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八百五十五章 灵蛇异变
    “老六!”

    顾墨尘走在前头,突然回头冲剑晨叫了一声,将他脑海中那纷乱的思绪冲散。天籁小『说Ww』W.』⒉

    “嗯?”

    剑晨回过神来,疑惑地看向顾墨尘。

    “这苗疆我是第一次来,不过你之前来过,以前也是这样的吗?”

    以前是这样,哪样?

    剑晨的心思根本不在赶路上,闻言不禁神情一怔,不由环顾了下四周,现下四人正好走到当日卢蒙罗突然出现与自己斗了一场的地方,并没有什么……不妥啊?

    “我是说……”

    顾墨尘下巴往已经不远的灵蛇寨里扬了扬,道:“难道苗人也和我中原百姓一样,有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好习惯?”

    此言一出,靳冲也突然停下了脚步,沉默着向灵蛇寨中望了过去。

    他与顾墨尘一样,都是第一次来苗疆,顾墨尘的疑惑也是他的疑惑,只是这近半年来的疯狂屠杀,早令他心志有着改变,变得沉默而又冷血。

    灵蛇寨似有异常,可这又有什么,大不了,打便是。

    两人的动作让剑晨皱了皱眉,他适才想得太多,不知不觉已随着三人走了许久,对于周遭的事物倒真的没有放在心上,此时听顾墨尘一说,立时也反应过来。

    “对呀!萧萧每次与爷爷前来,寨子里都可热闹啦,隔着老远就有人迎出来了,今日怎么没有动静?”

    没等剑晨说话,洛曦却抢先跳了起来,大是好奇地道。

    没动静,很冷清,这就是顾墨尘与靳冲觉的异常,也是剑晨眉头一皱之后,也反应过来了的地方。

    灵蛇寨很冷清么?

    并不是。

    当日他与郭传宗等人第一次来时,也差不多就是走到这里,往前望时,灵蛇寨中人来人往,身着苗人特有服饰的寨民举目可见,并且也就是在这里,他遇见了卢蒙罗。

    那日应该是卢蒙罗当值,妹妮带着他们走到这里时,已经步入了灵蛇寨的势力范围,所以,从这里开始,应该是有人在暗处放哨的。

    可是并没有,一路走来,他们没有碰上一个苗人,现下已经真正踏入了灵蛇寨的势力范围,也没有遇上任何一个上来盘查的寨民。

    难道上次五毒教之事对灵蛇寨的打击深重至此,寨中的人手已经不足到连暗哨也无法布置的地步?

    不会是这样,剑晨只是往灵蛇寨那边望了一眼,立即否决了自己的想法。

    岂止是没有暗哨,此时此刻,烈阳高照的白昼里,灵蛇寨竟然连一个人影也看不到,偌大的一个寨子,现下竟一个人影也看不到?

    苗疆五寨之一的灵蛇寨,竟然如同变成了一座无人居住的空寨?

    怎么会这样?

    剑晨心下一沉,他方才还在盘算着要如何与卢蒙卡周旋,好从他的口中知道解除沥血丸之毒的方法,转过眼就现灵蛇寨仿佛已经无人居住?

    整个苗疆,他唯一确切知道地点的寨子,就只有灵蛇寨而已,除了这里,以苗疆之大,他又能去哪里寻到第二个拥有毒经总纪其中之一的苗寨?

    即使寻到,别人又怎么可能凭白无故地帮他研究解除沥血丸之毒的方法?

    “走,去看看!”

    一念及此,他脚尖一点,人已如箭般直窜了出去,眨眼功夫,人已入了灵蛇寨中。

    顾墨尘等三人也不慢,剑晨才在寨中那条横贯而过的小河边顿住身形,身后刷刷刷三声风响,三个同样拥有宗师境界修为的人已经站在他身后。

    “真的没人?”

    顾墨尘环顾四周,顾不得充满异域风情的苗寨吊脚楼带给他的惊奇,立时惊叫了起来。

    这寨如此之大,果然不负苗疆五大寨之名,想来寨民也是不少,怎么可能一个人影也见不到?

    “难道是上次五毒教打得灵蛇寨心胆俱寒,全寨跑路了?”

    顾墨尘惊疑不定地自语问道。

    当日那一战,事后他也是听管平等人提及,后来又在唐玄宗那里知道得更为清楚,是以有此一想。

    “爷爷,我爷爷呢?”

    洛曦一听,顿时急得大哭起来,全寨都跑路了,那是不是可以认为,当时他睡着之后,灵蛇寨与他爷爷萧莫何并没有扳平劣势,那一战其实是……输了?

    这本是剑晨当初为带他来苗疆,诓骗他的一面之辞,可洛曦心性之单纯确与**岁的孩童无异,眼前这番空无一人的景象,立时让他悲从中来。

    “不是那样。”

    沉默不已的靳冲突然开口,反驳了顾墨尘的猜测。

    “你又知道?”

    对于靳冲,顾墨尘当然没什么好气,虽然也认为自己想得太过荒谬,但靳冲开口,他说什么也要顶回去。

    “靳叔叔,你觉得是怎么样啊?”

    洛曦哭闹着,靳冲的话仿佛是他的救命稻草,连忙一把抓住靳冲的胳膊好一通猛摇。

    “小萧萧莫急……”

    靳冲看着洛曦,目光变得柔和了几分,揉了揉他的脑袋,手指一伸,指给他看,道:

    “你瞧,这河边上还有洗了一半的衣服,再看看四周。”

    他带着洛曦团团转了一圈,道:“若是无人居住的寨子,这些吊脚楼为何积灰并不多?”

    顺着他的手指方向,不止洛曦,剑晨与顾墨尘也遁声望去,果然在河岸边上见到几盆洗了一半的苗人服饰,看那盆中水的色泽,应该不会是很久以前的才是。

    还有四周目力可见的吊脚楼,无论是扶手还是楼梯,只要是人经常行走触摸之处,确实不像是许久没人居住的模样。

    “这么说……他们是突然全寨离去的?”

    剑晨皱了皱眉头,有什么事会这么急,灵蛇寨中无论男女老少,竟齐齐离寨而去?

    想来这离去的决定作得很是匆忙,之前并未有过计划或通知,否则寨中的妇女就不会将衣服洗了一半就丢下不管。

    四下里也并没有任何打斗过的痕迹,几乎可以排除有强敌来犯,卢蒙卡不得已之下才作出举寨撤离的决定。

    “人呢,你们都去了哪里?”

    “爷爷,爷爷,你不要萧萧了吗?”

    众人眉头紧锁理不出个头绪来,洛曦再也控制不住,在这偌大无人的灵蛇寨中放声大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