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七百九十三章 离去
    事情到底是不是这样,顾墨尘并不敢肯定,可他也说不出一个否定的话来。

    再看剑晨,他除了身躯偶尔会产生一些抽搐之外,整个人已经完全垮了下来,看起来,他比顾墨尘还要先接受安安的这个猜测。

    安伯天……到底还是死在了他的手里。

    这份打击,比当日他亲手掩埋安伯天时,还要来得更大!

    “晨儿,收心!”

    突然,玉虚真人猛然厉喝,浑身光芒大放,已然将功力运转到了极致。

    随着他一声大喝,源源不绝的纯阳内力从四面八方,已经不光是从剑晨的手部经脉传入他的体内,而是从他的七窍,从他的四肢,从他千百个毛孔中狂涌入内。

    只不,玉虚真人的这番努力却是在作着无用功。

    所有涌入剑晨体内的内力根本呆不了片刻,便从他的天灵盖上直冲上天!

    剑晨的身体只是成为了一个通道,而玉虚真人的内力,无论多少,都是这通道中的一个过客,从手入,从七窍入,从毛孔入,最终,都从天灵出!

    这一刻,不仅玉虚真人面色激厉,就连顾墨尘的神情也已大变。

    剑晨此时的模样,对于习武多年的他们来说,虽然并非亲身经历过,但却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他,在散功!

    在玉虚真人用安安和顾墨尘的混沌内力为剑晨疗伤之后,玉虚真人曾经说过,剑晨的体内已经没有内力,他根本已是无功可散,现下的他,全凭着玉虚真人的一口内力支持,才能强行稳住他体内的伤势,也能够令他强撑着破败的身体走到安安旁边。

    然而现在,当安安说出了关于逐风剑的怀疑之后,心丧若死的剑晨已然完全垮塌。

    他亲手杀了最心爱之人的父亲,并且还接受到了来自于安安的……恨意!

    这令他心中的愧疚陡然放大十倍百倍,以至于现在的他其实已经昏迷,但潜意识地,却在拒绝着来自于玉虚真人那里,可以为他慢慢调理伤势的内力。

    散功,没有内力的支撑,体内残破的经脉无法得到修复,丹田的破损也在往一个越来越严重的方向展,在放弃玉虚真人输送给他的内力后,又失去了自己原本那变异的雷电混沌之力,他的伤势,已经足以致命!

    “晨儿!”

    玉虚真人的手一直搭在剑晨的脉搏上,对于剑晨体内情况的变化他知道的一清二楚,正是因为这样,他已然感觉到剑晨那本已不多的生命力,正如同江河却堤一般猛然狂泄!

    以这种趋势,恐怕再过不得一时半刻,此处荒野上,便得再多一堆高高耸起的,没有墓碑的——坟墓!

    玉虚真人的神情看得顾墨尘身躯一紧,再顾不得许多,他也一个箭步冲了上来,探出一手,往剑晨另外一只手的脉搏上搭了过去。

    两人甫一接触,顾墨尘的手立时如遭雷殛,猛然弹了开来。

    同时,他猛然转头,对安安大喝道:

    “不管怎么说,老六他确实是想救你的父亲,即使是付出他的生命也在所不惜,现在,他快死了,你还站着做什么?”

    其实,在顾墨尘冲上的同一时间,安安的身躯也情不自禁地往前一倾,可就只是一倾而已,转瞬之间,便又被她自己强行忍住。

    蛇七在旁冷哼道:“他杀了主上,你还想要小姐怎么做?”

    “去劝说一个杀父仇人,叫他不要杀吗?真是可笑!”

    蛇七面色狰狞地盯着剑晨,咬牙道:“就这么死,已经太便宜他了!”

    “你——!”

    顾墨尘怒冲冠,恨不得抽刀怒劈蛇七,可在看了一眼安安之后,他终于强行忍耐,语气缓了一缓,对安安哀求道:

    “安安姑娘,老六变成这般模样,都是为了你的缘故,你就真的忍心……他就这么散功而亡?”

    在蛇七与顾墨尘喝骂的时候,安安的神色一直阴睛不定,而当顾墨尘此言一出,她的脸庞更是刷得一下变得雪白一片,望向剑晨的眼神中,终于将那抹淡淡的仇恨,转变成了一丝不忍。

    “小姐!”

    蛇七一见,顿时大急,喝道:“他这是咎由自取,小姐切不可心软!”

    “你住口!”

    顾墨尘勃然大怒,此时此刻,也只有安安才能够重新唤回剑晨生的意志,眼见得他的话有些作用,蛇七却又从中作梗,这令他如何不怒。

    “你也住口!”

    安安同时也是一声尖叫,她双手抱在头上,疯狂地摇着脑袋,痛苦道:“不知道,我不知道!”

    “你!你要我在爹爹的坟前,对杀他的凶手好言相劝?”

    她怒指着顾墨尘,咬牙切齿地怒咤一声,又转回头,盯着蛇七,怒道:“还有你,你也住口!我的事情,不用你插言!”

    最后,目光却望向剑晨那低垂的头颅,泪水终于在这时不顾一切地滑落面庞。

    “剑晨,傻子……或许我,我……不该认识你!”

    说着,她猛然旋身一跪,扑通一声,直挺挺跪在安伯天的坟前,放声大哭:

    “爹爹,都是女儿不孝,害得你葬身于此……”

    双手深深插入地下,捧起一捧黄土,就那么以膝盖为脚,跪行向前了几步,直扑在安伯天的坟头,手中那捧黄土小心地撒下,将被姜川踩踏出的脚印轻轻地盖住。

    “蛇七!”

    做完这一切,安安的目中喷射出愤怒的火焰,冲一旁的蛇七叫道。

    “是,属下在!”

    蛇七身躯猛震,连忙半跪于地,静待着安安的吩咐。

    “去找一个叫做姜川的人,他曾是丐帮义城郡分舵的舵主,找到之后……”

    安安一边说着,双手仍在不停捧着黄土,直到将那只脚印完全掩盖在黄土之下,才恨声道:

    “千刀……万剐!”

    这四个字出,生冷的寒意扑面而来,不仅蛇七,还有顾墨尘,这两个人的武功分明比安安要高,可竟忍不住,生生得打了个激灵。

    姜川,安安要杀这个人,到底是因为他踏在安伯天坟头上的一脚,还是因为他将安安带到了这里,让她不得不接受这个血一般的事实?

    关于这一点,顾墨尘无从知晓,他只知道……情况不妙!

    安安在对蛇七吩咐了这一句后,竟然,离去。

    没有再看剑晨一眼,也没有再看任何人,就那么平静地站了起来,然后,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