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八百四十三章 真相中的谎言
    “顾墨尘?”

    拘魂似乎愣了一愣,突然大叫道:“原来那人就是有天下第一刀之称的顾墨尘?”

    “这就怪不得了……”

    “哼!”

    他话没说完,便被青首鬼王重重地一声冷哼打断。

    拘魂之前的话一直都算合情合理,是以青首鬼王在断了线索之后,也可以一听。

    可是他竟然说突然出现的人是顾墨尘?

    “顾墨尘此子的功夫老夫当然清楚,天下第一刀?那只是个笑话,他的修为比靳冲弱了许多,别说将靳冲带走,就是与其比拼百十来招,都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说着,他看向拘魂的目光已经渐渐转冷,顾墨尘乃是立派后期的境界,如何与服下沥血丸后已然达到宗师境界,兼且打起架来不要命的靳冲放对?

    拘魂的额头顿时流下了冷汗,他双膝一软,扑通一声直接跪在了碎石地上,吓得连连叫道:

    “还请大人明察,属下所言全然无虚!”

    “好,你说你说的都是实言,那老夫问你,既然他们两人能够比拼百十余招,那么顾墨尘就算又有突破,也不过是与靳冲在伯仲之间,他又如何能够在短时间内将靳冲带走?”

    青首鬼王冷厉地说道,他进入葬剑池中的时间并不算太长,如此时间,顾墨尘就算也突破到宗师境界,只怕也没那么容易制住靳冲并将他带走。

    况且,整个齐云山的范围下,青首鬼王都没有感应到靳冲在哪里,总不会这么点时间,顾墨尘完成了一个不可能的壮举?

    先与靳冲斗上百十来招,再突然将他制住,更在这短短时间里冲出了青首鬼王自己可以感应到靳冲所在的偌大范围?

    这些事情莫说顾墨尘,就是青首鬼王他自己,怕也不可能做到!

    “大人所料不差!”

    拘魂趴在地上,冷汗连连地道:“事情本来正如大人所言,那顾墨尘的武功比起靳冲来确实还差着些许,那百十来招斗将下来,此人已经渐落下风,被靳冲轰杀只是时间问题而已,可是……”

    一番话说得太急,他紧张之下大喘了两口粗气,才接着道:“可是顾墨尘那厮突然之间不知使了什么手段,竟然从他的刀光里挥出了一片灰红相间的纹路!”

    “纹路?灰红相间?”

    青首鬼王眉毛一挑,突然想起方才他在迎客堂断柱上收罗到的一丝游离气劲,那气劲……确实很特殊。

    “对,纹路!”

    拘魂叫道:“这些灰红纹路一出,靳冲竟然好像无法抵挡一般,被那纹路像天网一般当头罩下,然后他便一动不动了,并且……靳冲身上的血气也随之消失!”

    血气消失?

    青首鬼王拳头已经握得关节泛白,血气消失,那只能说明一件事,靳冲身上的沥血丸之毒,被那灰红纹路给屏蔽掉了。

    所以,这才是他感应不到靳冲所在的原因么?

    要想感应并且控制毒尸,其实全靠的就是沥血丸中施展的一种特异手法,深种在靳冲体内的沥血丸之毒被屏蔽掉,也可以说那特异的手法也被屏蔽,如此说来,倒也算是一种合适的解释。

    拘魂的话,再一次将青首鬼王的怀疑拉回了一个合情合理的程度,他自己也是见过那灰红纹路的,若拘魂是瞎编,怎么也不可能凭空捏造出如此特殊的纹路来。

    于是他点点头,问道:“那你后来跟着他们,可知道他们要去哪里?”

    他没有责怪拘魂不敢现身拦住两人,以拘魂的功夫,隐匿倒还可以,要他以一人之力拦住两个宗师,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心急夺回靳冲的青首鬼王现下最在意的,就是顾墨尘会将靳冲带去哪里。

    还有就是……那灰红纹路到底是什么,有多少人会,剑晨是不是也会?

    这纹路竟然可以完全屏蔽掉沥血丸之毒,这对青首鬼王来说,是绝对不允许存在于世上的东西,因为这会对他之后的计划产生莫大的影响!

    好在的是,之前剑晨带走小萧萧,他并没有从中见到剑晨施展过什么灰红色的纹路,由此可想,现下说不定只是顾墨尘在阴差阳错之下偶然发出了这奇异的纹路。

    那么他就更加急迫,一定要在顾墨尘接触到其他人,特别是剑晨时,将他找到并击杀,不能让这能够破坏他控制毒尸的东西在世上流传!

    “是……属下运气不错,跟踪顾墨尘与靳冲下了白岳峰后,偶然听到顾墨尘很得意地说……”

    感受到青首鬼王的急切,拘魂不敢怠慢,连忙作出一个极力回忆的神情,沉声道:

    “他说……这次真是立了大功,老子这就带你回长安,看那楚老头这次会怎么奖励我!”

    “长安?”

    青首鬼王微一怔,想不到顾墨尘竟然会带着靳冲去了长安,这令他周身的气息猛然大盛。

    长安,楚老头……这两个名词意味着什么,他再清楚不过!

    在长安能够被称作楚老头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当今皇上——唐玄宗!

    顾墨尘竟是唐玄宗的手下,这是青首鬼王万万想不到的事情,可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

    靳冲绝对不能跟着他回到长安,也绝对不能被唐玄宗接触到靳冲这个服下了他改良过了沥血丸的毒尸!

    唐玄宗是谁,当今天下没有人比他青首鬼王更清楚,在当年……这个龙威天下的皇帝,甚至还与他,与邪手追魂,与洛厉天那老头,兄弟相称!

    只要唐玄宗看到靳冲,就绝对可以从他的身上了解到自己的计划,这是绝对不会被青首鬼王容许的事情!

    刷——!

    青影一闪,竟然在拘魂话音刚落时,陡然消失在原地,并且……

    就此离去!

    “大人!”

    拘魂神情大急,连忙高叫道:“属下……属下的解药怎么办?”

    哪里还有人理他,已被摧毁的白岳峰顶上,只有他自己的回声一遍一遍地传回。

    “真是个薄情寡义的王八蛋!”

    等了许久,拘魂那焦急的神情突然变得嘲弄起来,摇了摇头,以一副怨毒却又幸灾乐祸的神情,咬着牙冷笑连连:

    “那么……你就去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