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七百七十八章 想见的人
    扑通——!

    玉虚真人的手一松,那年轻乞丐猝不及防下立足不稳,呼吸又正在迟滞之时,顿时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随即更是直接就那么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捂着脖子喘息不已。

    安安却也不催他,待他呼吸渐渐平稳,才冷然开口道:

    “可以说了。”

    “是!”

    那乞丐连忙又喘了两口,这才一个激灵撑了起来,先用极为忌惮的眼神看了管家模样的玉虚真人一眼之后,便对安安深深拱手一鞠,恭敬道:

    “安安小姐,在下姓姜,单名一个川字……”

    “姜川?”

    安安目光微闪,她有过目不忘,入耳不遗的本事,姜川这个人,她听说过一次。

    那是剑晨与郭传宗离开苗疆前往长安的路上,曾经路过一个城池,更是在那里遇上了明伯,后来又与少林三绝大师等人战了一场。

    “你不是义城郡丐帮分舵的舵主吗?怎么会跑到长安来?”

    安安向这自称姜川的人问道。

    此言一出,倒叫姜川吓了一跳,禁不住眼皮一抖,看着安安的眼神显得极为诧异,干笑道:“安安小姐竟然知道在下,真是叫人……”

    “废话少说!”

    安安直接打断道:“说吧,你要通传什么消息?”

    姜川神情一正,道:“不知安安小姐可认识一位姓顾的少侠?”

    “顾?”

    这次,轮到安安诧异地看了他一眼,沉吟少倾,道:“顾什么?”

    “顾……墨,尘!”

    姜川左右望了望,明知在有那位高手在场的情况下附近不可能再有外人,可他仍然表现得很谨慎,直到自行又确认了一番之后,才对安安一字一顿地说道。

    顾墨尘?

    安安惊讶地看着姜川,想不到从他的口中竟然听到了顾墨尘的名字,据她所知,这两人之间应该并无交集才是。

    “不知安安小姐可认识此人?”

    姜川看着安安微变了变的脸色,已经了然于胸。

    认识?

    安安当然认识顾墨尘,并且当初就在这座小院里,她还曾向剑晨说过,顾墨尘此人极有可疑,最好不要与之走得太近。

    可惜,最后剑晨也没有听从她的劝告,反而因为问傲天救了他一次的关系,还是与顾墨尘一道结了拜。

    还是真心地将此人当作兄弟,甚至连玄冥诀也传给了他,可是结果呢……顾墨尘不仅对剑晨诸多隐瞒,更是在后来剑晨急需帮助的时候离他而去。

    “他在长安?”

    安安问道。

    “是,顾少侠正是在长安,否则,在下又怎么能识得安安小姐如此精妙的易容之术?”

    姜川直接回道。

    他这么说并没有什么破绽,顾墨尘自然是见过安安易容之后的模样的,若不是亲眼所见,他又怎么肯定安安来了长安?

    洛家一役之后,在听闻安禄山大举入侵衡阳的消息后,顾墨尘只是回来通知了一声,便不顾众人,急匆匆地走了。

    安安相信,顾墨尘定然不会是因为害怕安禄山的大军而选择逃跑,那么,为什么在听到安禄山的消息后他会急匆匆地离去?

    自然是想要将这个消息,送达到最急迫需要得到消息的人手中,也就是顾墨尘一直以来效忠的对象手里。

    这个人是谁,从安禄山的身上其实可知一二。

    天下间,与安禄山有着最直接利益冲突的人,只有一个!

    当然,这本是安安自己的猜测而已,可是当姜川在长安向她说出有关顾墨尘的消息的时候,这份猜测便越加接近事实的真相。

    与安禄山有着最直接利益冲突的人也是在长安的,并且,他还是长安城,乃至整个大唐皇朝最有权势的人。

    唐玄宗!

    安安今日理出了许多种刚刚好的巧合,现在却又遇到了一个巧合。

    她正在怀疑顾墨尘有可能是唐玄宗的人,然后便得到了他正在长安的消息,这难道又是一个巧合?

    不可能。

    安安眼中精光一闪,这绝对不是巧合。

    当日顾墨尘走得那么急迫,总不会是想来长安城领略一下国泰民安之盛景吧?

    “顾墨尘,他叫你带什么消息给我?”

    想到这里,安安对一直静待她开口的姜川问道。

    姜川略一低头,道:“顾少侠说……他那里,有一个你想见到的人,若想见他,便随在下去一趟。”

    “我想见的人?”

    安安眉头一皱,她想见的人?她现在想见的只有两个人而已,顾墨尘知道他们其中之一在哪里?

    姜川头埋得更低了些,不令安安看到他因为咬紧牙齿而略有颤动的嘴角,旋即却又抬起头来,面上一派云淡风轻,拱手道:

    “是……剑少侠!”

    傻子?!

    安安神色一变,顾墨尘……知道傻子在哪里?

    他怎么会知道,他明明比他们所有人都要先一步离开洛阳,怎么可能反而他会知道傻子的下落?

    难道之前想的没错,傻子果然来了长安,被先一步回到长安的顾墨尘现?

    “他们在哪里?”

    安安踏上一步,面对面直盯着姜川的眼睛,急问道。

    姜川却又往左右扫了扫,表现得仍然很谨慎的模样,压低声音道:“安安小姐,此处实在不是个说话的地方,顾少侠也一再叮嘱在下,千万要小心行事。”

    “所以……你想去见他们,只管随在下来便可,其他的,请恕在下不便多言!”

    在说这番话的时候,他的眼睛也一直在看着安安,很是坦然地面对着安安那审视般的目光。

    安安确实在审视着他。

    单凭一面之词,实在很难令她相信姜川所说的乃是事实。

    特别是……他那丐帮分舵主的身份。

    现在的丐帮与剑晨早成水火,郭传宗在离开衡阳之后,身上一直带着伤,在前往剑冢的路上并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向丐帮中人传达些什么。

    所以,以姜川现在的立场,他是凭着什么,甘愿在中间替顾墨尘传话,告知安安剑晨的的踪迹?

    “安安小姐……”

    姜川苦笑了一下,似乎猜出了安安所想,顿了顿道:“其实……我是站在小帮主那一边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