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八百四十一章 传承逝去
    没有,没有!

    一道闪烁着雷霆的青色身影在不大的剑冢四处飞窜,只是小半会功夫,已然将整个剑冢翻了个底朝天。

    可是……没有!

    身影陡然顿住,显露出青首鬼王那张愤怒不甘的脸庞。

    他在剑冢搜索了许久,可除了迎客堂前那处他并不知道的战后痕迹之外,其余并没有与他进入葬剑池时有什么两样。

    可是靳冲却不在了!

    他不是没有试过以控制毒尸的秘法来尝试召唤靳冲,可惜任他将秘法施展千百次,却根本得不到靳冲的半点回应!

    这怎么可能?

    青首鬼王的一颗心在不停地往下沉,他进入葬剑池才多久?靳冲就算是被人带走,恐怕也跑不出齐云山的范围,而他的秘法控制,甚至可以远到超出齐云山整个山脉,都可以将靳冲召回才对。

    对于这种无法召回的情况,青首鬼王只能想到两种可能。

    其一,靳冲已经被趁他不在出现的敌人斩杀并将尸体带走,其二……这是青首鬼王极不愿相信的事情,那就是……靳冲摆脱了他以沥血丸施下的控制,自行逃走了?

    第二点他是怎么也不可能相信的,青首鬼王或者萧莫何,无论哪种身份,都一向自视甚高,甚至他连创出了这以沥血丸将人变成毒尸来控制之法的五毒教,也不大看得上眼。

    他相信,经过他的改良之后,他所能控制的毒尸比之五毒教的,还要高级得多。

    而事实也正是如此。

    五毒教的毒尸,基本上只保留了原主人的身体外形而已,对于战斗之法,完全就与野兽无异,只是以最本能的方式——扑、抓、啃、咬等等来战斗。

    而青首鬼王炼制出的毒尸呢?

    除了具备五毒教毒尸的所有特性之外,甚至还可以施展身体原主人以前就会的武功招式,以及完整的内力修为!

    这不得不说是一个极大的进步,也是他骄傲的资本。

    而这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有了威力更大的毒尸,青首鬼王对于那控制毒尸的方法自然也有所改良,比之五毒教的来说还要更严苛十倍不止。

    这是他费尽了数十年方才有的心血,所以他怎么可能相信,靳冲是自己,或者被那不知是谁的敌人,解除了沥血丸的控制?

    那么是杀了么?

    这一点他其实也不能接受。

    尽管他恨靳冲入骨,可是这人却不能死,他死了的话,那小萧萧要怎么控制?

    没有靳冲,他是没有可能再去控制小萧萧的,这也是经他改良过后,严苛了十倍不止的秘法所具备的绝对特性。

    毒尸,只能服从一个人的命令,是绝对的服从,其他任何人,都不可能再去染指!

    想不到这个令他得意的秘法改良,如今竟成为了他最大的败笔,若用的是五毒教的秘法,其实却要容易得多。

    当日剑晨去雄武城找援军,安伯天就曾将交由蛇一控制的岭山七狼转赠给了他,这在青首鬼王看来,本是一个极不严谨的做法,能够将毒尸转投他主,那么这秘法里就一定有着可以被人破解的漏洞存在。

    可谁曾想,这个他曾经视为漏洞的存在,现如今却成了他极为想得到的东西,甚至很后悔,自己为何要将事情做得如此之绝……

    究其原因,实在也是他太过于自信,认为世上的一切事情皆在自己的掌控之内,他不可能,也不允许,有任何可以超出他掌控的东西存在。

    强大的自信超出一线,就是自负!

    此时此刻,青首鬼王便会因为他的自负而付出不菲的代价!

    “不,可,能——!”

    遍寻不着,心中的怒火随着一次次的失落而再度升腾燃烧,以至于现下青首鬼王那双厉目中都满是愤怒的火焰,似要烧熔一切的火焰!

    他猛然一声大吼,如雷喝声直震苍穹,陡然一跃,自剑冢上空,竟像是升腾起了另一个以雷霆组成的烈阳。

    轰————!

    轰——————!

    轰————————!

    烈阳若陨石般直坠地面,硬生生砸在剑冢当中的练武场上,从他坠落之处为中心,一圈极致的电光若怒海惊涛,瞬间蔓延向整个剑冢。

    地面在龟裂,房屋在倒塌,树木在燃烧,怒到了极致的青首鬼王催尽全身功力的一击,竟然将整个剑冢……

    全部摧毁!

    齐云山白岳峰,这座素有黄山白岳甲江南美誉的奇峻山峰,在这接连不断的巨大轰鸣声中,竟然……生生垮塌了偌大的一截峰顶!

    剑冢……

    传承了千年的剑冢,终于……成为历史的尘埃!

    所有的一切,都在青首鬼王的这一击下,尽数泯灭!

    “呼……呼……呼……”

    良久之后,尘埃落定,一袭青衫半跪在怪石嶙峋的废墟中,身躯剧烈起伏着,正在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即使是青首鬼王,在做下这惊世的一击之后,也直感一阵阵虚脱无力。

    身体无力,可他的目光却依旧凌厉,大口的粗重喘息只进行了三次,等他第四次再度张口时,却已是一道森寒的厉喝:

    “还不准备出来么?”

    这里……竟然还有旁人?

    连山峰都轰碎的一击后,竟然还有人隐藏在暗处?

    哗啦——哗啦——!

    果真有人!

    随着青首鬼王的厉喝,离他自有十来丈处,满是碎石的废墟中突然有了轻微的耸动,石头被一块一块地顶起,而一颗流血不止的脑袋,正从碎石堆里吃力地冒了出来。

    “鬼王……大人!”

    那脑袋一边吃力地顶着碎石,一边不顾自己满脸的鲜血,以惊惧不已的声音,微弱地向青首鬼王这边叫着。

    “哼!”

    青首鬼王冷哼一声,身体的无力感经过短暂的休息后已经恢复了不少,他厉目一瞪,紧盯着那逐渐冒出来的脑袋,冷厉道:

    “拘魂,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跟踪老夫?”

    话音落下,那颗被埋在碎石堆里的脑袋也刚好费力地冒了出来,那流血横流的脸庞,不是摧魂双鬼中的拘魂又是谁?

    “大……大人,属下不是跟踪,是……是来帮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