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八百一十五章 葬
    死了?

    死了!

    突冲而来的剑晨身躯如遭雷殛,狠狠地连退了两步,双目中不敢置信的神色直直地,一眨也不眨的紧紧盯在洛寒的脸上。小说

    不可能!

    看他那坚毅的神情,红润的脸庞,无论怎么看,也不该是一个亡者该有的表现才是。

    他是在……修炼什么独特的功法么?

    抱着万一的希望,剑晨只能在心中如此安慰着自己。

    强行令身体的颤抖停下,他深深吸了口气,丹田中喷涌而出的血色内力快地抚平着他心中的惊骇。

    片刻后,他才再度稳定好心绪,缓缓地踏步迈回了这两步。

    再次回到洛寒的身前,他强行令自己不去感知其身体表面散出的冰冷,而是慢慢探出一只手,以尽量轻的力道,在不打扰洛寒有可能在进行修炼的前提下,逼出了一小丝血色内力,缓缓随着手腕上的经脉进入到洛寒的体内。

    在没有进行过详细全面的感知之下,他是怎么也不会愿意去相信,这个坐在他面前的,已经是个……死人。

    可惜,世事往往与人愿违。

    属于剑晨的那一丝血色内力以极快地度游起完了洛寒的全身经脉,能够用如此快的度走遍人体中错综复杂的经脉道路,只是因为一件事。

    洛寒的体内……并没有一丝内力存在!

    这,这……

    这个结果对于剑晨来说,绝对不会算是一个好消息,而是足以令他崩溃的……

    一个月前,他失去了他知道的,唯二还在世的至亲之人,而一个月后,他的父亲,也是他唯一还知道尚存于世的人,也……

    扑通——!

    双膝一软,剑晨只觉自己的身体突然失去了所有的力气,直接一屁股坐倒在洛寒已然僵硬冷的身体前方,搭在其手腕上的右手也随之一歪,从腕上滑落。

    这个动作的力道并不算强,可是,以他手臂滑落的方向,洛寒一直稳稳盘膝坐着的身体,竟然因为这一个动作,也身躯一歪。

    咯——嚓——!

    没有了力气,剑晨的反应顿时慢了半拍,没有及时再伸出手去阻止洛寒歪倒的身躯,随之,一声脆裂的骨响即刻传入剑晨耳中。

    那是自洛寒身躯歪倒后,先接触到地面的左臂处传来的骨响,这一声响也令剑晨的绝望更甚。

    只是从坐着的状态缓缓歪倒而已,摔在地上的力道能有多大?

    可就是这样一个轻微的力道,竟然都可以令洛寒的左臂传出断裂的声响,这是身体早已僵化硬才会产生的现象,也就是说……

    洛寒不仅是死了,而且还死了一段不短的时日!

    “不,不……不可能!”

    剑晨呆呆坐在地上,眼睁睁地看着洛寒的身体就如同一块易碎的瓷器一般,先是左臂,再是歪在一边的脖颈,全都传出令人心碎的骨裂声响,只是刹那而已,刚才那个还如同门神一般威严坐在葬剑池门口的中年大汉,现在已经以一个正常人根本不可能完成的姿态,碎裂在地上。

    碎裂!

    牵一而动全身,脖颈在断折之后,身体各处再无半分支撑点,全身的骨骼顿时就像是垮塌一般,一寸寸的,轰然落地。

    洛寒,已经不复存在,落于剑晨眼中的,就只是一堆包裹着人肉的皮,还有皮下碎裂无比的骨头渣子!

    “不——————!”

    这一幕,终于令剑晨心底的最后一丝理智崩溃,他的双目在一瞬间闪射出绝强的血红光芒,将葬剑池中原本的乳白色全数熏染成一片通红。

    绝望的长啸震动着周遭的一切,葬剑池中胡乱散落的无数真银剑疯狂跳跃,不知是否也在这一声长啸之下,心惊肉跳!

    “不,不,不!”

    他胡乱挣扎着,手脚并用爬了起来,随即又是一个踉跄,身体直接扑倒在洛寒那一堆已不具人形的碎骨与烂肉面前。

    “你不会死,你怎么可能死,你怎么能……”

    他双手剧烈颤抖着,想要伸出手去,却又在害怕这个动作会令已然碎裂不堪的洛寒再造成更大的伤害,在他已然不清的意识里,似乎还幸存着一丝丝念头,可以……救活洛寒的念头。

    可惜,已经碎裂到这个程度,他又能……怎么救?

    “你怎么能……就这么死了!!!!”

    除了呼喊,除了绝望,剑晨他……连一滴眼泪也无法从血红一片的双目中流落下来,只能以一声又一声的长啸来泄他心中的不甘。

    玉虚真人临死前叫他来剑冢找洛寒,自然不会是叫他来认领那早已僵硬的尸体,那么就是说……当玉虚真人知道洛寒在剑冢时,其实他应该还是活着的。

    可是现在却死了!

    为什么,为什么不早一些告诉我这个消息,那样的话……或许,或许……他就……不会死!

    “不——————!”

    “为什么——————!”

    跪在地上,他陡然以一个几乎快要折断的角度挺立向天,双手在空中重重一握,两团夺目的血芒从双手溢出,顿时成为葬剑池中唯一的焦点。

    轰————!

    以跪着的姿势,他突然直飞向半空,身躯在空中一扭,头下脚下,凝聚起恐怖的血芒的双拳猛然下击,将他跪立之处砸出了深不可见底的恐怖深坑。

    这一击的感觉很奇怪,除了地面上陡然现出大坑之外,周遭的一切似乎并没有受到丝毫影响,就连烟尘也没有飞起半颗,而就在那深坑旁边,洛寒破碎的尸身也一动不动。

    从这一拳中可以看出,他的功力已达不可思议的地步,对于力道的控制当世恐怕少有人及。

    可是,那又怎样?

    当世无匹的修为所能做到的,就是为自己的父亲亲手轰出一座坟墓吗?

    落回地上,他仍然跪立着,死死压低着脑袋,轻轻地,小心无比地,一捧一捧,将洛寒破碎的尸骨挥撒向那深深的坑里。

    “你到底……是不是我的父亲?”

    葬剑池里死一般的寂静,只有剑晨那低声的呢喃自语忽隐忽现地飘荡在四周。

    “你是怎么死的,告诉我,我替你……报仇……”

    捧起最后的一捧尸骨,如果没有碎裂的话,那应该是洛寒的头颅,剑晨就这么捧着,以极低的,却极森寒的语气,一个字一个字的自喉咙里挤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