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八百二十五章 九节龙鞭
    在那一刻,剑晨只觉自己前所未有的强大!

    他自己的内力,再加上小萧萧的内力,这两者相加,绝对已经足够去到那盖世无双的境界——

    隐踪!

    正是因为如此,当青首鬼王那一拳来时,他除了确实动不了,没有办法进行格挡或闪躲之外,也有着一份自信。

    自信青首鬼王开山裂石的一拳,不会对他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在身为隐踪的那个时刻,他确实有着这样的资本,敢于硬抗宗师的一拳。

    后来靳冲突至,以火龙赶月强行破了他与小萧萧的连接,受气机所爆,他被炸出五丈开外,除了身形不稳之外,却没有受到半点伤害。

    这就是最好的证明,而他相信,与他有着同样感觉的小萧萧,必定也是如此。

    两人合二为一的内力,已然不惧当世任何超级高手!

    可是为什么会这样?

    触摸到隐踪的境界,这本是一件所有武者都向往的事情,可是,触摸到的前提却是……他与小萧萧内力的融合!

    这令剑晨心下一沉,两个不同的人,为什么内力会结合的如此紧密,对此,似乎只有一个合理的解释。

    再加上他一直从小萧萧感觉到的那份血脉相连的感觉,此时此刻,剑晨几乎可以肯定,青首鬼王刚才说的……也许就是事实。

    那一个令他心下狂颤的事实……小萧萧他,就是自己的亲兄弟!

    只有拥有着相同的血脉,并且还得要修习相同的功法,方才有可能做到此事。

    洛家的血脉是什么,现在剑晨已经很清楚,当世之中绝对不会再有人与他有着同样的血脉!

    洛曦?

    犹记得,刚才青首鬼王在指使小萧萧时,曾提起过,或许可以叫他洛曦?

    姓洛……单名一个曦字,而自己,本来是应该叫作洛晨的……

    晨……曦?

    他真的是……自己的……兄弟?

    在被强大的气浪揿飞时,剑晨的脑袋一片混乱,不可能似乎已经在渐渐变成可能,对面那个与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少年,竟然真的会是自己的双胞兄弟?

    面目可以易容,可那份来自于血脉深处的融合,又可以用什么样的方法来模拟?

    不可能,没有!

    从刚才那份感觉里,剑晨可以很肯定的知道,没有,绝对不可能有!

    怀着心中的颤抖,他单脚才接触到地面,根本来不及稳定住身形,脑袋猛得一扬,便往印象中小萧萧被弹飞的方向望去。

    可是入眼所见,却只是一片血红!

    “吼——!”

    靳冲挟火龙赶月之势,在他犹豫的这片刻,已然劲冲而来,硕大的血龙怒目狰狞,疯狂咆哮着就要当头向他噬下。

    大师兄……

    剑晨双目一凝,靳冲方才那一剑与其说是在攻他,倒不如说是外人不知当时底细,情急之下赶来救援,他相信,若刚才的人不是靳冲,而是顾墨尘,必定也只有这样一种方法可以拆解开他与小萧萧的纠缠。

    所以不光是青首鬼王对靳冲有所怀疑,就是剑晨,也在心念电转间有此疑惑。

    现下靳冲再度攻来,他能够在被反震之后,如此之快又回气反冲,若是个正常人铁定做不到,可毒尸却可以。

    然而这又有疑惑之处。

    既然靳冲仍是毒尸的状态,他刚才又怎么会……

    横眼一瞟,从那血龙的间隙,剑晨看到了青首鬼王面具下厉目而视的精光,神情立时一凛,心知青首鬼王定是与自己抱有着同样的疑惑,对靳冲现下的身份与立场抱有了怀疑。

    所以他才不动,想要看看,靳冲对自己的攻击,到底是真是假。

    这一眼扫过,剑晨立即有了决断。

    他与靳冲之间,除了那一声大师兄之外,还有着纠结的渊源,当初若不是靳冲将玄冥诀交给他,或许之后的一切事情便都不会发生。

    可这能够怪靳冲吗?

    应该怪的,是那隐藏在暗中,直到现在也还未明朗的幕后推手,关于靳冲,只是因为他与自己的父亲洛寒乃是同过生死的知己相交这一点,剑晨就不能够让他死。

    靳冲现在是毒尸,这是可以确定的,所以他不敢保证,青首鬼王是否还有别的办法能够控制靳冲,在发觉此人并不是真的受自己所控后,再施展出一些诡异的功法,令靳冲死在这里。

    于是,靳冲的立场到底如何,现下却不是应该关注的重点,一切的谜底,都要等到他安然度过剑冢这一劫之后再说。

    这一念只在电光石火,靳冲的火龙赶月已然快至他胸前,有了决断之后,剑晨手下不停,从黑转银的逐风剑陡然一收,双手中立时银光大起。

    “火龙赶月?让你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火龙赶月!”

    他一声暴吼,手中的银芒以极快的速度转变成血红一片,并且,伴随着一阵咔咔咔的机关声响,那抹血红也在以转瞬的速度暴涨数倍。

    许久不出的千锋终于再度露出狰狞,火龙赶月剑晨也会,并且归一剑法本就是为千锋所打造,比起用剑来施展此招,千锋,显然更适合。

    归一剑法第八层——火龙赶月!

    百变千锋之——九节龙鞭!

    刷——!

    剑晨手中的血红立出,以九节鞭施展出的火龙赶月,无论是龙头还是龙身,都比靳冲的那一剑血红更加活灵活现,龙身翻转间,就似一条真正的血龙自沉睡中苏醒,龙口一张,龙尾再一摆,噼啪一声,竟将靳冲的血龙完全缠绕禁锢。

    两条血龙疯狂咆哮着,就此纠缠定在半空,靳冲的血龙龙口狂噬,尽力想要将近在咫尺的剑晨一口吞下。

    而属于剑晨的那条血龙周身血色显然更深,卷曲的龙身随着他右手猛向后拉的动作,立时紧紧的绷起。

    咔咔咔——!

    仿若巨蟒缠身,这一拉,竟然硬生生将缠绕住的靳冲那条血龙一寸寸绞得粉碎!

    龙形顿失,显露出靳冲隐在其后的狰狞面容,从其上,根本看不出半点多余的情绪,龙身破碎剑却仍在,他似乎根本不受猛招被破的影响,手里沥血影剑往上一挑,龙吟剑啸起,又是一条硕大的血龙自剑上奔出,自下而下,狂咬向剑晨九节龙鞭的中段。

    噗——!

    与此同时,一口乌黑到不似鲜血的液体也自靳冲的口中狂喷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