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七百九十八章 玉虚的选择
    风,呼啸着在空旷无人的荒野中吹过。天籁小说Ww『

    顾墨尘的身躯抖了抖,两日两夜的不眠不休,再加上内力的大量损耗,即使是荒野上随时都会掠过的凉风,都令他不由自主地紧了紧身体。

    一阵阵的昏眩感不断袭上脑海,顾墨尘背后的虚汗出了一层又一层,已经开始了摇摇欲坠。

    可是他仍在咬牙坚持,身躯笔直地挺立着,即便有着摇晃,但终究没有倒下。

    他的坚持,是因为两个人。

    第一个是剑晨。

    剑晨就站在他的旁边,垂,默然,不语。

    而另一个……

    虚弱的身体不能冲淡顾墨尘眼中的那份敬意,他竭尽全力令自己尽可能地站得笔直,是为了向那个人致敬。

    那个……已经长眠黄土下的人。

    荒野上,原本只有安伯天那一座没有墓碑的坟墓,可是现在,在又经过了两日之后,安伯天的坟墓旁边,又垒起了一座无碑新坟。

    埋葬在内的人,只能是……玉虚真人!

    两日前,剑晨在心灰意冷之下选择散功自尽,危急关头,身为他外公的玉虚真人自不能袖手旁观,而玉虚真人所选择的方法……

    沥血丸!

    玉虚真人本身强大的内力并不能阻止剑晨散功之后,他选择了最为极端的做法,自己服下沥血丸后,以暴增的血腥内力为引,毫无保留的,全部灌入了剑晨体内!

    以玉虚真人宗师境界的功力,再经由沥血丸的强化提升之后,其功力已经无限逼近隐踪这一无上境界,达到了一个剑晨根本无法抗拒,散功也散不及的地步!

    这一输功,便是两日,其间那血红一团的雾气一直未散,顾墨尘在外面暗自心焦,却毫无办法。

    他曾试过冲入雾气中两次,可惜,凭着他内力大损之躯,其本身功力更是不如玉虚真人的无上境界,是以任他怎么冲,却也冲之不进。

    而在经过了两日的时间之后,顾墨尘也渐渐明白了玉虚真人为何非要服下沥血丸之后,再给剑晨输功。

    那是因为玄冥诀!

    对于玄冥诀,天下间只有剑晨独得两卷,其他人要么修了第一卷,要么修了第二卷,总也不能如剑晨那般两卷齐修。

    所以,这世上最有可能再练成第三卷,将玄冥诀练至圆满的人,剑晨的希望无疑是最大的。

    这也是为什么,尹修月谁也不找,偏偏找上剑晨的原因。

    一方面,剑晨拥有着玄冥诀的创建之本,那柄在剑冢传承了千年的圣剑——逐风剑。

    这柄剑的本来面目,正是绝世凶剑沥血剑,并且还非其余那十柄受气息影响的影剑,而是真真正正的,由铸剑名师欧冶子亲手打造而出!

    尹修月找上剑晨,其一是剑晨拥有沥血真剑,而其二,却也是剑晨是现如今唯一的一个,将玄冥诀修炼到两卷的人!

    要想寻得最后一卷玄冥诀的真容,必要的条件之一,便是要以沥血剑为引,以沥血剑上那玄冥之三的血腥气息来引动修炼者本身,只有这样,才可以将玄冥诀的全貌展现于世。

    尹修月是这么想的,而玉虚真人现下,却也是这么想的。

    虽然他没有尹修月那可以引动逐风剑褪去伪装,重新变回沥血剑的血脉能力,无法引动一直背负在剑晨背后的逐风剑,但他却也有着自己的办法。

    沥血丸!

    这粒有人抱着别样的目的送给他的沥血丸,便是玉虚真人的办法。

    沥血丸里,也有着玄冥之三的气息,也正是因为这份绝强的气息,所有没有修炼过玄冥诀的人,在吞服下沥血丸后,都禁受不住其中的血腥气息,生生将脑域神智摧毁殆尽,变成一具只知进攻的恐怖毒尸。

    但剑晨却有两卷玄冥诀在身,血腥之气更是幼时就因洛家之祸,一直潜藏在他的体内,所以对玄冥之三的气息,他的接受度乃是最高的一个。

    沥血丸,若是他来服用,是最不可能变成毒尸的,也是最有可能……经由血腥气息的,解开玄冥之三的秘密,将玄冥诀完完全全练成的人!

    可惜,剑晨并没有沥血丸,而且本来,他也根本不需要沥血丸这等后人研究出的外物,因为他本身就有逐风剑,只要给他时间,即使没有尹修月之助,他也可以在未来的某一个时候,解开隐藏在逐风剑上的秘密。

    这本来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可因为安伯天之死,安安心伤离去之后,他终于理智崩塌,最终选择了以散功的方式结束自己这一生。

    玉虚真人并不是没有其它的办法来将剑晨从死亡边缘拉回来,至少,他那一身纯正的纯阳内力,若是全部灌入剑晨体内的话,至少也能保住他不死。

    可这还不够,处于死亡边缘的剑晨,不光是身体上的伤势,还有心理上的伤势,身体上,玉虚真人可以令他复原,可是心理上的,他却无能为力。

    除非改变他的心智!

    沥血丸里的血腥气息,无论对于一个武林高手,还是平民百姓来说,都是能够瞬间将人的心智摧毁的强力药物。

    借由沥血丸,玉虚真人不仅能够将自己暴增之后的内力传给剑晨,并且还极有可能借着这一次的契机,令剑晨冲破一直以来被玄冥诀前两卷禁锢得太久的内力,触摸到玄冥之三的门槛,甚至,还有最重要的是,他可以借着这强大血腥气息的冲击,让剑晨的心智得到一些改变,或许……当他醒来之后,他就不会再选择自杀了吧?

    这也是玉虚真人在最后将剑晨父亲洛寒之事告诉顾墨尘的原因所在。

    用药物来改变心智,玉虚真人始终觉得不甚安稳,所以他需要在自己死后,多给剑晨一份活下去的动力。

    洛寒,无疑是剑晨另一个极之关心的人。

    玉虚真人希望,剑晨能够因为自己的父亲,至少,在见到父亲一面之前,保留一份活下去的动力。

    至于之后的事情……身化黄土的玉虚真人,实在已经无能为力。

    “他死之前……说过什么?”

    在默立了许久之后,剑晨低沉着,向顾墨尘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