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七百八十二章 要做什么?
    这个冲他大喊的人,顾墨尘并不认识,所以更加不可能派他去寻找安安。

    更何况……他现在最不想遇到的人,就是安安!

    这个人是谁,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顾墨尘眼中精光爆闪,不用想也可知,这里面定然有着不为人知的阴谋!

    可是,他现下却没有时间去质问眼前这人,因为,在他眼角的视线里,在那个直冲着他跑来,口口声声幸不辱命的丐帮弟子身后不远处,他真的见到了……

    安安!

    这令顾墨尘心下大骇,连忙将视线一转,直往安安那边盯去。

    却见在那丐帮弟子的背后,易容成一副俊俏公子模样的安安带着另一个管家打扮的人,正在飞速往他这边赶来。

    更令顾墨尘眼皮狂跳的是,他视线望去时,正好见到安安纵身一跃,自横亘在当中的那堆土包上跳了过去。

    那可……不是普通的土包,是……

    此时此刻,顾墨尘只觉自己刚刚才调理得七七八八的气血顿时又有了翻涌的架势。

    急忙回头,看了一眼昏迷不醒的剑晨,他更是一个头变得两个大。

    安伯天死了,这事情要怎么给安安说?

    难道告诉她,那个……安安姑娘,你刚才跨过去的土包,其实是……你爹的坟墓?

    安伯天的死直接导致了剑晨的崩溃,直到现在也没有醒来,本想着,等剑晨苏醒后,顾墨尘再好好与他商量一下,怎么用温和的方式……

    温和个屁啊!

    顾墨尘猛一咬牙,别人老爹死了,任你再怎么温和地说,听在安安耳中,都不异于好似睛天霹雳一般,这怎么温和得了?

    可是,为什么要我来面对这么残忍的事情?

    顾墨尘愤恨地想着,目光如刀,直恨不得往那飞奔而来的丐帮弟子身上砍上几刀方可泄恨。

    怎么面对?如此残忍的事情,为什么要自己来面对?

    “顾少侠,剑少侠好些了么?安安小姐来看他啦!”

    姜川将顾墨尘那一脸的纠结愤恨都看在了眼内,心底突地冷笑了一声,面上却不露分毫,反而用一种极为关切的神情高声对顾墨尘叫着。

    一言毕,他的人也停了下来,正好站在顾墨尘的正面,用身体将后面正飞速赶来的安安与玉虚真人挡住,令两人看不到顾墨尘的表情。

    “臭乞丐,你想干嘛?!”

    顾墨尘紧咬着牙齿冷声怒视着眼前这人,拳头握得嘎吱作响。

    姜川的耳朵动了动,却是在注意着安安两人与这边的距离,嘴上却惊讶地道:“顾少侠你是说……剑少侠情况不妙?”

    这话他叫得更加大声,唯恐后面的安安听不到一般。

    “什么?”

    果然,他这声高叫听进安安耳中,顿时令她俏脸大变,倩影一晃,速度登时又增加了不少,几乎拉起一抹残影,身形已然定在顾墨尘身前。

    刷——!

    她的身后,玉虚真人亦步亦趋,显出身形时,正好便在安安五步之内。

    “顾墨尘,傻子他怎么了?”

    竟然真的在这里见到了顾墨尘,安安已经来不及惊讶,一边焦急地向顾墨尘问着,一边目光直往他身后摇摇欲坠的茅草屋子里瞟。

    刚才被顾墨尘一把推倒的草篱笆房门还倒在地上,只凭顾墨尘一人并不能将房门堵得严实,于是,安安一眼便见到了横躺在草屋里的剑晨。

    “傻子!”

    顾墨尘这边还纠结着,安安又是一声惊叫,娇躯一侧,便要绕过顾墨尘往屋里冲。

    这确实也没有拦着的理由,顾墨尘一声暗叹,唯有让到一旁,任由安安冲将进去。

    如刀般凛烈的目光直瞪着姜川,这人到底要做什么,他已经大致有了猜测。

    “谁派你来的?”

    顾墨尘的手已经又按在缺月琉光上,他可不信,姜川将安安带到这里之后,会没有下文,只要姜川一个答不好,他不介意这荒野上再多一具无头之尸。

    嘭——!

    却不想,他方才在让开安安进屋侧了侧身子的功夫,姜川却已作了准备,此刻待他目光望来时,只见草屑飞扬,姜川竟猛然发力,游龙步施展到极致,人却已暴退了五丈有余。

    刷——!

    顾墨尘目光一眯,手中毫不迟疑便是一道雪亮刀光挥了出去,刀光之盛,几乎将这天穹斩出一道缺口,从玉虚真人身侧划过,直追向姜川的身形而去。

    “顾少侠,在下已完成任务,就不久留了,你也不必相送!”

    可惜距离实在太远,姜川那一踏之力也尚未用尽,顾墨尘这一刀到底也只能斩中他的残影。

    声音由近而远,姜川的话语里充满了畅快之意,他仗着游龙步身法之快,一瞬间便已去得远了,竟然毫不迟疑,退得如此决然。

    顾墨尘双目一凝,目光中突然直欲喷出火来。

    他分明见到,姜川在暴退到安伯天那座没有墓碑的坟头时,竟然在坟上用力地踏了一脚。

    死人为大,无论安伯天做过什么,此刻都已化作一捧黄土,姜川那一脚,实在令顾墨尘怒不可遏,禁不住身形大展,就欲直追而去,非得在姜川身上留下几道教训才觉解恨。

    “顾墨尘!”

    却不想身形才动,后面安安当即一声高叫将他喝止。

    暗叹一声,顾墨尘不得不顿住身形。

    他去追姜川,未尝不是抱着逃避的心思,借着姜川的由头,先远离目前这难堪的局面。

    可惜安安叫得太过及时,他就连半步也没有踏出去。

    “傻子他怎么了?”

    还不等顾墨尘回头,安安已然焦急无比地继续追问道:“他为什么会伤得如此之重?”

    顾墨尘沉默半响,终于艰难地回过头去,不敢去看安安易容之后仍显焦急无比的俊俏脸庞,干笑道:

    “如果我说是为了救人……你,信吗?”

    “救谁?”

    安安半坐在地,将剑晨的脑袋枕在她的大腿上,直接追问道。

    “救……”

    顾墨尘紧泯着嘴唇,面色挣扎无比,实在不知应该怎么对安安说。

    “晨儿?”

    “你怎么了?”

    便在这时,却不想从顾墨尘的身旁,玉虚真人诧异的声音突然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