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七百六十九章 小萧萧的身份
    靳冲的冷汗自额角滑下。天籁小说

    不是因为抵在命门上的匕有多锋利,而是萧莫何的声音……

    那是冰冷到了极致的声音。

    被靳冲夺取了苦恼经营的果实,萧莫何的声音里没有愤怒,没有失落,有的,只是令靳冲不寒而栗的,仿佛来自于九幽之狱的冰寒之音。

    怎么回事?

    靳冲苦笑,他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只不过可惜,因为刚才小萧萧带给他的震撼,错失了一举拿下萧莫何的最佳良机,反而还被其趁虚而入。

    “说!”

    背后,萧莫何并没有给靳冲过多思考的时间,匕往前送了送,同样冰冷的刀尖刺入了靳冲背门半寸,被冷风一吹,靳冲直感背后一片冰冷的湿润,想也不用想,那……是血。

    一点血腥味随着冷风飘散,令小萧萧的鼻头耸动了一下,血红双目中透射出一抹疑惑,但在看向靳冲后,特别是看到靳冲咽喉上那不停颤抖的手掌后,他的身躯却始终没有动上一动。

    不说,会死。

    萧莫何用他的行动表明了态度。

    这令靳冲的面色也慢慢变得冷漠起来。

    死,他并不怕,能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万药谷,他就没有抱着还能活着走出去的念头。

    可是,他却不能让萧莫何好过。

    这个人在暗处害死了自己的师父,就算不能杀了他,至少也要让他不那么好过!

    夺取小萧萧是意外为之,也在无意中破坏了萧莫何的计划,这令靳冲很兴奋,只要一想到萧莫何在面对突然叛变的小萧萧时会有着怎样暴跳如雷的心情,他就感到兴奋。

    可惜,因为自己的一时大意,并不能因此而一举消灭萧莫何,反而被他从背后制住,这令靳冲的兴奋感大减。

    本来……他是能做得更好的。

    不能一举消灭萧莫何,这很可惜,那么,自己是不是可以在临死前,再给萧莫何心中添点堵?

    只要是萧莫何不高兴的,那么他靳冲,就高兴!

    所以,告诉他实情也没什么。

    靳冲冷笑着,没有让萧莫何等太久,开口道:“很想知道么?告诉你也无妨。”

    “那是因为……你的自大!”

    自大?

    萧莫何捏在他咽喉上的手微微顿了一下,随即颤抖得却更加剧烈了不少。

    “你自以为智计无双,以我师弟作棋,以至于断剑联盟杀上剑冢,害得我师父命丧黄泉,后来更是利用这个消息,利用我急于为师报仇的心,哄骗我与天下剑门为敌。”

    说到这里,靳冲的面色满是杀气,突得又冷笑道:

    “你以为我真是傻子?凭着半卷玄冥诀,就要让我完全相信你说的话?”

    “诚然,从最开始的时候,你对我的警惕性并没有放松,可是当我真的按照你的愿望,先去霸剑山庄找了师弟,又在江湖中四处屠杀断剑联盟之人时,你对我的那份警惕性便越来越低。”

    萧莫何隐在他身后,嘴巴张了张,却没有出任何声音。

    “可惜你怎么也想不到,我虽然是在杀人,可是所选择的路线,却是在越来越往你的监视范围外走。”

    “别忘了,我可是有着十三年躲避追踪经验的人。”

    感受到咽喉上属于萧莫何的手掌慢慢变得湿润,靳冲更加冷笑连连,道:“论武功我不及你,可论及隐藏行踪躲避仇家追杀的经验,十个你也比不上我!”

    这话说得很是傲然,可萧莫何却根本无法反驳。

    一个躲避仇家追杀十三年仍能活在世上的人,并且还能一边隐藏踪迹,一边竭力提升自己修为的人,从这方面来说,萧莫何确实自叹不如。

    “然后呢?”

    他极力稳定住心神,撇了一眼站在一旁无所适从,怒吼连连的小萧萧,一丝懊悔开始爬上了他的心头。

    “然后……”

    靳冲的面容越加得意,冷笑道:“然后,我最后一次杀人,是在衡阳郊外。”

    “衡阳?”

    萧莫何的目光一厉,靳冲曾经在衡阳出现,这他是知道的。

    当日白震天聚集断剑联盟之人,正好就是在衡阳郊外的小湖边,并且,那****来得晚了些,还引起了断剑联盟众人的不满。

    对此白震天给出的解释是,在他从邵阳前来衡阳的途中,收到了清风剑派全派被灭的消息,因为要赶去查看,所以才耽误了时间。

    按靳冲现在的说法,当日屠灭清风剑派的,正是他?

    “那又如何?”

    萧莫何问道。

    靳冲道:“杀清风剑派,一方面他们确实参与了剑冢一役,而另一方面,衡阳离这里极远,我在衡阳杀人,便可以更进一步将你放在我身边监视的钉子分散,可是,我却在那里见到了白震天。”

    “白震天?”

    萧莫何目光一闪,不由望向了竹屋内生死不知的白震天。

    “不错,就是白震天。”

    靳冲冷笑道:“追杀了我十三年的人中,就数白焰剑派最为积极,一直死咬着我不放,可是后来,当师弟下山后,白震天反而对我的追踪并不那么热切了,所以想也想得到,定然是有着比夺取我身上的玄冥诀更加令他在意的事情在生。”

    “于是在清风剑派现白震天后,我怎么可能对他毫不在意?然后,在暗中跟踪他到了衡阳城外的小湖边后,我便知道了他的目的。”

    “甚至还在那里见到了易过容的师弟。”

    靳冲回忆起当日所见的一切,目中划过一抹精光,道:“当时,衡阳城外有师弟,而城内洛家之中,据白震天所说,还有郭怒。”

    “师弟,郭怒,这两个人不光是白震天很在意,并且你萧莫何,不,当时应该还叫你青鬼王才对,也对这两人很在意。”

    “那么,既然得知了郭怒的行踪,你就必然也会出现在衡阳,这是我的一个机会。”

    靳冲沉声道:“一个可以令我暂时脱离你的监控,可以在暗中作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的机会!”

    “你既然在衡阳,就肯定会第一时间得知我也在衡阳附近杀人的消息,于是自然而然的,你便会以为我也在那附近。”

    “趁着这个机会,我千里奔袭,先赶回了剑冢,在那里找到了师父的遗物手札,从中得知一些令我极为震惊的事情后,便马不停蹄又赶到了万药谷。”

    “他,你所谓的小萧萧,其实是……”

    靳冲看着小萧萧,目中悲哀之色大起,沉声道:“我师弟剑晨的同胞兄弟……洛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