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七百七十九章 突兀的小屋
    安安与玉虚真人到底还是跟着姜川走了。

    不是因为姜川坦然地那番话令安安就此相信了他,而是此时的安安,实在也是到了无法可想的地步。

    不跟着姜川走,难道把他抓起来严刑拷问么?

    万一对方真的是郭传宗那一边的,这一场误会可就会将郭传宗也牵扯进来。

    现在她们与丐帮之间的关系已经相当恶化,特别是在剑晨杀了丐帮传功长老之后,郭传宗虽然嘴上没说,可若说他心里一点芥蒂也没有,那也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安安不能再在这种敏感的时期,再作出什么令郭传宗不满的事情来。

    如此谨慎,不是因为郭传宗丐帮小帮主的身份,而是他与剑晨两人是出生入死的兄弟,安安不希望因为自己这边再出现的意外,最终导致两人之间出现不可弥补的裂缝。

    而完全不理姜川也不可能,安安现下正是茫无头绪的时候,此时突然出现的姜川无异于是她唯一可寻的突破口,她也根本不可能会放弃。

    所以她宁愿跟着姜川走,若姜川所言属实倒也罢了,若这真是一个陷阱的话,有玉虚真人在侧,安安相信,想要对她不利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可惜,她却没看到,走在前方带路的姜川那张扭曲怨毒的脸庞。

    三人一路穿城而过,从长安城的热闹繁华,一直走到了荒无人烟的郊外。

    这里早已远离长安城,姜川在出城后便沉默了起来,只在安安偶尔询问时才答上一两句,多数时间都埋头走在前方带路。

    他的表现令安安感到一丝不妙,可既然决定了要跟着姜川来,她就断不会中途退却,至多再多放些小心提防这人罢了。

    姜川领着安安与玉虚真人,从长安城出来后,已经往偏离官道的密林中走了许久,算算时辰,差不多已经有半个多时辰,可姜川看起来并没有想要停下来的意思。

    “喂,你到底要带我们去哪里?”

    密林中的路很不好走,四周尽皆枝繁叶茂,若是姜川想在这里设下什么埋伏,实在是再好不过的去处。

    安安停下,不肯再往前走,玉虚真人虽然武功尚在,但人却迷迷糊糊,密林中情况复杂,最需要的临机应变对于现在的玉虚真人来说反而是最缺的,若是真有埋伏,成功的几率自然会大增。

    “就快到了!”

    姜川也停下来,转回头以手指着密林前方,道:“从这里再往前走一点,便可出了林子,顾少侠与剑少侠就在那里。”

    说着,他故意以小碎步的方式往前走了一段,又回过头笑道:“安安小姐若不放心,大可踩着在下的脚印前行,如此便不怕遇上一些并不存在的埋伏。”

    “哼!”

    安安冷哼一声,道:“本姑娘只是走得有些累了而已,谁告诉你我怕了?”

    “如此最好,如此最好……”

    姜川打着哈哈,并没有改变自己的行进方式,仍以小碎步的方式前行,倒不再去管安安会否还跟在他身后。

    又走了一柱香功夫,果然如他所说,这片极大的密林终于走到了尽头,头顶上大片大片的枝叶阴影终于散去,阳光洒了下来,总算令人神情为之一轻。

    密林的尽头……傻子就在那里?

    安安不由一边走,一边极力踮起脚尖往姜川身前望去,可惜,能够望到的,除了树,便只有草而已,半个人影也没见着。

    正要怒咤姜川,却不想他却先了安安一步,回头笑道:

    “安安小姐,顾少侠他们就在那里!”

    他的手又在指向远处,这次遮挡视线的林木少了许多,安安终于可以见到他手指着的是什么。

    密林之外是片荒野,四下里无遮无挡,今日又睛空万里,视线能够看得极远,于是,在姜川手指的最远处,隐隐约约地,安安看到了一间小屋。

    在这种荒郊野地竟然会有一间小屋,这让人感觉很是突兀,可偏偏那里就真的有一间小屋搭在那里,接受着荒野上不时刮过的冷风洗礼。

    “安安小姐莫怪,顾少侠说城中眼线太多,他与剑少侠两人都不适宜在城中久呆,万般无奈下才在这荒郊野外搭了间茅草屋暂且容身。”

    姜川收回手指,对安安笑道。

    “城里眼线太多?”

    安安瞪了他一眼,同样以手指着远处那间小屋,咤道:“你的意思是,把房子搭在这里就不显眼了?”

    “你是把顾墨尘当笨蛋,还是以为我是笨蛋?”

    姜川哈哈笑道:“安安小姐勿怪,顾少侠搭这间屋子是作何考虑,在下实在不知,不过,安安小姐可曾想过,若在下想对小姐不利,又为何不将埋伏设得深一些,就似方才在那密林中的地形一般?”

    安安冷哼了一声,没有搭言。

    他说的不错,若是想要设计埋伏她二人,刚才的密林实在是个很好的选择,何必等到出了密林之后,再来弄个一眼就觉有诈的小屋?

    可是也不尽然,越是危险的地方,人的提防心态便会越强,反而当自觉身处安全之中时,反而会放松警惕。

    姜川如此做,难保不会是想以此反差来令自己放下警惕心理。

    “安安小姐,在下临来前,顾少侠曾对在下说过,以安安小姐的谨慎,恐怕不会轻易相信在下,所以在走到这里后,小姐大可不必再往前走,就让在下过去,将顾少侠请出来便可。”

    他说的这个法子倒是个可行之策,离得这么远,就算当中有什么埋伏陷阱之类,安安也有足够的时间作出相应的反应。

    可是安安却并没有就他的说法给出回应,而是眉头一皱,从姜川的话里听出了另一层意思,不由问道:

    “你一直在提顾墨尘,那么剑晨呢?他既然知道我在长安,就绝不会纹丝不动,任由你来从中传话。”

    “要么,他会跑,要么,他会亲自来长安来寻我才是!”

    闻听此言,姜川突然一声叹息,道:“安安小姐勿怪,在下也是怕小姐担心,所以才隐瞒了一些事情……”

    “什么事?”

    安安目光一凝,娇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