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七百八十六章 怒而失言
    “情况很复杂……”

    顾墨尘苦笑着,回头看了一眼虚掩的草门,道:“不如还是等老六醒了,让他自己告诉你吧。”

    被玉虚真人先前那一打断,顾墨尘好不容易横下的一条心已经软了下来,现下叫他在独自一人的情况下面对安安,还要说出那么残酷的事实,他感觉自己……

    做不到!

    勇气已失,最好的办法,还是将这个烫手山芋丢给老六吧……顾墨尘默默地想着,反正,即使自己告诉了安安,等剑晨醒来之后,他们两人也得再面对一次。

    轰——!

    话音刚落,还不待安安说些什么,突然一声巨响自身后传来。

    顾墨尘吓了一跳,不及回头,已然见到安安惊慌的神色。

    连忙转头看去,却见身后那胡乱搭就的茅草小屋屋顶上,突然一道雷柱冲天而起。

    顾墨尘搭这小屋捡的都是枯枝烂草,被雷电巨柱一冲,立时被雷电殛得燃起熊熊大火,冲天而起的雷电巨柱登时又成了一道更加大的火柱。

    “怎么会这样?!”

    火光映红了顾墨尘的脸,也照映得他满脸的惊骇显得有些狰狞。

    纵使他极为信任玉虚真人不会伤害剑晨,可是眼前雷电缭绕火海纵横,如此威势下,里面可还守得住一方平安?

    “傻子!”

    安安在惊愣了一下之后,突然发疯似的发力狂冲,身形如电,就要往那火海中冲去。

    好在顾墨尘反应够快,安安掠过他身前时,反手一抓,正好抓住安安手臂,却不想安安用力甚猛,这一拉之下不仅没有拦住她,反而自己的身躯也被她带得往后栽倒。

    身后可是熊熊火海!

    顾墨尘一惊,连忙吐气开声,嘿呀一声,为了安安,也为了自己不被烈火吞噬,空着的一只手在千钧一发之际往腰间一抹。

    刷——!

    雪亮刀光斜劈入地,缺月琉月乌黑的刀身没入泥土中大半,顾墨尘咬牙将刀身一旋,并不算太宽阔的乌黑刀身几乎被这巨大的力量弯成了对折。

    顾墨尘的身体斜斜地成了一条直线,右手拉着安安,左手死命拉着固定住身体的缺月琉光刀,看着刀身的弯折,即使在随时有可能葬身火海的情况下,他的嘴角也禁不住抽了抽。

    刀,就是他的命,刀若断,他也活不了!

    “嘿————!”

    这一瞬间,顾墨尘的气势陡升,他怒厉着双目,又是一声暴喝从口中若春雷般炸响,左臂上的肌肉高高坟起,单脚也在地上猛然一踏!

    呼——!

    借着反震力道与缺月琉光的韧性,他终于缓过一口气来,奋力一扯,以缺月琉光为轴,将安安猛得往前甩了出去。

    紧接着,右掌又往后一拍,借着气劲冲在地上之力,他的身躯也终于直立而起,缺月琉光一拧,人已随着安安飘飞的身形追了上去。

    “你疯了!”

    顾墨尘愤然大叫,不知是为安安的冲动,还是为他险些被折断的乌刀。

    “不要你管!”

    安安尚在半空,双掌也如顾墨尘般往地上猛拍了一掌,借着这阵反震力豁然回冲,如今的她早不是昔日那入门境界的柔弱少女,这一掌威势赫赫,直拍得地下泥土翻飞。

    嚓——!

    半空中,安安反冲而来的路上,顾墨尘横刀出了片刀墙,大喝道:“你现在冲进去就能救下他们吗?还是要他们在危急关头还要分心顾你?”

    砰——!

    安安再出一掌,直直撞在刀墙上,娇咤道:“我信了你一次,现在不会再信你,给我让开!”

    噗噗噗噗噗——!

    顾墨尘斩出的刀墙只为阻挡,并未尽全力,被安安满含混沌内力的一掌轰了个破碎,这还没完,破墙而来的安安未免顾墨尘再行阻挡,更双掌翻飞,落英掌分化缤纷落英,几乎晃花了顾墨尘的眼。

    只是顾墨尘乃天下第一快刀,如此掌法虽速,他又哪里会怕。

    气从中来,自己的好言相劝安安不领情,更是害得他视如生命的缺月琉光险些断折,这令他一股热血直冲脑门,刚才纠结半晌也不敢说的话,突然从他口中大叫了出来:

    “怎么你们两父女都是这般死脑子,当真要一并死在这荒郊野外才好么!”

    …………

    四周皆静。

    掌,在顾墨尘的眼前消失,离他面门只有半尺不到的时候,消失,甚至顾墨尘都能从中感觉到一股冰冷的掌风自他面上拂了过去。

    却令他突然惊醒,心中立时大呼不妙,糟了!

    怎么一时激动,将不该说的话……说了?

    “你刚才……说什么?”

    落英掌消失,安安自半空落下,就站在顾墨尘身前一尺处,余怒未去的俏脸上寒霜罩面,一字一顿地,死死盯着顾墨尘的眼睛。

    “你刚才说……两父女?”

    见顾墨尘一味苦笑却不答话,安安的娇躯猛然开始了颤抖,她的嘴唇突然如她的俏脸一般血色尽褪,银铃般的嗓音在这一刻显得那么沙哑,缓缓地,将手抬了起来,掌心直对顾墨尘的胸口,猛然尖叫道:

    “说——!”

    “我……”

    顾墨尘哑口无言,心下只有叹息,安安的这副神情,他刚刚在挣扎纠结要不要告诉她真相时,已经在脑海中出现了无数次。

    只不过在现实中,安安的神情比之他的意想,还要来得绝望无比。

    “安安……”

    既然已经失言,他索性不再纠结,紧了紧缺月琉月,似乎想从冰冷的刀柄上获得更多的勇气,以哀叹的语气缓缓说道:

    “你的爹爹,雄武城的城主,安伯天,他……就埋在那里!”

    手,慢慢地指向安安的身后,在那里,如同身后化为火海的茅草小屋一般突兀立在荒野上的土包显得那么孤寂。

    安安回头。

    她的一双凤目大睁到极致,娇躯随着顾墨尘每一个字出口,颤抖的频率便加快一分,直到她完全转过身去,目光落在那高高耸起的土包,不,坟头上。

    “他……那里……那里……埋着,埋着……我,我,我爹……?”

    用尽浑身力气,安安好不容易一个字一个字的,随着凤目中无声滴落的泪珠一起,砸向了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