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八百零四章 永远回不去的幻想
    蛇血,为什么是蛇血?

    这个问题,剑晨在沉思,而顾墨尘也是一头雾水。天籁『小说WwW.『⒉

    环顾四周,倒塌的树木不少,地面上的疮痍也很多,但,并没有任何人或者动物的尸体留下。

    蛇血?

    一条蛇能有多少血?

    而剑晨却说,落在这里的蛇血,是大量!

    大量有多大顾墨尘已经不用再问,光是看看四周到处都有的干涸血迹,便已能估个大概。

    若说这满地的血迹都属于剑晨刚刚提到的那几个人的话……恐怕雷虎等人已经断无存活的可能!

    不,这还不够,即使是将他们的血流干,全部涂抹在这方圆十丈之内,怕也不存在极大的差异。

    顾墨尘不是没杀过人,对于一个人能够流出多少血,他心中自然有数,所以这也是他刚才一直想问剑晨,那团黑色物什里,还能不能分析出一些属于其他人的血迹。

    结果剑晨给他的回答,竟然是蛇血?

    这要……死多少条蛇才够?

    很自然的,顾墨尘想到了当日在洛家时,苗疆灵蛇寨的妹妮突然出现,跟随她一起出现的,便是那片无尽的,令顾墨尘至今仍印象深刻到不寒而栗的恐怖蛇海!

    “是苗疆的人?”

    下意识的,顾墨尘开口问道。

    可是话虽出口,紧皱的眉头却不见松懈。

    蛇海?

    以他当日所见,妹妮控制的那片蛇海中,粗一些的毒蛇不过他手臂粗细,而当中有些小的,也是最常见的毒蛇,蛇躯大多也只有二指来宽。

    以这里的血迹来看,除了人血之外,其余的血迹都用蛇血来填补,那么至少也得死上过千条毒蛇才有可能做到。

    过千条毒蛇并不是个小数目,可现场哪里寻得见哪怕半片蛇鳞?

    以如此数量,顾墨尘并不相信有人可以毫无遗漏的,将所有的蛇躯残肢都一一仔细地收走。

    在剑晨沉默的当口,顾墨尘已经将他周遭范围内都仔细地探看了一遍,果然找不出半点周遭曾经有蛇的线索。

    然而在顾墨尘搜寻四处时,剑晨却一直眉头深皱着静默不动。

    顾墨尘的想法并没有错,若这里当真死了上千条蛇的话,不会连一点线索也寻不到,除非……

    剑晨的目光一闪,想起了当日在苗疆灵蛇寨时,曾经见过的四条惊世巨蟒。

    上千条蛇清理起来难度很大,那么,四条呢?甚至……只有一条呢?

    是妹妮吗?

    剑晨泯了泯嘴唇,犹记得当日在灵蛇寨听闻,能够真正控制大量蛇群的人,即使是在以蛇为名的灵蛇寨中也不多见,而妹妮恰好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可是妹妮为什么会做这种事?

    还有,她不是已经回去苗疆了吗?怎么可能如此之快又出现在白岳峰?

    有一点剑晨没有对顾墨尘说。

    他在那团黑色物什里感觉到的,其实不光只有血而已,还有……一丝冰冷的内力!

    内力是不可能在外放出体外后还保存这么久的,除非是如同沥血丸这等以特殊方法炼制的药物,所以剑晨感觉到的,其实是因为这内力所造成的冰冷感。

    冰冷,眼下这场大战至少也是生在一个月前,这内力竟然如此可怕,过了一个月后,还能令剑晨感觉得到其中的冰冷!

    是谁呢?

    他没有对顾墨尘说,并非因为不确定,而是因为心中已有猜测,可这猜测……他绝对不愿去相信。

    与其说是不想告诉顾墨尘这一点,倒不如说,是他打从内心里就不愿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那么,要证实这份猜测到底是否为真,就只有一个办法。

    “走吧。”

    在沉默之后,剑晨对还在四处探索的顾墨尘淡淡说了一句,而他的人,也在话音未落时,再度展开身形。

    白岳峰下小溪边那天崩地裂一般的景象突然便被他无视,大展的身形化作一抹残影,疾往白岳峰上冲去。

    那里,不仅有他想要知道的真相,还有他的父亲!

    “哎,你慢点!”

    顾墨尘还在探寻着满目疮痍中的一切,没想到剑晨说走就走,待他抬起头来时,几乎已经看不到他的身影,不由郁闷地叫了一声。

    只是这一个月来的相处,令顾墨尘知道,他的话现在对于剑晨来说,实在无限趋近于透明。

    无奈之下只得苦笑着摇了摇头,突然有些后悔,早知什么也探查不出,倒还不如趁着刚才停顿的片刻,全力调息一下身体来得实在。

    丹田里一阵阵的紧在严重警告着顾墨尘,他真的是……快垮了。

    可那又如何呢?

    已经到了这里,一个月都咬牙熬过来了,没道理这最后的一步却松了劲,更何况,从这里这场大战所留下的痕迹来看,尹修月与问傲天两人,只怕不妙。

    这是顾墨尘最为关心的两个人,他们到底是死是活,恐怕也只有先上一趟剑冢之后,才能有所定论了。

    是以他见剑晨离去,赶忙连内息也顾不得调息了,猛一跺脚,如箭一般飞窜追了上去。

    从这里再往上,离剑冢其实已经不远,以两人身法之快,只不过是半柱香不到的时间,剑冢那显得孤寂无比的破败山门便已然在望。

    那抹熟悉也再度浮现上剑晨的心头,脚下踏着一级级不知被他上下过多少次的石梯,眼中看着越来越近的山门,一时间,他在飞掠中直感到一阵恍惚。

    恍然间,他似乎感觉一切又回到了从前,从前那个……在山下小溪边睡过了头,害怕被师父责骂,急急忙忙往回赶的懵懂少年。

    那时自己眼中的景象和这时比起来,何曾相似!

    世事往往便是如此,改变的并非是环境,而是心境,如若自己仍是那个剑冢山上抱着一分苦恼的小小少年,眼下的许多烦扰事情,是不是就会变得简单不少?

    心下微微叹息着,剑晨知道,这只能是他心中的一份幻想了,是一份他永远也回不去的幻想。

    石梯已然到了尽头,从山门外往里看去,练武场那凌乱的模样,让他的那份熟悉感突然消失不见。

    剑冢……到底已经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