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七百六十四章 苏醒
    “啊——!”

    竹屋内,白震天痛苦地蜷曲着身体,双手抱着脑袋,面容挣扎扭曲不已。天『『籁小说Ww』W.』⒉

    “青鬼王,你这个败类!”

    深入骨髓的痛苦竟然令他在血腥之气的强烈浸蚀下恢复了半分神智,也突然令他清醒到了青鬼王的意图。

    对于白震天的狂吼,萧莫何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倒是靳冲,面色突然一怔,目光不由自主地往萧莫何的身上瞟了瞟。

    “很不可思议是不是?”

    感受到他的目光,萧莫何笑了笑,淡然道:“吃了沥血丸,怎么可能还有神智大喊大叫,你在疑惑这个是不是?”

    靳冲没有说话,可他紧泯的嘴唇已经很明白地告诉了萧莫何,他所在疑惑的,正是此事。

    变成毒尸,严格来说,这个人除了还保有人的一些基本动能之外,实际上从心智上来说,已经可以算是个死人。

    死人,是不会说话,也没有自己思想的。

    可听白震天的那一声怒吼,分明就还保有着神智,这与靳冲暗中调查的毒尸之事并不相符,所以他有此疑惑。

    “告诉你也没什么。”

    萧莫何潇洒地一摆袖袍,面带得色道:“五毒教历经几代而成的毒尸秘术其实根本就是玄冥之三的变种而已。”

    “为什么一粒沥血丸就能让人变成毒尸?”

    他微微侧头淡看了一眼靳冲,像是自语,又似在询问,却也没让靳冲等太久,心底的那抹兴奋感令他在即将功成的此刻很想有人能够分享到他的得意,笑道:

    “那是因为沥血丸能够在瞬间爆出出人体承受极限的血腥之气,这些血腥之气入体,不仅能彻底强化改造一个人的肉身,副作用就更是巨大,可以在一瞬间冲毁这里。”

    说着,他轻点了点自己的脑袋,又指着白震天道:“本来,他也应该是如此,只不过……”

    “只不过!”

    靳冲恍然接口道:“只不过,白震天体内所有被沥血丸激的血气,都被那个人吸收了!”

    萧莫何面带得意笑容地看了他一眼,赞许道:“你还不算太笨。”

    “那白震天会怎样?”

    靳冲问道。

    “他?”

    萧莫何耸了耸肩,笑道:“谁关心?”

    “青鬼王!你,你……啊——!”

    白震天将头死死抵在地上,任由一波一波自他体内狂涌的血气被床上那人疯狂吞吸,几乎感觉自己的三魂七魄都在被慢慢拉出体外,这份痛苦实不足为外人道。

    “……你,不,得,好,死!”

    牙齿早已在口中被咬得烂碎,混合着血水,稀稀拉拉地掉落一地,而怨毒到极点的声音,也随着碎牙与血水颤抖着传入萧莫何的耳中。

    “其实……你可以叫我萧医仙。”

    萧莫何轻轻这么说着,眼底里流露出的竟是一种缅怀,随即,他不再注意白震天,而将视线转移到床上。

    那里,床上那人的颤抖已然越加剧烈,盖在薄被下的身躯在猛然颤抖间,竟然响起了一连串噼里啪啦清脆的爆响。

    萧莫何的双眼陡然睁大,一团爆散的精光夺人眼眸。

    他与靳冲两人都现,随着那爆鸣的响起,被薄被盖住的身躯,竟然有了某种匪夷所思的变化。

    白震天曾经仔细;观察过这个沉睡不醒的人,除了现他的长相与剑晨别无二致之外,还注意到,那盖在薄被下的身躯很短。

    如果不是这人曾经被人拦腰斩断了双腿,那么,他应该很矮才是。

    如果不看脸的话,任谁第一眼看到睡在床上的这人,都会以为会是个小小的孩童。

    可是现在……

    随着那一连串的爆鸣响起,薄被下那小小的身躯,竟然在……放大!

    每一声响传来,那身躯颤抖间便会变大一分。

    初时,靳冲甚至以为是自己看花了眼,可是当这爆鸣接连不断响起时,那身躯已然放大了无数。

    本来足以完全覆盖住那人身躯的薄被慢慢被掀起,甚至在被子的末端,有如正常成年人一般大小的脚指露了出来。

    “好,好,好!”

    觉到这份变化,萧莫何身躯激动地颤抖着,一连大叫了三个好字,爆散的精光在他眼里久久不散,情难自禁下,甚至又往前迈了一步。

    轰轰轰——!

    这一步已迈进了竹屋内,床上那人在不断变大的同时,身体下意识狂涌的暴虐气息却并未停止,顿时像是现了目标,直往萧莫何的身上一**撞来。

    可与先前不同,萧莫何却并未像刚才还是青鬼王那时一样,被这狂猛的暴虐气息撞飞,而是如山岳般傲然而立,任由暴虐的气息将他的一身青衫撞得越加残破。

    落在后面,靳冲的目光突然一闪。

    萧莫何此时很明显已经因为床上那所谓的级兵器即将成型而变得激动癫狂。

    那他是不是可以……

    脑袋微微一偏,目光落向不远处刚才失手跌落的沥血剑。

    此时此刻,若是……

    靳冲的手指微微一动,身躯不由自主地往沥血剑的方向微斜了斜。

    “我劝你还是不要乱动的好,如此盛景,有的人可能一辈子都看不到一次,错过了,你不觉得可惜吗?”

    却不想,几乎就在他心念才起的当口,萧莫何冷漠淡然的声音便从寻隙停猛撞的暴虐气息中传入靳冲耳中。

    顿时令他身躯一僵。

    咔咔咔咔咔咔咔——!

    正在这时,竹屋内突然又有了新的动静,不禁令两人将注意力又放回了屋内。

    却见……

    床榻上,那一直在沉睡的人,缓缓地,以一顿一顿的动作,慢慢撑起了身子。

    靳冲的双目狠狠地一缩。

    慢慢坐起来的那人,虽然仍紧紧闭着眼睛,可那副面相,除了浑身上下散出的气息不尽相同之外,当真与他的师弟剑晨,一模一样!

    咔咔咔——!

    机械式的脆响仍在继续,床上那与剑晨长得一样的人也越坐越直,薄被滑下,露出他一身没有穿上衣的,精壮到满身肌肉如同刀削斧凿一般的上半身。

    然后,一道刺目的血光突然自他紧闭的双目中透射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