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八百四十七章 还不错
    “噗——”

    “噗——”

    “噗——”

    凄厉的蛇鸣在霸剑前院上空陡然响起,仿佛是一个号令,蛇鸣一出,前院中百十来号人的面色瞬间一白,当中有不少修为低下的,竟抵受不住这蛇鸣之祸,狂喷出大口鲜血。

    孟瀚然的脸色也是一白,好在他修为不弱,瞬间倒也反应过来,当下内力一提,疯狂地涌向双耳,好歹将这让人无法忍受的蛇鸣嘶吼挡在了脑外。

    可在场能做到如此的人,也只有他与安安了。

    就连黑龙,也在惊骇之下连退出五步,虽然没有喷出血来,但胸口那一阵紧似一阵的发闷也令他震惊不已。

    这五步一退,他已撞入了身后的队列里,低头一看,脚边正好躺着一位精瘦的汉子,但见他双目紧闭的面容如纸似金,更有汨汨的鲜血不停自他七窍中缓缓流出,眼见是不活了。

    这是他的兄弟,是他黑龙会的兄弟!

    从方才那阵吐血的声音来看,黑龙根本不用再回头,也知道当下恐怕被这陡然出现的蛇鸣震碎心脉而亡的黑龙会兄弟不在少数,这令他悲愤不已。

    那个年轻人好毒辣的手段,竟然发出如此无差别的攻击,真当他黑龙会兄弟的命就不是命么?

    这一刻,黑龙那黝黑的脸庞登时涨得通红,愤怒的火焰自他那铜铃般大小的双目中喷射而出,直直打在那仍不住口的年轻人脸上。

    “呃……啊!”

    “唔,噗——!”

    随着蛇鸣的继续,越来越多的黑龙会汉子禁受不住这狂乱音波的攻势,一个个面带着痛苦,双手死死捂住耳朵,在地上翻滚不止。

    可即使是捂住了耳朵,却也不能将这夺命的蛇鸣挡在耳外,吐血的人在渐渐增多,恐怕那年轻人再鸣叫上不用半柱香的时间,这霸剑前院中就只会剩下他黑龙与孟瀚然两人。

    眼见孟瀚然并没有出手阻止的意思,黑龙心中怒火升腾,初时对于安安与那年轻人的敬畏立时被兄弟之死而冲刷一空,他再也忍耐不住,猛然一声暴喝:

    “住口!”

    这一声暴喝给了黑龙无限的胆量,心中豪气顿生,拳随音出,他那铁塔般的身躯陡然迈步,冲拳!

    修罗三杀!

    他的拳满是霸气,全靠气势所聚,一次气势聚集到顶峰可出三拳,此时借着心中的激愤,那气势倒是足够,当下拳重如山!

    砰——砰——砰——!

    黑龙与那年轻人之间的空气中陡然响起爆鸣,面对如此对手,他根本不敢留手,一出手便是三拳,将修罗三杀的拳势一击而空。

    不得不说,孟瀚然这一个月来对于黑龙的磨练颇见成效,他的修罗三杀在不知不觉间竟也飞速进步,至少已能打出音爆,比之当日对阵剑晨时又强了不少。

    可也只是强了不少。

    拳重如山,黑龙在瞬间打出的三拳,便如三座山峰陡然压向安安与那年轻人,借着气势拳速却也不慢,当他那声暴吼还在前院中回荡时,如山的重拳已然袭至年轻人身前。

    “住手,不想活了!”

    孟瀚然见此,不喜反惊,那年轻人的功力之浑厚,从这一声轻描淡写的蛇鸣中便可之一二。

    他的一身功力至多也就是在这蛇鸣中保证自己安然无恙而已,黑龙见他不出手,其实是不敢出手。

    可是黑龙却敢,江湖匪类总也有着江湖匪类的义气,自己的兄弟一个个死在这蛇鸣之下,黑龙又怎么能无动于衷?

    对于其他人的死,孟瀚然可以不在意,那些人即便他再怎么训练,也至多能够达到昔日霸剑山庄普通弟子的程度而已。

    可黑龙却不同,这人天生神力,修炼他霸剑山庄的霸剑诀是再适合不过的,孟瀚然甚至觉得,只要自己极力培养,将来的黑龙,未尝不会成为另一个暴烈剑孟烈!

    一心想要复苏霸剑山庄的孟瀚然,当然不想黑龙就此死在那年轻人手下,是以有此一喝。

    可惜,此时的黑龙正是开弓没有回头箭的情势,再者,他又怎么肯听对于自己兄弟的死都无动于衷的人的话?

    轰——!

    修罗三杀化作三座巨峰,狂压向那年轻人,以及站在一旁的安安!

    “让我来,你别停。”

    如此重拳,安安却也并不放在眼里,甚至还有闲余先对年轻人交代了一句,这才施施然往前踏了半步,一只葱葱玉手慵懒地抬了起来。

    手掌正对之处,正是黑龙拳来的方向。

    “大半年不见,你还是只会这三板斧么?”

    她轻轻冲怒容满面的黑龙笑了笑,抬起的那只玉手掌心突然绷直一弹。

    啪。

    与安安那轻轻地笑一样,她的掌与黑龙的拳顿时撞在一起,发出的声响,也就是那么轻轻地一声而已。

    黑龙这气势勃发的三拳在安安这里,就像是他冲上前来,与安安击了一下掌那般随意。

    可紧接着……

    黑龙的双目陡然瞪大!

    在他的眼里,四周景物陡然飞速旋转了起来,再然后,他才感到一股沛莫能御的恐怖巨力从他的拳上传偏了全身!

    呼————!

    顿时,黑龙以比愤怒冲前更加快的速度,被这股巨力猛然震飞暴退,飞退的途中,那四周的景物竟然仍以一个可以令他头昏眼花的速度在飞速旋转着。

    砰——————!

    铁塔般的身躯如同天外流星,狠狠地撞在霸剑前院中央那座有一人来高的巨大擂台边沿,轰然巨响中,他的退势竟仍未停止,如同一把尖刀切入了一块豆腐,整个人在大理石而成的擂台里暴退不止,竟生生将偌大的擂台从中一切成了两半!

    哗啦——哗啦——!

    退势终止,破碎的擂台掉落大量的碎石块,将黑龙那生死不知的高大身躯生生掩埋。

    就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安安慢慢收回了玉手,将手掌放在眼前看了看,轻轻一点头,自语道:

    “还……不错。”

    随即又抬起头来,看向震惊不已的孟瀚然,冷笑道:“怎么样,现在可以将岭山七狼叫出来了吧?”

    孟瀚然沉默不语,不是他不想开口,而是……

    当安安与黑龙对上那一掌后,似乎是受到了激励,她身旁那年轻人口中的蛇鸣厉叫竟更加猛烈了几分,音波之强,就连孟瀚然的一身内力,竟也大感吃不消。

    一声蛇鸣而已,就可以令他辛苦重建的霸剑山庄再度走上泯灭之路么?

    此时此刻,孟瀚然的心苦涩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