也不可能有其他寨子里的人在毫无打斗痕迹的情况下,便能轻松抓走整个寨子的苗人。

    到底去了哪里?

    好不容易才来到苗疆,洛曦与靳冲身上的沥血丸之毒都寄希望于灵蛇篇中的秘法可以解除,谁曾想,到头来仍是一场空?

    “四处看看!”

    剑晨沉默了一会,到底不甘心眼下的结果,沉眉一扫,身形便向一个地方冲了出去。

    闻言,顾墨尘也不怠慢,同样身形一晃,往与剑晨相反的方向搜索而去,反倒是靳冲,这个身中沥血丸之毒的人却显得很平静。

    一把拉过洛曦,他柔声安慰道:“咱们不急,你爷爷会没事的,你也会没事的。”

    “呜呜呜……靳叔叔,我……我能有什么事……”

    洛曦仍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满心欢喜的苗疆一行,到头来却是一场空,他十三年来都寸步不离萧莫何身边,至少从洛曦的内心来说,萧莫何这个爷爷,已是他相依为命的唯一亲人。

    靳冲暗叹了一口气,将洛曦抱得更紧了几分,他与剑晨洛曦之父洛寒义气相投,对于洛曦,初见时其更是个小小孩童,内心中已将他当成自己儿子般看待。

    现下见洛曦哭得伤心,心中也是有着不忍,剑晨在剑冢时曾以萧莫何的名义骗洛曦来苗疆,那时情急,只是想着尽快将洛曦身上的沥血丸之毒解除,却没顾及到另外的东西。

    洛曦的心情。

    他与萧莫何祖孙相称十三年之久,在明面上萧莫何也对他极好,若是让他知道,其实这个自己一直叫了十三年的爷爷,却是个迫害了他十三年,一心想将之炼制成一柄绝世凶兵的大恶人,那他的心里……会怎么想?

    别看洛曦一副少年模样,长得与剑晨一般无二,但若说心智,其实一直只得**岁而已,在他幼小的内心里,将会如何面对这直如世界崩塌一般的事实?

    关心则乱,剑晨一心想治好洛曦身体上的毒性,却不曾考虑过,当洛曦往后再度遇上萧莫何时,又将会是怎样的一出悲剧。

    所以靳冲说不急,灵蛇寨没人便没人,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却是可以延缓洛曦知道那份残酷真相的时间。

    刷——

    刷——

    正当洛曦哭得累了,伏在靳冲身上低声呜咽的时候,四处查探的剑晨与顾墨尘也并没有花上太多时间,便几乎同时又冲了回来。

    “没人。”

    顾墨尘看了一眼剑晨,先沉声说道。

    这么一会功夫,他跑遍了半个寨子,当真连一个人影子也没有见到,不过也确如适才靳冲所说,这里的人应该离去的时间不会太长,从查探的结果来看,整个寨子的人在离去时,都似乎是突然接到了命令一般,将手头上的事情一丢,便全部消失。

    剑晨默然,他查探的情况与顾墨尘相同,并且灵蛇寨他较顾墨尘要熟悉得多,由他查探的另一半寨子中,更包含了整个灵蛇寨里最大的那一座吊脚楼。

    那是属于寨主的,以前是卢九尚的,现在是卢蒙卡的。

    当日大战的残破早已修复,剑晨包括寨主的吊脚楼也查看了个遍,除了没有人之外,整个灵蛇寨透露出的,全然是一派安静祥和的景象。

    吊脚楼不同于中原房屋,底下垫高了一层,又是以全木所制,从外面就能一眼看出内里到底有多大,所以也不会有如同密室一内的地方。

    剑晨在卢蒙卡所居的寨主楼中一番查探,这楼虽然比寻常苗人的吊脚楼为大,但也是明明白白,不可能藏着什么密室。

    修复之后的寨主楼与他以前所见一般无二,内里很是简陋,并没有任何值得关注的东西。

    他原本打算看能不能在寨主楼里找到能够解除沥血丸之毒的念头也随即落空。

    “剑晨哥哥,我爷爷呢?”

    一见到剑晨露面,洛曦好不容易平复的情绪立即又激动起来,从靳冲那边一扑,直接便将剑晨的双手抱着一通猛摇,眼见着大颗大颗的泪珠又在往外冒。

    剑晨一阵头疼,正要说些安慰的话,突然耳朵一动,神情立即肃然,只向他淡淡地说了一句:

    “莫急。”

    随即将他轻轻推向一边,转身侧目,一双闪烁着精光的眼眸直射向寨外的方向。

    那里是他们适才进寨的地方。

    顾墨尘与靳冲也为之一愣,从剑晨的神情变化中,他们也现了不妥,随即功聚双耳,立时也面了脸色。

    剑晨的功力比他两人要深厚一些,是以比两人要先感觉得到,而当顾墨尘两人面色也变时,就连一直在哭泣的洛曦,也突然止住抽泣,面带茫然地也望向了同一个方向。

    呜——!

    那里,有低低的笛声传来。

    听到这个笛声,剑晨的面色更显沉凝,而顾墨尘却已经跳了起来。

    这笛声,他曾经听过,并且记忆极为深刻,盖因伴随着这笛声,会有恐怖的事情生。

    当日在衡阳时,顾墨尘就曾见识过这笛声的威力,它会引来无数的……

    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