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八百零五章 猝不及防
    在剑晨的记忆中,伍元道人对于门下弟子向来严格,特别是对于日常杂务更是规定得极严。天籁『小说WwW.『⒉

    譬如这片练武场,剑晨在剑冢十三年,从来也没见过练武场上哪怕有一片枯叶,干净到他练武累了,随时都可以四仰八叉躺在地上,而不用担心弄脏了修行服。

    可是现在呢?

    练武场上因为那日断剑联盟攻上山门之后的一场大战已然残破不堪,现如今更比他上次回剑冢时还要破败,一棵棵野草顽强地从碎裂的石缝间蓬勃地生长了出来,将这片本以青石铺就的练武场变成了杂草丛生的荒地。

    这里……还是自己熟悉的剑冢吗?

    在经历了许多事之后,剑晨那颗已然疲累的心极度迫切地希望回归到一份安静祥和之中,而家,无疑就是最适合的地方。

    可是他一个孤儿,哪里有家?

    剑冢,曾经他以为是自己的家,可惜当伍元道人的真实身份被揭开之后,这里的家也已经染上了一层阴霾。

    然而即便如此,对于现在的剑晨来说,他仍然很希望能够再一次躺倒在空旷的练武场上,尽情的睡上一觉,或许一觉醒来,所有的一切又会回归到他没下山之前的那份平静中去。

    可惜……哪怕是这么一个小小的愿望,他也不可能再实现了。

    环境变了,心境也变了,剑冢再也不是他心中的那片港湾,而是铬印在他胸口的一道疤痕,永世皆在!

    身后飘来急促的喘息声,顾墨尘在他思绪飘飞时,终于也赶了上来。

    剑晨微微叹了口气,这一路来,他是故意对顾墨尘冷漠无言,借此希望他不要再跟着自己,让他一个人默默地面对往后的所有事情便好。

    然而顾墨尘平常看起来玩世不恭,可一旦认定了的事情却也显得相当执拗,就连剑晨也想不到,他能凭借着那副重伤之躯,一路上紧紧地咬牙跟随,足足随着他全力奔驰了一个月的时日。

    这一个月来,他们几乎没有任何时间休息,直至走到齐云山这里,其实顾墨尘早已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可他却并没有哪怕半点表示出想要退却的意思,剑晨走,他便走,全然不顾及自己的身体。

    顾墨尘能做到如此地步,不管他是因为什么,至少对剑晨来说,从两人在皇宫天牢的再度相遇之后到现在,顾墨尘作为他的结拜兄弟,实在已经做到了不能再好的地步。

    这份兄弟情,剑晨领了。

    回过头去,正好顾墨尘也终于踏完了最后一阶石梯,看着他摇摇晃晃的身躯,剑晨泯了泯嘴唇,终于在一个月后,第一次认真地看着顾墨尘,开了口。

    “三哥。”

    他轻轻地叫道,只是这一声听在顾墨尘的耳中,却令他的脑海轰然作响,神情在一愣之后,突然露出了一抹喜色。

    三哥这个称呼,他已经许久没有从剑晨的口中听到过了,这是不是就表示……

    正想着,冷不丁,顾墨尘的双目中陡然被突然大盛的血红光芒晃得狠狠一眯!

    这是——!

    他悚然大惊,眼下能够出这样狂猛的血色光芒的人……只有一个,剑晨!

    “你要做……”

    大惊之下,一股令人心底寒的冰冷气息猛然而至,猝不及防之下,顾墨尘只来得及将双手尽力挡在身前,就连那一声惊问也只出了一半,冰冷的气息已然冲入他的体内。

    这是沥血剑的气息!

    以身化剑的剑晨,足可以赤手空拳出如此冰冷的气息!

    顾墨尘心底大寒,他自认为自己这一路来对剑晨已经不错,没想到,这才刚刚踏入剑冢一步,等待着他的,竟然是剑晨毫不留情的杀招!

    为什么?

    惊怒之下,他极之不甘,对于剑晨,他是真的以兄弟来看待,为什么他会在此时对他痛手如此痛手?

    电光石火间,顾墨尘脑中转出了无数个念头,身体突遭危机的本能反应却仍在,本已干枯的丹田中受生死危机一激,陡然又狂涌出一**混沌色的玄冥诀内力,束手待毙永远不是顾墨尘的风格,哪怕明知无可抵挡,哪怕明知必死,他也要做拼死的挣扎!

    可惜,他的玄冥诀乃是得自剑晨的玄冥之二,玄冥之二又谓之为“攻”,乃是玄冥诀前两卷中,主攻的正是此卷。

    主攻,也就是说不擅防御,论起防御手段来,实不如剑晨自下山启始便一直身负的第一卷,能够化解世间内力的玄冥之守!

    主攻的玄冥之二碰上份属同源,却远比之高出一筹的玄冥之三,会有怎么样的结果?

    即使是生死一瞬间,顾墨尘也在瞬息间有了答案。

    以攻对攻,以弱击强,这结果……并不难猜!

    自己最终,还是难逃一死么?

    做到了现下能够做出的最好防守之后,对于结果并不乐观的顾墨尘心殇地闭上了眼睛。

    一个是精疲力尽之躯,更是修为不如对方雄厚,一个却是在不久前刚刚接受了一位宗师境强者的全部功力,正是神元气足时,顾墨尘实在想不到,他的结果会因为自己本能的抵抗而有什么改变。

    最终的结果……万念俱空罢?

    顾墨尘是这么想的,也是在这么等待着,时间对于他来说突然过得极为缓慢,缓慢到自己那急促的每一下呼吸间,都足够他想到许多事。

    再然后,冲入身体的,属于剑晨的那一抹冰冷气息,终于与他自而生的玄冥之二,有了直接的碰撞!

    轰————!

    剧烈的轰然炸响来自于顾墨尘的脑海,令他的身躯不自禁地狠狠一抖,该来的,始终会……

    会……

    ……来?

    认为自己必死的顾墨尘突然睁开了眼睛,睁开了那双还在紧闭着时,便已经闪烁着疑惑光芒的眼睛。

    他……没死?

    不仅没死,在身体内,两相碰撞的玄冥诀内力竟然并不如他想像的那样,在自己的体内展开一场激烈的交锋,而是……

    水乳交融?

    他深切得感受到,在遇上了剑晨的内力之后,从丹田内压榨了所有潜力方才冲出的玄冥之二内力,本是抱着一往无前的惨烈气势的混沌内力,在接触到了剑晨的内力之后,竟然气势大变。

    以一种前所未有的,热烈的,兴奋的,激动的感觉,仿佛遇上了许久未见的亲人一般,狠狠地给了对方一个大大的拥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