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七百八十三章 那个人……是谁?
    晨儿?

    这个称呼令顾墨尘惊然回头,脱口而出:“你是……玉虚真人?”

    此言一出,他突然大感懊悔,可惜,却已经晚了。

    “你怎么知道是他?”

    果然,屋内安安的惊问几乎就在顾墨尘话音才落的同时立即响起。

    对此顾墨尘只能苦笑,以安安的聪敏,他这失言的一叫,已经能够令安安想到不少事情。

    心虚的回望了一眼安安,果见她正看着自己,一脸沉凝之色。

    姜川之前曾对安安说是顾墨尘派他传信,对于这个说法安安还有半分相信,毕竟顾墨尘确实是见过她这副男装扮相的。

    可玉虚真人却不同,他的这副管家打扮顾墨尘可没见过,刚才她与玉虚真人疾奔而来时,顾墨尘的面色很难看,大部分却是因为她,对于一言不的玉虚真人,他可并没有多瞧一眼。

    可是现在,玉虚真人为何会突然开口还在其次,顾墨尘的反应,令安安心头一动。

    “你果然知道一些事情!”

    安安抱着剑晨,直视着顾墨尘的眼睛道。

    玉虚真人只说了晨儿两个人,顾墨尘便能知道他的真实身份,这当中的信息量当真不小。

    要知道,虽然在洛家时,顾墨尘见过并听过玉虚真人的声音,可在非常时刻,安安不仅为玉虚真人改换了容貌,更是还让他服下了一粒遁声丸,可以将声音也暂时改变。

    这就不得不说安安的小心谨慎,要知道玉虚真人因为心魔作祟,这一路来始终一言不极为沉默,可即便是这样,安安也未雨绸缪,作了万全的准备。

    却不想这一手准备倒真起了作用,令顾墨尘露出了马脚。

    两人交谈间,玉虚真人早身形一晃,也冲进了屋内,皱着眉头俯下身去,右手搭上了剑晨的脉搏。

    此时此刻,他的眼神一片清明,除了容貌服饰不同,举手投足间,那个心怀天下的纯阳掌教真人仿佛又活了过来。

    顾墨尘被安安盯得有些慌,不由豁然转身,冲着姜川暴退的方向狠狠地啐了一口。

    他虽然向来玩世不恭,但对于一些该谨守的东西,一直极为小心,若不是刚才姜川的突然之举让他一时有些混乱,再加上面对安安时的纠结,他又何至于冲口叫破玉虚真人的真正身份。

    总有一天……老子不斩你几刀,便不姓顾!

    顾墨尘狠狠地在心里着毒誓,继而嘴角那抹苦笑却在不断放大,怎样都好,现下该面对的,始终还是要面对。

    “那什么……”

    转回头时,顾墨尘打着哈哈,指着剑晨对安安道:“我知道的事情,大部分都告诉他了,待他醒来你自己问他好了。”

    却是将这个包袱踢给了昏迷的剑晨。

    此时此刻,顾墨尘只得暂时放下兄弟情谊,一心只希望剑晨不要太快醒过来才好。

    “好,那你告诉我,傻子是怎么受伤的?”

    安安看了顾墨尘一眼,倒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却让问题回到了原点。

    咕咚——

    顾墨尘咽了口吐沫,干笑道:“他……他是救人才受的伤……”

    “救谁!”

    这是安安第二次问这个问题,而她的脸也沉了下来,从顾墨尘的神色中,她感到了一股不寻常。

    姜川将她引到这里之后突然就走了,而他之前口口声声说乃是顾墨尘拜托他来送信,可是,顾墨尘见到他之后,那一抹划破天穹的刀光已经足可以告诉安安,事实并非如此。

    那么,这果然还是个阴谋?

    是有人希望她在这个时候,出现在剑晨的身边?

    可这又是为什么,从顾墨尘那闪躲的神情里,安安已经明白,这个阴谋应该正是针对于她。

    可是……傻子这是救了谁,才能令人以此作为针对她的阴谋?

    “他,救了……救了……”

    顾墨尘踌躇着,面色挣扎不已,考虑着,要不要将事情的真相告诉安安。

    为什么,偏偏让自己遇上这档子事!

    他的心中抓狂不已,早知如此,在这荒野上搭什么茅草屋,真是自作聪明,早知道就是拖,也得将剑晨给拖走。

    只是理智却告诉他,既然那丐帮弟子能找到这里,那么,无论他将剑晨拖到哪里,恐怕都会被有心人找到,并将安安带到面前的吧。

    然而他心中却也有着疑惑。

    对方费尽心思将安安带来这里,然后那丐弟子就这么跑了,目的到底是什么?

    就是为了让剑晨亲口告诉她,你爹变成了毒尸,我尽力了,可惜还是让他死了?

    这固然会让安安伤心欲绝,可却也只能是仅此而已,以安安的理智,她总也不可能因此而怪剑晨怪到想杀了他的地步,这并不符合常理。

    那么……对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带着这个疑惑,顾墨尘心下突然作出了决定,既然如此,他不妨就将之前在这荒野上生的事情,以及安伯天的死讯告诉安安,如此一来,他倒要看看,这个阴谋的后续到底会是什么。

    “安安,我接下来说的话,希望你能保持冷静!”

    这么想着,顾墨尘终于将心一横,面色肃然道。

    安安的心一沉,事情好像正在往着她不能接受的方向在展?顾墨尘……很少这么严肃,并且,她在顾墨尘的眼里,看到了哀色。

    忍不住低头看了一眼剑晨沉睡的脸庞,他在救谁?没救活么?

    和……自己有关?

    看顾墨尘的神情,恐怕这个人还对自己关系菲浅,那么这个人的身份便呼之欲出了!

    突然之间,安安的娇躯猛得一颤,不……不会吧?

    “是,是谁?!”

    她声音颤抖着,目光紧紧地盯着顾墨尘的嘴,生怕从中吐出那三个,她很想听到,但在这时又万般不愿听到的三个字。

    “那里……”

    顾墨尘将手一指,指向姜川离去的方向,一片荒野上,高高坟起的土包显得那么刺眼。

    “那里……埋着一个人……”

    他已经不敢去看安安的脸,索性转过身去,正面对着埋葬安伯天的土包,用尽所有力气,咬牙道:

    “埋着的人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