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八百零三章 两种可能
    “不光是他们两人的血。』』『天籁小说Ww『W.⒉”

    剑晨的目光终于从掌心上离开,撇了顾墨尘一眼,沉默片刻后,又道:

    “这里面,有大哥的,还有二哥的,小郭的也有,还有……问傲天与尹修月的血,都有。”

    “都……有?”

    顾墨尘双目中精光一闪,他虽然早了剑晨等人一步离开衡阳,但关于随后这些人的情报却并没有忽略,是以从他走后,剑晨等人的动身等等,他还是有着一些了解的。

    据他所知,当安禄山的狼牙军到达洛家时,剑晨等人已经先一步离开,先去了辰州休整之后,最后选择的目的地正是剑冢。

    剑晨报出的名字,除了安安与玉虚真人之外,几乎就是当日去往剑冢的所有人!

    “怎么会是他们!”

    一想到这点,顾墨尘终于变了脸色。

    这些人里,除了他的那几个结拜兄弟之外,还有他的亲弟弟问傲天,还有……尹修月!

    他们,在这里和谁,经历了一场如此惨烈之战?

    血,每个人都流了血,到底是受了伤,还是……

    关心则乱,顾墨尘再无法保持一颗淡然之心,以至于他竟没有从剑晨的话语中,听出那份对于问傲天的生硬。

    严格说起来,问傲天与剑晨等人也有着一份结拜之情,虽然是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由顾墨尘任性枉为非要将他算上,可好歹,也是真正算在他们结拜的七人中的。

    刚才剑晨一个个的点名,大哥雷虎,二哥管平,都以兄弟相称,至于七弟郭传宗,一直以来他也叫其小郭,这并无不妥。

    可偏偏对于问傲天,剑晨却叫得如此生硬,从他的心里,似乎已经不将这人当作自己的结拜兄弟。

    “还有什么人?”

    无法顾及剑晨语气的顾墨尘神情焦急,抱着万一的希望,脱口问道。

    他等了许久,都没有再从剑晨口中等到别人的名字,甚至剑晨只要说一句,除了这些人之外,他还分辨出了另外的,他并不熟悉,也叫不出名字之人的血。

    可是他没有,这说明了什么,顾墨尘只能想到两个可能。

    而两个可能,都令他不得不焦虑!

    第一个,剑晨报出的这些名字其实可以分成两派,以雷虎等结拜兄弟为一派,而尹修月与问傲天两人,再成一派。

    从在洛家开始,顾墨尘就已经感觉到了众人对于尹修月暗地里的戒备与不信任,而问傲天一直都全力维护尹修月,是以,他们两人与雷虎等人的关系绝对不如表面上那么平静。

    当日他走得很急,所以虽然感觉到了一些,但一时之间也没有很好的办法去解决,更何况以他今时今日与尹修月的关系,也确实没有足够的立场从中调和些什么。

    雷虎等人或许会卖他的面子,可尹修月,绝不会!

    那么,这第一个可能已然令顾墨尘担忧不已,一帮人结伴上剑冢,可这一帮人却分成了两派。

    要形成一场大战,其中必要的因素,当然是互有仇视的两帮人马。

    雷虎等人与尹修月两人,不是正好……是两帮人马?

    是内讧么?还是在前往剑冢的路上,两派人生了一些他所不知的,不可调和的矛盾?

    这个可能已经令顾墨尘忧虑不已,可还有第二个可能,却更令他心胆俱寒。

    如果……不是内讧,雷虎等人与尹修月和问傲天一直和睦地相处着,直至走到这里,白岳峰之下,突然……遇到了敌人?

    敌人是谁,他不知道,所以他才一直在等,在等着剑晨是否还会从那团黑色物什里面分辨出其他的一些不属于这几个人的血迹来。

    如果有,那证明当时的大战即使不是势均力敌,但雷虎等人也有足够的能力对敌人的阻止进行强烈的抵抗。

    四下里有大量雷虎等人的血迹,顾墨尘已经不去抱希望,那场大战最终的结果会是以雷虎等人取胜而告终,但至少,他希望看到一点属于敌人的血迹。

    两败俱伤的话,从另一个方面来说,雷虎等人就算不敌,但着力逃脱的几率也要大一些。

    可如果,四下里只有雷虎等人的血,并没有现敌人的,情况可就大大不妙。

    那代表着,雷虎等人遇上的敌人,乃是实力绝对凌驾于众人之上的存在。

    一场天崩地裂的大战之后,留在当场的全是自己人的血,敌人的,点滴也无,这无论怎么自我安慰,顾墨尘都不能从中幻想出一些雷虎与尹修月等人安然无恙的假像来。

    被擒是最好的结果,至少他还有施救的可能,而被杀……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还有?”

    剑晨盯了他一眼,摇头道:“没有了。”

    “没有……了?”

    顾墨尘身躯一晃,目露不可思议之色。

    当剑晨将玄冥诀传给了他们几兄弟之后,无论雷虎也好,还是一直实力处于偏弱的管平也罢,本身境界都得到了长足的提升,可以说,当这群人汇合在一起时,所能产生的战力,已经不弱于江湖中一些较强的势力,乃是可以横行无忌的存在。

    能够令他们一群人惨烈至此的,顾墨尘只能想到那两种可能。

    要么内讧,要么遇上了无法抵抗的绝强势力,这两种可能,顾墨尘都不能接受!

    “哦,如果实在要说的话,也不是没有。”

    剑晨掌心动了动,皱眉看着那团吸收而来的黑色物什,突然手中力,砰的一声,将之捏了个粉碎。

    “你——!”

    剑晨的这个大喘气令顾墨尘的心情陡然由谷底飘上了云端,当中的滋味让他疲累的身心一阵阵地感到虚,心头更是一股无名火腾得冲上了脑门,禁不住,怒瞪了剑晨一眼。

    “别激动。”

    对此剑晨却仍冷静,淡淡道:“除了他们几人的血之外,还有别的血,可是却不是人血,而是……”

    “蛇血!大量的,蛇血!”

    他拍了拍手,将掌心稍稍弄得干净一些,随即目光在四周大量的血迹上一一望去,眉头却皱得更深了,显然对于这里会出现如此多的蛇血,感到很是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