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七百八十七章 不能承受的事实
    “顾墨尘……”

    安安竭尽全力控制着自己的身体不再继续颤抖,甚至还闭上了泪眼婆娑的双目,强迫自己不再去看远方那堆高耸的,确实很想一座孤坟的土包,冷冷地道:

    “你为了不让我进去,竟然说出这样的谎言,是不是太过分?”

    在经过初听到顾墨尘所言的恐惧之后,安安混乱不堪的脑子里不断闪回着无数破落的碎片信息,想要从中找出能够反驳顾墨尘的线索。

    于是,在惊骇欲绝之下,极度不愿相信这个事实的安安,找出了一条可以令她略微心安,认定顾墨尘是在骗她的碎片。

    玉虚真人刚才为剑晨把脉时曾经说过,剑晨是伤在玄冥诀之下,而玄冥诀,安安极为笃定,她的爹爹并不会!

    虽然安伯天一直以来也对玄冥诀有着觊觎之心,甚至在一段时间里对剑晨也有所图谋。

    可是剑晨的进境太快,快到安伯天有些措手不及,而当他惊觉之后,想要采取一些强硬手段来逼迫剑晨交出玄冥诀时,却又被他发现了……原来自己的女儿早已对这小子用情至深!

    为了安安,安伯天放弃了一开始的计划,转而用了怀柔的手段,甚至将他秘密炼制出的,专属于他自己力量的毒尸——岭山七狼,也交给了剑晨。

    关于这一切,安安都是知道的,所以她更能肯定,安伯天绝对不会玄冥诀,所以……顾墨尘在说谎!

    顾墨尘在说谎!

    这个声音一直回荡在安安的脑海,唯一的论据便是玉虚真人所说的那一句话,而这,安安已经分不清,到底她是想揭露顾墨尘的谎言,还是想努力让自己相信,顾墨尘所说的,不是事实!

    一直默默看着安安反应的顾墨尘,在听到她冰冷的话语后,只得又一次苦笑。

    想要令安安相信他所说的话其实很简单,只要拉着她,走到那座坟前,挖给她看即可。

    可是这样……未免太过残忍,不仅是对安安,还是对已死的安伯天,天人永隔的两父女以这种方式见最后一面,无论是对活着的人,还是已故去的人,都是一份极致的残忍!

    那他又该怎么证实自己说的是实话呢?

    费尽唇舌让安安相信自己说的话吗?甚至不惜说出当日安伯天临死前的一些细节?

    安伯天那时可是一具毒尸!

    他说得越多,到得最后,对安安的打击就会越大!

    “安安……”

    顾墨尘郁闷着,苦恼着,可是却又不得不说些什么,于是他准备开口,可是只叫了安安一声,突然,后面有人接过了他的话头。

    “……他说的都是真的,对不起……!”

    身后,是剑晨的声音,伴随着燃烧殆尽轰然倒塌的茅草小屋,剑晨的声音很低沉,却也很清晰地,传进了安安与顾墨尘的耳中。

    顾墨尘的眼睛闭了起来。

    他之前一直都想将这个烫手的山芋甩给剑晨去面对,可是事到如今,当他听到剑晨声音的那一刻,才豁然感到,这,也是一种残忍。

    “你,你说……什么?”

    安安俏脸上的寒霜慢慢融化,颤抖重新回到了她的身上,更加剧烈。

    顾墨尘的身后,茅草小屋的燃烧慢慢弱了下去,显露出内里的两人。

    玉虚真人以那副管家的打扮静静立着,所不同的是,他那柄随身的拂尘不知何时已经摆在了臂弯里,此刻正低着头,目露关切地看着半坐在地上的剑晨。

    从他的身上,一圈圈淡白色的纯阳内力外放而出,将他与剑晨包裹在内,外面无论火光也好,雷霆也罢,俱都无法近得身前。

    而剑晨看也没看玉虚真人一眼,他半坐在地上,面色比昏迷时红润了几分,只是嘴唇却也在无力地颤抖着,一双眼睛里倒映出的,只有一抹倩影。

    安安。

    “对不起……安伯父他……”

    剑晨用手连撑了几下,可不知是脱力太久还是情绪激动,竟然都没能从地上站起来,看着安安,目光里所包含的,有愧疚,也有懊悔。

    “他怎么了?”

    安安扬起脸,竟突然笑了起来,就着俏脸上未干的泪痕,她惨然地笑着,慢慢道:“你不会也想告诉我,那里……”

    她指了指远方那座孤寂的坟头,笑道:“埋着我的爹爹吧?”

    剑晨黯然,甚至放弃了想要起身的动作,脑袋低垂了下去,半晌才嚅喏道:“那里埋的……确实是安伯父,对不起,我……没能救他!”

    “噗————!”

    一蓬血花自安安身前绽放,那是心头精血所化。

    “你,你胡说!”

    安安以从未有过的,激烈愤怒的语气对剑晨吼道:“你胡说!我爹爹他……我爹爹他武功盖世,盖世……智计,智计过人,怎么会……”

    “怎么会死在这荒郊野外,连一块碑也没有?!”

    顾墨尘叹道:“不立碑,是怕有人来骚扰令尊的清静……”

    “是我没用……我救不了……安伯父……”

    剑晨无力地瘫坐在地上,抬起头来,以哀求的语气对安安道:“安安,你不要伤了自己,是我没用,你想发泄就冲我来,杀了我……都可以!”

    “我不信!”

    安安疯狂抓扯着自己的头发,叫道:“你们在骗我,你们都在骗我!”

    说着,陡然发力狂奔,往那她曾经一跃而过的土包处疾冲而去,一边全力奔跑一边哭喊:

    “我爹爹,怎么可能在那里,不可能!”

    她一动,剑晨猛然一惊,双手又往地上一撑,却不想面色突然涨红,一口鲜血就那么喷了出来。

    “别乱动,你现在没有内力在身,受了伤不容易好。”

    站在他身边的玉虚真人淡漠地开口阻止了剑晨的动作,他的面色一片平静,安安的激动于他竟然兴不起半分波澜。

    玉虚真人的话听进顾墨尘耳中,令他惊然回望,可是看到的,却是剑晨恳求的目光,当即一怔,又是一叹。

    安安狂奔而去,想要做什么他当然清楚,甚至就在刚才,他也有一瞬间有着那种想法。

    将坟墓扒开,看一看,躺在里面的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