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七百七十二章 先下手为强
    “行了,现在说说吧,你是怎么控制住他的?”

    萧莫何冷笑着,残忍地用左手拧了拧匕,靳冲立时只觉被刺入的背门上有撕裂般的疼痛传来,即使他再怎么拼命隐忍,也终于变了脸色。

    嘴巴不由自主地大张到极致,可抵制背后的疼痛实在已经耗尽了他全部的力气,此时此刻,竟然就连张口痛呼也做不到,大张到极致的嘴巴里只有嗬嗬嗬的剧烈呼吸声。

    鲜血早将他的一口钢牙染得通红,随着拉风箱一般的呼吸,不断有血沫从口中喷了出来。

    倒惹得小萧萧鼻头耸动,越来越强烈的血腥味不断刺激着他的感官,却又找不到原由,令他越来越暴躁。

    “我说过,萧莫何……你,咳咳……”

    靳冲一边咳着血,一边竭力道:“……不,不要把天下人都当成傻子!”

    萧莫何左手略松了松,冷道:“机会给了你,切莫再说废话,否则……”

    “呵呵,呵呵呵!”

    靳冲喘过一口气,冷笑连连,道:“师父他文才武略样样精通,当日与邪手追魂暗中潜入万药谷,趁你不备查探过曦儿的情况,于是对于你下在他身上的封印,已有了全面的了解。”

    “可惜,了解是一回事,可替他解除这份封印又是另外一回事,若是提早五年现曦儿的话,师父还有着把握可以替曦儿解封,而当时却已经不行,若是强行将曦儿带走,没了你的秘法之助,他过不了多久就得血冲脑域而亡。”

    “所以……”

    靳冲咳出一口血,才续道:“所以他们只得按兵不动,以免打草惊了你这条毒蛇。”

    “回去剑冢后,师父便开始了着力研究破解之法……”

    “他想到了?”

    萧莫何目光一闪,极之不愿相信,可事实摆在眼前,却又令他不得不信。

    自己苦心钻研了十三年才有如今的成果,可洛厉天竟然只是花了几个月的功夫,就可以找到破解之法?

    明知事实就摆在眼前,可这又令他……怎么可能去相信?

    “不敢相信吧?”

    靳冲冷笑不已,萧莫何的反应令他大感畅快,不由又道:“我师父的惊才绝艳又岂是你能望其项背?”

    咔——!

    匕再度深入靳冲背后,几乎已经碰到了他的脊骨,冰冷的刀尖磨擦着骨头,若不是萧莫何的右手还捏在他脖子上,差点令靳冲一头栽倒在地。

    “我说过,别说废话!”

    萧莫何冷冰冰的声音透着彻骨的森寒,在靳冲的耳边尖锐厉啸。

    心中一直得意的东西竟然早被人践踏在脚底下,这令萧莫何一时之间心神失控,直将制在手下的靳冲当成了洛厉天,恨不得狠狠一匕捅将进去。

    “其实很简单……”

    靳冲咬牙道:“你们一直以掌握了几分玄冥之三为傲,可却别忘了,剑冢,才是真正拥有整套玄冥诀的地方!”

    “剑冢……拥有整套玄冥诀?”

    萧莫何神情一怔,目光闪烁不定,陡然断喝道:“不可能!”

    “洛厉天那老头有几斤几两我会不知道?他怎么可能有完整的玄冥诀?”

    靳冲目光微闪,深深看了面前小萧萧,也就是洛曦一眼,冷笑道:“告诉你也无妨,你听好了,剑冢传承千年的真银圣剑,逐风……”

    “……其实是,真正的沥血剑!”

    “沥……血剑?!”

    萧莫何双目中精光大盛,逐风剑竟然是沥血剑?

    此言一出,突然之间,他明白了为何洛厉天会那么容易便找出破解他封印小萧萧的方法。

    “原来……如此?”

    靳冲的这个消息,令他心中震惊非常,沥血剑他并不是没见过,可是却没想到,那薄如蝉翼,银光闪闪的真银剑,竟然会是真正的沥血剑?

    是了!

    他目光顿闪,立时想到了一事。

    当日在衡阳洛家,自己被剑晨与郭怒两人联手轰破了面具,以至于只得暂时退走,可是,之后在暗中观察时,他却也曾见到剑晨手持逐风剑大杀特杀的场景。

    那时……萧莫何眉头大皱,回想起当日所见。

    由于离得较远,他只是见到水月仙子似乎在逐风剑上抹了什么,之后那银光闪闪的逐风剑便变得血光泛滥,当时,他以为是尹修月在剑上施加了什么水月府的秘法,原来不是!

    原来……她当时是在激活逐风剑!

    那么说来……

    回想了一下当时剑晨手持逐风剑时的威能,果然有沥血剑的气息在内!

    “你以为剑冢只有一柄沥血剑是么?”

    靳冲轻笑着,只要能够打击到萧莫何,他并不介意多让其知道一些东西,目光一撇,道:“剑冢有的,可不光是那柄影剑而已,逐风才是真正的沥血剑,而白震天从郭怒身上夺得的以身炼剑功力,原本就是剑冢祖师从逐风剑上所得。”

    “所以……你处心积虑让白震天前来为曦儿激活封印,无非就是想借助以身炼剑的血腥气息罢了,可惜,除了白震天以外,剑冢里却也有可以激活曦儿的东西。”

    萧莫何的视线一转,明明他看不到靳冲的神情,可也在同一时间往他在看的相同地方望去。

    那里,靳冲脱手丢弃的沥血剑正静静地躺在地上,散着微弱的血光。

    “你就是用这柄剑先我一步激活了小萧萧?”

    靳冲已经说到这个地步,萧莫何哪还能不明白问题出在哪里。

    “不错!”

    靳冲泛着鲜血的嘴角勾了勾,冷笑道:“从师父的手札里得知了真相之后,我便马不停蹄赶来了万药谷,本想着碰碰运气,谁曾想……”

    他嘲弄道:“你自以为万药谷隐匿非常,入谷的黑雕又被你撤走,将曦儿安顿在谷中定是万无一失的事情,却不想……”

    “当日师父与邪手追魂入谷之后,为了方便行事,早将你那出谷的秘道进行了改造,令我有方法可以从外面直接轻松入谷。”

    “有了这条秘道,我在这小院中找到了沉睡不醒的曦儿,便用师父留下的方法,以沥血剑将他唤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