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八百零一章 大战的痕迹
    好容易走到齐云山下,顾墨尘直感觉自己这一个月仿佛处身于地狱。天籁『小说WwW.』⒉

    唯一庆幸的是……他,熬过来了。

    终于来到齐云山下,对于休宁镇,他知道剑晨是有着一些感情的,所以在身心放松之后,又鼓起勇气向剑晨提出了稍事休息的建议。

    谁曾想剑晨仍是不理,这令顾墨尘险些崴了自己的脚。

    松之后突然又力,这份难受的感觉让顾墨尘气得想开口骂人,可是,当他看到剑晨那单薄得透露出一抹孤寂的背影后,到底也只能张了张嘴,咬牙紧追了上去。

    自己的父亲就在山上,一个月的奔袭即将有个结果,这放在谁的身上,恐怕也无法当真愿意停下来,歇一歇。

    拼吧……

    顾墨尘叹了口气,一个月都这么过来了,也不差这一时半会。

    剑晨冲在前头,回到了这里,回到了生活了十三年的地方,对于齐云山脉的一切,他早已熟悉得不能再熟悉,身形一扭一拐,尽往山间陡峭处钻去。

    齐云山里只有休宁镇这一座小镇,即使是大路也人烟稀少,就更别说他尽挑些寻常猎户根本望之莫及的险路走,这一路过去,根本连半个人影也没见着。

    熟悉的景物在眼前飞掠后退,剑晨那双血红了一个月的冰冷目光终于也起了一些变化。

    这里……到底是他人生中最为平静的地方,重新回到齐云山脉,往日在剑冢的一幕幕不禁浮上心头。

    可是眼中的柔和也只是持续了一瞬间而已,转即,却又再冰冷一片。

    因为,脑海中在剑冢的生活画面一幕幕浮现时,他……想到了伍元道人,也想到了他唯一的师弟,尹修空。

    千年剑冢,没落至今后,一共也只得三人,而这三人,却个个身世离奇。

    他的师父,也是他的爷爷,未出家前洛家的上上任家主洛厉天……是亲手葬灭了他洛家的凶手,并且,他还死在了剑冢之上。

    他的师弟,尹修空,竟然会是千年前剑冢的开派祖师欧焱烨的嫡亲后代,在剑晨离去,伍元道人身死之后,独身一人留在剑冢的他,修炼起了以身炼剑的功法,以至于心智泯灭,变得疯疯癫癫。

    当日他从剑冢走时,与安安一道重新将尹修空放回了葬剑池的巨大铜炉中,算算时日,尹修空怕是早已出关,不知道他出关后,将会变成怎么样的一副模样?

    是重新变回他的小师弟,还是……成为一柄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的绝世厉剑?

    修空……

    飞驰中,剑晨抬头望了望,剑冢所在的白岳峰已然从山间云雾中露出了一星半点,在那里,有他生活了十三年的地方。

    你现下到底怎么样了?你可知……师兄也与你一般,变成了……一柄剑!

    隐隐然,他也有些忧虑,当日他装作失忆离开安安等人前,一行人的目的地正是往剑冢而去。

    当他离开后,这些人到底有没有再上剑冢?

    有尹修月在,剑晨相信,他们必然还是会去的,那么,尹修空怎么样了?有没有与他们正面对上?

    还是说……身为水月仙子的尹修月,其实另有办法令尹修空恢复神智?

    如果是那样……就真的太好了。

    想起尹修空,剑晨的心头难得的划过一抹暖意,那因为伍元道人而起的冰冷眼神也有了一丝丝的消融。

    希望他……无事吧。

    在顾墨尘看不到的角度,剑晨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没事么?这应该是一个幻想吧?

    玉虚真人告诉顾墨尘,自己的父亲洛寒竟然会在剑冢,这是很离奇的一件事,他怎么可能会在剑冢?

    当日在霸剑山庄,他无意中打破了封印洛寒的玉寒石后,分明记得,当时还不认识的父亲浑浑噩噩,最后却是被邪手追魂带走了。

    可是后来,鬼兵域还未分化之时,洛寒最后又被青鬼王带走,就此下落不明。

    青鬼王,这是已经可以认定的敌人,父亲落在他的手里会怎么样,剑晨一直也不敢往那方面去想。

    可是现在,玉虚真人却又说父亲在剑冢,这又是怎么回事?

    玉虚真人可以为了他而死,所以关于这一点是决计不会骗他的,那么当中是生了一些自己并不清楚的变故?

    不管怎么说,洛寒在剑冢,那么就不可避免地会与尹修空相遇,或许还有其他人,那么,尹修空会怎么样?

    关于这个小师弟,剑晨有一份深入心底的温情在内,或者可以说,尹修空已然是他当年单纯善良的唯一相伴者,无论如何,剑晨也不希望尹修空再出一点点意外。

    所以,当顾墨尘以为剑晨乃是因为其父之事而马不停蹄时,其实在剑晨的心中,未尝不是尹修空所占的分量要更多一些。

    一路飞驰在险峭的山间,剑晨一路想着心事,对于身后的顾墨尘倒并不顾及,能跟得上就跟,跟不上……对于顾墨尘也算是一种解脱。

    白岳峰在即,从山间一转,剑晨终于踏上了以往走过无数次的下山小路,前方流水潺潺,那是他幼时心情不好时最喜呆着的一处小溪。

    也是在那里,他遇上了素未谋面的剑冢前大师兄靳冲,也得到了玄冥诀的第一卷,就此……卷入了这场似乎以他为中心的巨大阴谋之中。

    要是当日他没有去小溪边,没有遇见靳冲……或许,这一切都将不一样了吧?

    自己,是不是还在剑冢之上,还是那个因为心底的阴霾而不敢使剑的单纯少年?

    也许……会吧,至少,现在的剑晨是这么幻想着。

    然后,他的幻想便被眼前的一幕击了个粉碎。

    刷——!

    脚步急停,就停在当日他遇见靳冲之处。

    眼前,残枝,断叶,四处可见的恐怖战斗痕迹无一不在向剑晨述说着,这里,曾经生过一场大战!

    那是……

    他皱眉看着眼前的一切,目光一扫,甚至在某些地方看到了早已干涸黑的血迹。

    大战之后,还死了人么?

    目光一扫,血迹随处可见,并且其量之大,让他不得不怀疑,恐怕在那场大战中,有人为此付出了生命!

    是谁和谁,在人迹罕至的白岳峰下生死决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