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七百八十四章 输功
    “他伤得很重!”

    就当顾墨尘一咬牙准备说出安伯天名字的时候,玉虚真人却在这时突然开了口。

    安安一怔,顾不得理会顾墨尘,连忙转头看了过去。

    却见玉虚真人一脸的严肃,手仍然搭在剑晨的脉搏上,眉头深皱。

    “真人,傻子的情况……”

    看着玉虚真人的神情,安安抱着剑晨的手突得一颤,连忙追问道。

    玉虚真人沉凝道:“他的气息紊乱不堪,再不救治随时有生命危险!”

    生命……危险?

    安安面色一变,急道:“真人可能救治?”

    玉虚真人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道:“我不行,可是你们行。”

    “我们?”

    安安一愣,不由看了一眼顾墨尘,疑惑道:“我们能做什么?”

    顾墨尘好一阵颓然,他好不容易横下一条心准备讲出事情的真相,想不到又被玉虚真人打断,顿时那口卡在咽喉里的气息哽得他分外难受。

    不过,玉虚真人对于剑晨的诊断也让他吓了一跳,原本想着,剑晨应该是与他一样,只不过内力损耗过巨而已,至于昏迷也是受了安伯天死去的刺激所至,只要调理得当,要苏醒过来应该不难才对。

    结果不是?

    他当时与剑晨同时身受重伤,实在无法对剑晨作出正确的诊断,所以不知,剑晨体内的伤势其实比他想像中的,还要严重得多。

    剑晨的玄冥诀因为吸入了雷电之力的关系,早已与顾墨尘等人身上所负的其中一卷玄冥诀有所区别。

    虽然威力更强,但却不能持久,一旦持续输出内力超过了一定的时间界限,便会对经脉产生莫大的损伤。

    他为了抑制安伯天变成毒尸,向其体内持续输出内力的时间远比顾墨尘要长得多,经脉也早在那时有了严重的损伤,甚至连穴道也一连爆了几个,这还不算,最严重的是……

    他在抑制安伯天,安伯天体内的血腥气息又何尝不是在强烈抵抗着剑晨?两人的内力互相绞着在一起,雷电之力大量涌入安伯天体内,而血腥气息却也在狂猛得进入剑晨的体内。

    以往剑晨体内的雷电之力充足,要将突入体内的内力驱逐出去是很简单的事情,可是当时的情况,就连顾墨尘的内力都所余无己,又何况更早开始对安伯天朝廷压制的剑晨?

    所以现在他体内的情况绝对不容乐观,血腥气息趁虚而入,在他的体内与雷电之力交战不休,都想占据住这具身体的主控权。

    上一次出现这种情况的时候还是在纯阳剑宫时,所导致的结果便是剑晨体内本身的混沌内力被雷电之力驱逐一空,还令得安安因为过量纳入混沌内力,险些丧命!

    而这一次,剑晨陷入了昏迷,顾墨尘也因伤势太重整整调理了两日方醒,根本没有人知道他体内正在产生的异变,直到现在玉虚真人搭上他的脉搏。

    见玉虚真人面色沉重,顾墨尘连忙放下自己心中那抹颓然之感,急忙也向玉虚真人道:“我们要怎么做?”

    “将你们的内力给我一些!”

    玉虚真人放开剑晨的手,两手平摊,分别向安安与顾墨尘各伸出了一只。

    “我们的内力?”

    安安一怔,连问道:“真人你是说,玄冥诀?”

    “不错!”

    玉虚真人道:“晨儿的体内被玄冥诀所侵,如果我再输功给他,只能令他体内的伤势更加混乱,只有你们,同样身负玄冥诀,有了同种内力的帮助,我才能理顺他体内的伤势。”

    此时此刻的玉虚真人面色沉凝,说话条理极为清晰,完全没有半点之前心魔入侵之像,竟然像是在看到了剑晨之后,心中所有的纠结郁闷在这一刻全解。

    只是,他说出来的话,却令安安,以及顾墨尘都大吃了一惊。

    “玄冥诀?”

    安安惊讶道:“真人你会否看错?傻子怎么会被玄冥诀所侵,这个世上,他的玄冥诀应该是最强大的才是!”

    一面说着,同时,她也将怀疑的目光盯向了顾墨尘。

    在这里,只有她与顾墨尘会玄冥诀,而在此之前,与剑晨在一起的人却只有顾墨尘而已,那么,若玉虚真人所说属实,剑晨是被玄冥诀所侵,能够做到这件事的人……

    “不是我!”

    顾墨尘一个激灵,连忙摆手否认,安安的眼神太过明显,他怎能猜不到她心中所想。

    只不过,在否认时,心头却也对玉虚真人佩服之至,沥血丸是什么,他当然清楚,本身就是以玄冥之三为基础而制,所以玉虚真人说剑晨是被玄冥诀侵入身体,这话是一点没错。

    想不到安伯天虽然死了,可之前那同归于尽的话还在困扰着剑晨。

    “不是他。”

    玉虚真人也在这时摇了摇头,道:“顾施主身上的玄冥诀还没有这么凶猛,事不宜迟,你们还是快些输功给我为好。”

    听到玉虚真人也这么说,安安暗咬银牙,暂时将目光从顾墨尘的身上移开,右掌一推,一蓬灰蒙蒙的雾气从掌中涌了出来,直向玉虚真人向她摊开的掌心上奔去。

    一边输着功,她心底的疑惑更甚,之前看顾墨尘的神色,她几乎就要以为剑晨要救却没救活的人是她的……爹爹,可是,她爹爹却是不会玄冥诀的,如此一想,心底突然莫名地松了一口气。

    同时,也对这能令剑晨伤在玄冥诀之下的人是何身份,产生了新的疑惑。

    那边,顾墨尘也不敢怠慢,向玉虚真人投以感激的目光,单掌一推,也学着安安那样,往玉虚真人的掌上推出一大蓬混沌内力。

    两人为救剑晨半点也不敢保留,俱都以全力在输送着内力,不消片刻,眼见着玉虚真人的双掌上已经聚集了大量的混沌内力,包裹成团,将他的两只手掌全数隐于内力之内。

    “够了!”

    玉虚真人一直在闭眼感受着两人内力的输送,直到两手中各聚集的一团混沌内力已经大如成年人脑袋一般,才沉声叫道。

    “你们出去!”

    吩咐一声,他双眼陡然大睁,不由分说,双手一上一下,一往头顶,一往丹田,直接控制着这两团混沌内力往剑晨身上砸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