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七百七十五章 令人心寒的线索
    一滴冷汗从安安光洁的额角滑落。≈

    站在这座破败的小院里,失去了所有外力相助,又断了所有线索之后,反而令她静下心来,想清楚了许多事。

    阴谋!

    打从一开始,剑晨就陷入了一场阴谋之中。

    这是一个连环之计,生生将剑晨这个初出茅庐的菜鸟,变成了如今人见人恨的杀人魔头!

    可是……这又是为什么呢?如此做,又会令谁得到好处?

    萧莫何吗?

    是因为他,剑晨才会去找上少林等大派,最后变成了武林公敌般的存在。

    可是……

    若说萧莫何提出的三个要求是一个导火索的话……那么令花想蓉受伤,最后借由自己的口让剑晨去往万药谷的唐门,是不是也更有着可疑?

    还是不对!

    安安觉得自己就快疯了,她的思维越走越远,每当快理出一个头绪时,却又现,又有更多的线头等着她去整理。

    让花想蓉受伤的,是唐门埋伏在洛家的唐子昱,可是,将剑晨提早一步带去洛家密室中的,却又是水月府的尹修月。

    若不是尹修月提早将剑晨丢在了洛家密室中,那么当时自己与花想蓉还有管平三人就可以在剑晨踏入洛家之前与之会合。

    那么,自己就不会大耗心血,为剑晨解开密室里的阵法。

    完好状态下,安安相信以自己的见识,提早一步阻止唐子昱动柳絮天涯的话,剑晨就不会突然处于危险之中,而花想蓉自然也就不会以身相替,最后落了个生命垂危的下场。

    从这个方面来看,引这一场祸事的,是尹修月?

    不,这个源头还要更加提前。

    安安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抹倩影——花想蓉!

    引了这一系列后果的人是剑晨,可纠其本源,另一个人却更加不容忽视。

    花想蓉,若不是她身受重伤的话,剑晨根本就不可能踏足万药谷,自然也就不会接受萧莫何提出的三个要求,进而沦落到如今这步田地。

    在辰州时,花想蓉因为受到赤焰门舵主石元龙之子石玉轩的逼婚,迫于无奈之下,她摆下比武招亲擂台,却又被石玉轩打上门来破坏。

    这一切正好被路经此地的剑晨与安安看到,于是,当时还有一副侠义心肠的剑晨出于义愤,上台教训了石玉轩这个纨绔子弟,也由此,花想蓉以报恩为由,一直纠缠在剑晨左右。

    当时看来,这一切是那么的顺理成章,花想蓉跟在剑晨身边,虽然安安很不舒服,但也不能说些什么,只能深恨剑晨多管闲事,惹下了这个包袱罢了。

    可是现在想来,这其中……难道又没有什么可疑之处?

    花想蓉,初见时,她表面上只是一个市井商人之女,虽然练了一些武功,但根本无法与赤焰门这等江湖大派相抗。

    可是!

    她却又是无双阁的弟子,更是司徒无双亲口承认的,下一任无双阁的阁主,花无双!

    以花家的势力或许敌不过赤焰门,但若是换作无双阁,赤焰门就断不会因为一个舵主之子,而去得罪花想蓉。

    所以其实花想蓉很安全,根本不需要剑晨搭救……

    还有,花家!

    花家明面上只是浮于辰州城中的一个商贾世家,可背地里的身份,却又是鬼兵域中,天下财神那一支所属的势力。

    无论是花想蓉,还是花承禄,都不是会惧怕赤焰门的人。

    那么比武招亲那一出戏,是演给谁看的?

    又是谁,让花想蓉以这个借口,跟在了剑晨身边?

    安安的冷汗一颗一颗自额头上浸出,已然将她的衣襟打湿。

    这一切的源头,真正的源头,竟然是从花想蓉而起?

    她……不顾自己的性命,也要促成现下的一切?

    她是谁,她到底想做什么,或者,在她的背后,到底还有着什么人,在逼迫着她这么做?

    无双阁?萍飞燕?

    安安揉着眉心的手突然一顿,想到了这个早已被人遗忘的名字。

    萍飞燕,百年前稳坐天梯前三位置的级高手,传闻其本出于无痕阁,后来因资质太差,受尽阁中弟子嘲笑讽刺,也因此,她在心灰意冷之下退出无痕阁,只想找寻一处名山大川了此残生。

    却不想,在凤栖山上偶遇凤凰,更因此神鸟的神态动作,创出了一套在当时罕逢敌手的凤舞九变功法。

    当然,这只是传闻,萍飞燕当日是否真的遇上了世所不见的神鸟凤凰恐怕只有她自己才知道,不过,凤舞九变却是真的。

    通过雄武城,安安甚至还知道,当年萍飞燕武功大进后,并没有回到无痕阁,而是又自创了一名为无双阁的神秘势力。

    百年已过,无痕阁早已势微,但无双阁的名头,即使是现在,每每被人提起时,还总会令人谈之色变。

    记得剑晨曾经与她说过,石元龙这位赤焰门的分舵舵主,竟然会凤舞九变的部分功法。

    后来她更查出,石元龙这人本就是无双阁主司徒无双派往赤焰门的卧底,意欲为何她不知道,但石元龙最后被剑晨所杀,却令无双阁的计划因此被破。

    是因为这样,无双阁才在暗中布下此连环计?

    不,不对!

    安安眼中精光大闪,花想蓉缠上剑晨,那是在石元龙被杀之前的事情,而且,一个是无双阁派出的卧底,而另一个,却又是无双阁唯一的,下一任阁主的继承人,这两人本就同属一派!

    花想蓉……是无双阁派去剑晨身边的,为了让剑晨对花想蓉放下戒心,无双阁甚至还不惜动用安插在赤焰门中的石元龙,来给剑晨制造一些额外的麻烦,令他与花想蓉建立起生死之情。

    这么想,便说得通了!

    安安轻轻跺了跺脚,银牙咬得死死的,想通了此节,她突然感觉自己像个傻瓜。

    曾经她还对花想蓉抱有一份同情与怜悯,甚至在某一个时候,还曾想过干脆自己退出,成全她与剑晨两人。

    现在想想,自己向来自诩聪明伶俐,结果早便被人戏耍于股掌之间。

    萍飞燕成名于百年前,若以她当时的年龄来看,时至今日也不过一百三十四岁,如此高龄对于一般人来说几乎不可奢求,但对于一些功力浑厚的高手来说,却又并非不可达到的事情。

    那么……老不死的,你在暗中到底想搞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