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七百九十章 后手
    ?冷冷的声音来得突兀,更叫人悚然大惊!

    空旷的荒野上无遮无挡,除了剑晨等人之外,并没有见到还有其他任何人在场,可这声音却就是这么突兀而又清晰的,传入了每个人的耳中。

    声音是从顾墨尘身后传来,那里恰好正是姜川离去时的方向,因此,顾墨尘几乎连想也没想,在声音响起的同时,他的缺月琉光已然在握。

    刷——!

    雪亮的刀光划破长空,可是,在才出时,却又如同流星划过,速度极快地又消逝而去。

    不是顾墨尘不想斩出这一刀,而是……

    “住手!”

    刀出的同一时间,安安的娇咤也在这时赶到,阻止了顾墨尘一刀斩向身后来人。

    安安与顾墨尘站在同一方位,所以她也并没有看到身后那人到底是谁,可是,那抹冷冰冰的声音,她却极为熟悉。

    从声音来判断,这人,是……

    蛇七!

    被她派出去,暗中打入鬼兵域内部,替剑晨打探消息的蛇七!

    也是在传回了几次消息之后,就失去了行踪的蛇七!

    曾经安安还以为蛇七定然是被青首鬼王或其下属识破,现如今早不已尸首在何处,却不想……

    竟然在这里,听到了蛇七的声音!

    雄武三牙之中,就属蛇牙中人对安伯天的忠诚度最高,其中又以蛇一、蛇三与蛇七为最,乃是安安此刻为数不多可以信任的人。

    所以虽然蛇七出现得突兀,可她也在第一时间喝止了顾墨尘的杀着。

    “小姐……”

    身后,那属于蛇七的声音叫出这两字时,一改之前的冰冷,显得激动无比。

    颤抖着道:“属下有生之年竟能再遇小姐,实在死而无憾!”

    安安转过头去,同一时间,所有人,除了玉虚真人之外,都望向了声音来处。

    高高耸起的土包之后,有一半跪于地,身着淡灰色劲装的年轻人,他的脑袋低垂着,使人看不清他他的面容,然而只是撇了一眼之后,安安便已认定,此人,正是蛇七。

    “蛇七,你刚才说你能回答,是什么意思?”

    此时此刻,有父亲之事哽在心间,安安没有半点故人重逢的感概,对她来说,如今最重要的,就是弄清楚父亲的死因。

    听刚刚蛇七来时的说法,似乎……他知道些什么。

    “是!”

    蛇七身躯一震,半跪的身躯刷的一下立了起来,随着他的动作,他那张坚忍的面容也显露在众人面前。

    这令顾墨尘与剑晨俱都一怔。

    因为,从这张脸庞上,确切的说,是从这张脸上的双目中,两人看到了刻骨的仇恨。

    这仇恨丝毫不加掩饰,就那么在站起来的一瞬间,已经在顾墨尘和剑晨的脸上来回扫视了数次,每一次扫过,都令两人感到,蛇七会突然扑上来,生啖其肉!

    剑晨愣了愣,他才刚醒来,对于之前的事情并不太清楚,是以并不明白蛇七的这份怨毒的仇恨从何而来。

    记忆中,他与蛇七的交集仅限于当日他因郭传宗等人中蛊一事,被蛇七胁迫着加入了雄武城,后来此人便被安安使计令他逃出了雄武城。

    所以若真正要说两人中谁对谁有仇恨,反而应该是剑晨对蛇七的仇恨要更加大一些才对。

    可是他在诧异,顾墨尘却心下一跳,暗呼一声:来了!

    他一直都在怀疑,刚才那位丐帮弟子到底出于何种目的,在将安安带到这里之后,人却又暴退而去,就仿佛他费尽心机来到这里,就只是做了件好事而已。

    可这怎么可能?

    所以,当蛇七出现之后,见到他眼中那份刻骨的怨恨之后,顾墨尘终于知道了,原来,后手在这里!

    蛇七,就是那丐帮弟子留下的后手!

    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他是否也是被人利用,他会对安安说出什么样的话来,这些顾墨尘并不清楚,可是,从他眼中的怨毒来看,顾墨尘相信,当他开口之后,定然会说出一些对剑晨不利的话来。

    在如此敏感的当口,任何一点点不适当的声音,都会影响到情绪激动的安安的判断!

    更何况以蛇七眼中的那抹怨毒来看,他说出来的,何止会是一点点?

    “喂,你想清楚了再说!”

    想到这里,顾墨尘按捺不住,对正要开口的蛇七厉声喝道。

    蛇七恨恨地瞪着他,双目里瞬间充斥着密密麻麻的血丝,恨声道:“怎么,做得出,还怕别人说么?”

    “我——!”

    顾墨尘噎了一口气,怒道:“你顾大爷行得正坐得直,做得出自然不怕被别人说,可前提是,你不能胡说!”

    “我胡说?”

    蛇七惨然一笑,冷声道:“我倒希望我接下来说的话是在胡说,可惜……”

    突起两指如勾,怒意滔天的直指自己的双眼,喝道:“可惜,这一切都是我亲眼所见!”

    顾墨尘的嘴巴张了张,突然说不出话来。

    从他所见,蛇七的神情乃至语气,都没有一丝一毫地给他有阴谋诡计的感觉,有的,感觉到的,只是那份慨然赴死的决心。

    从蛇七的立场来看,现在站在这里的人,有顾墨尘,有剑晨,还有玉虚真人,这三个人,无论哪一个,都比安安的功力高出许多,甚至再加上他蛇七,也绝不是他们三人的对手。

    当然,顾墨尘明白,剑晨是肯定不会对安安动手的,可看蛇七的神情,他似乎误会了些什么,以至于将剑晨与安安的关系都忽略不计,简单粗暴地将他与安安,剑晨与顾墨尘玉虚真人划分成了两派。

    更糟糕的是,这两派之间,是敌对!

    “你看到了什么?”

    就在顾墨尘怔神的这一空当,安安踏前一步,挡在他的身前,冰冷的目光扫了他一眼,意味不言而喻,随后便向蛇七问道。

    “属下看到了……”

    蛇七的身躯突然不可遏制地开始了颤抖,他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仿佛极不情愿回忆当时亲眼所见的那一幕,半晌方冷声开口道:

    “我看到了……他,还有他!”

    双目陡睁,怨毒的目光射向顾墨尘,再落定在剑晨苍白无力的脸上,厉手突指,大叫道:

    “他们两人,杀了主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