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七百七十七章 送上门的突破口
    万药医仙萧莫何。

    初次与其相见时,萧莫何曾经提到过一点他的往事。

    而正是这只言片语中,却也有着不小的疑点。

    先,萧莫何曾言,他在四五十年前突遭剧变,以至于所有至亲均被仇家杀害,而他也在身受重伤之下,万般无奈遁入万药谷,花了十年时间方才养好了一身伤势。

    只是小萧萧只有八岁!

    萧莫何在四五十年前便失去了所有至亲之人,那么,他哪里来的儿子替他生个孙子?

    难不成萧莫何在身负血海深仇的情况下,还有心情去外面收养一个孩子来排解独自在谷中的寂寞不成?

    更何况,剑晨曾经在与她述说苗疆之行时,也顺带道出了他对小萧萧的疑惑之意。

    这孩子,在与剑晨功力相通时,竟然会令剑晨感觉到血脉相连的感觉!

    萧莫何对此的解释骗得了剑晨却骗不过安安,因着雄武城的关系,安安于天下间各门各派的武功均有认识,包括一些隐秘的功法也不例外。

    可她却从来没有听说过,有哪门哪派的武功,会在功力相通时,产生出血脉相连一般的至亲之感。

    所以当时她对此也有着疑惑,可是萧莫何一直以来在他们面前,从来都不是以一个敌人的身份出现,相反还帮了剑晨他们许多。

    于是虽然有着疑惑,但就因为对方是萧莫何,那个曾经帮助过他们的萧莫何,所以对于这份疑惑并没有深究。

    可当一切的线索都指向萧莫何时,安安却不得不开始怀疑萧莫何的一切,他的所做所为,他身边的人,如此种种,皆是疑点。

    到底还是太年轻了一点……

    从头到尾理了一遍之后,安安现,她除了将这些杂乱的线索逐一理顺之外,现下却也什么也做不到。

    没有了雄武城的势力,她与一般的江湖儿女并没什么不同,没有庞大的能量供她来一一验证之前的一些或对或错的猜测。

    而且这些已经生的事情,对于她现下迫切想要找寻的爹爹与剑晨两人,根本一点帮助也没有。

    叹了口气,安安抬头望天,只有找到这两人的其中一个,才能有办法去验证她的一些猜想,可是……他们在哪里?

    回头望望,一身管家打扮的玉虚真人默默站着,看样子仍未能从他自己的那份心魔里走出来。

    如此一个绝强的战力,现在只能当作保护自己的一面盾牌,这其实……很浪费啊!

    看着玉虚真人,安安不禁又叹息了一声,一切终究还是只能靠自己。

    可是……从哪里入手呢?

    她的眉头皱了皱,所能想到唯一可能有些线索的长安城风平浪静,天大地大,她又该去哪里找人?

    或许……

    她眼中精光一闪,想到了一个地方。

    刷——!

    然而就在这时,她的身后突然有劲风大作。

    惊讶回头,倒没有想着去闪躲,因为这劲风本就不是朝她袭来,而是从她身后在疾冲向远处。

    有人!

    她的身后是玉虚真人,陷入心魔中的玉虚真人除了留下一分心神在安安身上,不离她五步之内以外,其余的时候根本不会有所动作。

    安安回头很快,而玉虚真人的动作更快,她转回头后,能见到的却只是一抹早已冲出她五步之外的残影。

    那影子是玉虚真人,他本不应该会主动出击才是!

    咔——!

    还没等安安看清楚,却见玉虚真人化作的那抹残影已停,右手突前,却是扣在一个人的脖子上。

    “别杀他!”

    眼见玉虚真人右手就要力,安安急忙高声阻止。

    她连被玉虚真人扣住的人是谁都没有看清,第一反应便先阻止了他杀人。

    在现如今的情况下,安安不怕遇到什么突情况,可却怕一直这么风平浪静地令她找不出头绪。

    现在有人在暗处准备偷袭,正好可以用来作为一个突破口,从中现一些线索。

    玉虚真人的手停了下来,只是牢牢扣在那人的咽喉处,却没有了下一步动作。

    对于安安的话,除了一些核心的问题之外,无关轻重的小事他倒也能听进去一二。

    松了口气,安安走上前去,仔细打量了一番被玉虚真人扣住的人,却现自己并不认识此人。

    不过,从那人一身的破烂补丁衣服上,倒也能看出此人的身份。

    丐帮弟子!

    走到玉虚真人旁边,安安紧紧盯着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丐帮弟子,冷声问道:“你是谁,为什么想杀我?”

    玉虚真人的突然动,距离又是在五步之外,这足以能够令安安知道一些东西。

    若不是这人躲在暗处想要偷袭于她,而身上散出的杀气被玉虚真人敏锐地感觉到,他又怎么会在安安没有危险的时候突然出手?

    “咳,咳咳!”

    这丐帮弟子衣衫褴褛满面油污,看面相却很年轻,约摸不到三十的年纪,只是此刻一张油污的脸上早被玉虚真人卡得通红,不停地奋力挣扎咳嗽着。

    听到安安的提问,他极力张了张嘴,挣扎道:“安安小姐说笑了,在下怎么会想杀你,在下是来……咳咳,是来向安安小姐通传消息的!”

    “通传消息?”

    安安冷笑了一下,道:“丐帮?向我通传消息?你认识我?”

    她现在可是化妆成俊俏公子的模样,这乞丐却一口一个安安小姐,这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在洛家之役后,恐怕除了郭传宗以外,丐帮上下对于剑晨等人早已恨之入骨,这乞丐见到她,身上散出杀气倒也不奇怪,可通传消息……

    就有些奇怪了!

    “安安小姐,你能不能,咳咳……能不能让这位前辈……咳咳咳!”

    那乞丐涨红了脸,双眼已经有了往上翻的架势,玉虚真人在无意识状态下使出的力道只怕不小,虽然没有一把捏死他,但呼吸困难自是在所难免的。

    “放开他。”

    安安对玉虚真人说道。

    有外人在场,她对玉虚真人说话自然不便再加上真人二字,直接以命令的口吻对玉虚真人说话,倒也很符合现下玉虚真人改扮的这副管家模样。

    在敌我不明的情况下,虽然不知道对方了解她多少事情,但少暴露一点,谨慎一些总是好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