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七百八十章 被忽略的破绽
    “那个……”

    姜川一副很为难的样子,面露迟疑。

    “到底什么事,快说!”

    安安急问道。

    姜川猛一咬牙,跺了跺脚,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才道:“安安小姐,剑少侠他……他……”

    “命在旦夕!”

    闻听此言,安安娇躯一震,惊疑叫道:“命在旦夕?你什么意思,傻子他到底怎么了?”

    姜川长叹一声,道:“剑少侠刚来长安,便遇上了劲敌,并且敌人相当狡猾,使了阴谋诡计来暗算剑少侠,以至于他,功力损耗太过严重,受了不小的内伤,现下仍自昏迷不醒。”

    “功力损耗严重?”

    安安神情一怔,以剑晨现下的武功,还有人能够令他功力损耗严重?

    可正是如此,却让她对姜川的话信了半分。

    毕竟他若是真想诓骗于她,大可不必说出功力损耗这种对于剑晨来说很难出现的情况,只需要说他伤重便可。

    “是什么人干的?”

    安安连问道。

    “这个在下就不是很清楚了,方才那些都是顾少侠对在下说的,或许安安小姐去问顾少侠会比较清楚一些。”

    姜川向安安回了一句,转身却往那荒野中的小屋方向走去,按照刚才所说,他先去叫出顾墨尘,安安确定周围无误之后,再来相见。

    只是,在他向安安道出了剑晨垂危的消息后,安安又怎么可能真的……就只是眼巴巴的看着?

    姜川才走出了十步,在安安看不到的正面,他的嘴角便勾起了一抹冷笑,因为,他已经感觉到,十步之后的地方,安安与玉虚真人两人正紧紧地跟着他。

    来吧……好好看看!

    姜川将一口钢牙死死地咬着,目光望向远处平静立于荒野中的茅草小屋,透射出的,却是一抹即将得报大仇的疯狂快意。

    师父……您老人家泉下有知,便好好看着,看着徒儿怎么为您报此大仇!

    他面容肃然,再不复之前放低姿态的随和模样,已经走到了这里,确实已经不怕安安突然反悔不跟,于是,脚下不由自主越走越快,直想早一点见到即将到来的,令他早一些品尝到复仇的快意。

    心急之下,他龙行虎步,身姿豪迈地飞速往前窜了,不由使出了丐帮在江湖中有名的轻功步法,游龙步。

    这轻功本来以他舵主的身份还不能从丐帮中得传,可姜川却是个例外,因为他的师父乃是丐帮中位高权重的——传功长老!

    眼看着越走越快,安安倒也没有追得很急迫,毕竟那小屋就立在那里,姜川就是走得再快,始终都得在那小屋前停下脚步。

    姜川有句话说得不错,自己与他保持一段距离,确实也可以看清那小屋中出来的到底是谁。

    看那小屋如此之小,一看就是临时草草搭就而成,里面根本藏不了多少人。

    若里面走出来的真是顾墨尘,无论他是好意还是坏心,有玉虚真人在旁,却也无妨。

    正好趁着这个距离,好好理一理姜川带给她的这几个消息。

    正这么想着,却见飞窜在前方的姜川身形突然拔高,像是跳过了什么。

    往他脚下一看,却是广阔的荒野中坟起的一堆小土包。

    看那土包的样子,倒是与乱葬岗中随处可见胡乱堆砌的死人坟堆相差不多,只是比那乱葬岗中的大多数坟头还要不堪,竟然连一块墓碑也没有。

    心中突然对那土包起了想法,安安不由愣了一下,随即好一阵苦笑,不由揉了揉眉心,自嘲自语道:

    “最近是不是真的绷得太紧,随便见到一个土包都能联想到那么老远……”

    回头看了一眼,玉虚真人仍在亦步亦趋地跟着她,那张经过处理之后脸庞并没有什么变化,心中不由放松了少许。

    经过刚才在那小院中的事情,安安已经知道,玉虚真人并不光是被动保护她那么简单,在感受到有针对安安而发的杀气之后,却也会主动出击,将危机消弥在摇篮里。

    所以玉虚真人没有反应,那不正是能说明,现下这片宽广的荒野中,并无任何异样么?

    或许姜川真的只是来为顾墨尘传个口信的吧?

    在这一刻,安安甚至对自己之前向姜川表露出的疑心感到有些愧疚,别人一片好心赶来找她传信,而自己却疑神疑鬼,将好心当成了驴肝肺,自己这么做,实在是有些不……应……

    不对!

    安安心下猛得一惊,突然想到了刚才被她忽略了的一件事情。

    那就是……姜川,他是怎么被玉虚真人发现了行踪的!

    是杀气,是处于混沌中,只有安安的生命安全遭受到威胁时,玉虚真人才会本能作出的防御反应!

    也就是说,刚才若不是姜川躲在小院外时,对安安表露出了杀意的话,玉虚真人是根本不会自行动手的。

    姜川与安安两人素未某面,安安能知道这个人,还是听后来剑晨向他诉说了一些两人分别之后发生的事时,顺带提了一句而已。

    所以她与姜川之间并没有什么过节,更甚者,她还与对方的小帮主交情非浅,那么他的杀气,只能是因为丐帮在洛家发生的惨案所起!

    这么说起来,姜川并不像他自己说的那样,他是郭传宗那一边的人,对于之前丐帮在洛家发生的事情毫不介意。

    他其实是介意的,并且,他还因为这件事,想杀了安安!

    这里,是陷阱!

    想通了此节,安安的神色变了数变,同时更暗恨自己最近的心乱如麻。

    如此大的一个破绽,若是在以往,她根本连姜川后面的话都不会去听,只凭着玉虚真人感知到的姜川潜于暗处的杀气,便已经足够令她想到很多事。

    可是现在,在接连遭遇挫折之下,她竟然变得有些急躁起来,特别是在听到有剑晨的消息时,更是在心底下意识地将一些明显无比的线索自动过滤,就像是头脑发热一般,只愿意往好的方面去想,去做。

    那么姜川带自己来这里,到底……是想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