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八百二十七章 挡路
    不是他?

    “靳冲,还愣着干什么!”

    不是他,他为什么还不动,就那么眼睁睁看着小萧萧被剑晨带走吗?

    眼见着剑晨与小萧萧两人速度极快,就要消失在山门之外,身处半空又刚刚一拳轰出了全身力道的青首鬼王怒从心起,猛然向靳冲一声大喝。

    对于靳冲,他的控制实在如臂使指,只是这么一吼,下方的靳冲立时有了反应。

    龙吟剑啸突然隐去,收势的靳冲青筋满布于脸庞,陡然大口一张:

    “吼——!”

    一声怒吼咆哮猛然冲口而出,而靳冲这一吼却不包含任何攻击性,乃是毒尸之间呼唤的一种方式,他在尝试着用这声怒吼,来唤回对小萧萧的控制。

    可唤回的,却只是小萧萧消失于山门处的身影。

    就连靳冲,也无法控制被剑晨拉走的小萧萧?

    青首鬼王大惊,从靳冲的吼声中,他已经感觉到靳冲并非在敷衍,而是全心全力在想着唤回小萧萧。

    可是……为什么唤不回?

    这是他的疑惑,可现在却不是纠结这个疑惑的时候。

    小萧萧是他费尽十三年心血方才炼制而成,若在这时真被剑晨带走,那他十三年的心血岂不是化作了泡影?

    这让他怎么能够接受?

    “追!”

    青首鬼王愤然大喝,急使了一式千斤坠,身形突坠向地面,脚尖方才沾上实地,早已疾窜而出,身形被拉扯成一抹青影,急追向山门外。

    靳冲自无二话,也紧追着青首鬼王的身影而去。

    可是——!

    就在这时,青首鬼王的身形突然又显化而出,在如此紧急的时刻,他竟然又顿住了身形!

    轰——!

    雷霆一拳,突然向他面前的空地的厉轰而出,炸得本就面目全非的练武场上又多一处深坑。

    他这是在做什么?

    很快,突然凭空响起的一道似有些戏谑的声音给出了回答。

    “萧医仙,你们医者不是最讲求心静的么?怎的你如此火爆脾气?”

    那声音飘忽不定,初时在左,话音落下时,竟然又似在右,宛如羚羊挂角,完全无迹可寻。

    “哼!”

    青首鬼王现下心急,哪里有空理会,冲靳冲递去一个神色,突然又挥起一拳,疾轰向声音最后之落点。

    刷——!

    而靳冲也在同一时候,沥血影剑以剑使刀招,在青首鬼王一拳轰出的相反方向,拉扯出一抹巨大的血色月光,剑身一拧,那月光陡然横扫,将青首鬼王背对的左面全数包括在内。

    嗷——!

    青首鬼王的拳也在这时又化鬼头,才从拳出,迎风便涨,竟一扩再扩,脱离他的拳头时,竟然并不比靳冲那血月差上多少,鬼口大张,也将他的正面尽数笼罩在内。

    两个人以背对背,各施一招,已然将周身范围无一死角地进行了无差别攻击,这一下反应极快,根本不给那突然出现的人反应的时间,无论他在何处,都必定会受到来自于两人的凌厉攻势。

    “啧啧啧,看来你不止心不静,就连气也不顺啊!”

    面对突然出手的凌厉杀着,那戏谑的声音却竟显得游刃有余,仍在飘忽着,不停将声音从各处传来,似乎并没将青首鬼王与靳冲的攻击看在眼内。

    “我真是倒霉,好端端地倒做了你的出气筒,唉……”

    声音最后落定,却是在靳冲负责的那一面,可是那血月却并无半点斩中了人的模样,就好像说话的人,只是这里的空气一般。

    青首鬼王身形厉转,喝道:“你是何人,为何要阻老夫的去路?”

    厉喝时,他的心下也是一惊,刚才那声音道出的,是萧医仙,而不是他如今这副青首鬼王的打扮,那就是说,这个突然出现的人,对于他的底细了解得很清楚。

    能够知道他两种身份的人在世间已经不多,而能够在如今的剑冢上还一口道破的更是没有,那么这个人是谁青首鬼王或许还不清楚,但他却知道,必然是与夺走了洛寒的人有关系。

    这人,应该就是当日在无名群山的树洞机关处留了蜡丸给拘魂,叫他来剑冢寻回洛寒的那个人。

    青首鬼王在转身时脑筋猛转,可却并不记得自己曾经认识这样一个声音的主人,那他又为何会对自己如此了解?

    也许,在看到他本人时,会得到一些线索。

    这么想着,他的身体也已经转了过来,与靳冲并排而立,往声音传来处望去。

    这一望却是一怔,因为他看到的根本不是一个人,而是一道淡淡的影子!

    方才在追向剑晨时,他就是因为突然发现了这样的一道影子,才陡然身形急停,以为是剑晨暗中的帮手想阻止他的去路,于是想也不想便以拳开道,轰完那一拳后,他本想继续追击剑晨,可却没想到,那一拳对这人竟然毫无用处。

    他停下,是因为小萧萧固然要追回,可是小萧萧毕竟早已被他炼制了十三年,就算被剑晨夺走,一时半会却也不会对他的心智有什么影响。

    可这人却不同,他夺走了洛寒,对于洛寒,青首鬼王甚至比小萧萧还更加抱有期待,若炼制得当,洛寒便能成为他的又一张王牌,比之小萧萧还要更强的王牌。

    所以无论如何,洛寒也是他不能放弃的人,相比起洛寒的不确定,已经尘埃落定的小萧萧反而在他心中被放到了次要的位置上。

    可他停留之后,见到的却只是一道淡淡的影子?

    “装神弄鬼,你再不现身,信不信老夫一拳轰了这剑冢,看你还能往哪里躲?!”

    诸事不顺的青首鬼王怒意勃发,根本没有心情与一道影子周旋什么,当即双拳一握,风雷声以前所未有的厉啸震彻整个白岳峰顶,他是有这个实力,将剑冢连根毁去的!

    “别激动,别激动!”

    许是他的威胁起了作用,只见那淡淡的影子一阵变幻,竟然慢慢地凝实起来,从头到脚,缓缓显化而出。

    站在青首鬼王面前的,乃是一有着修长身材与瘦削面容的黑衣中年男子。

    隐魂!

    突然出现挡住青首鬼王追击脚步的人,竟然是刚才在葬剑池中口口声声要去看好戏的……隐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