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七百六十三章 超级兵器
    “你还会顾念他怎么想吗?”

    靳冲梗着脖子冷哼道:“你若真的顾及于他,又怎么会如此对他?”

    “那是我与他之间的事,还轮不到你这个小辈插手!”

    萧莫何冷冷一哼,厉道:“看来你是不准备交出来了,那其实也没什么,只不过你的命……”

    “也就到此为止了!”

    说着,青幽的雷霆陡然大闪,便连他的一双冷目中也尽是雷霆猛涨,铁钳一般的右掌就待狠狠握下。天籁小说

    “哈哈哈哈!”

    正在这时,性命危在一旦的靳冲竟然放声狂笑,笑声震天,直令他一张铁青色将死的脸庞涨得通红。

    萧莫何的右手微顿,冷冷盯着他,直到靳冲的笑声稍歇,才冷笑道:“笑够了?”

    “要不要再笑会?这可能是你这辈子最后一次笑得这么畅快了。”

    “不用了。”

    靳冲笑得几乎连眼泪也滑出眼眶,他嘲弄地看着萧莫何,道:“我可不认为我的这辈子就这么完了。”

    “哦?”

    萧莫何眉毛一挑,冷笑道:“这么说,你刚才一直是在拖延时间?”

    “我倒想看看,在这种时候,还有谁,可以保住你的一条命。”

    靳冲笑笑,被萧莫何吊在半空,本应很狼狈的他竟然显得很惬意,冷冷地道:“你不是猜出来了吗?不错,我是在拖延时间,而我所等的,其实与你一直在等的,是同一件事。”

    同一件事?

    萧莫何的眉头微皱了皱,他之所以有心情与靳冲说这么多,确实是因为他在等,等着……

    竹屋内!

    可是,靳冲刚才突然出现,一直在做的事情,就是想阻止他撺掇白震天唤醒床上那位长相酷似剑晨之人,可惜却晚了一步,当他出言喝止白震天时,那粒沥血丸已经先了靳冲一步,被白震天一口吞入了肚中。

    所以,萧莫何在等的便是白震天消化掉沥血丸的药效,那么,只要白震天开始变为一具毒尸,就已经不再需要他以输功的方式来唤醒床上沉睡那人。

    变成毒尸时那陡然爆的绝强血腥之气便已经足以将床上之人震醒!

    算算时间,白震天消化药力的时间已经差不多,这倒是与靳冲放声狂笑的时间相差不多。

    可是那又如何?

    床上的,是他萧莫何一直想要唤醒的人,为了这一刻,他实在已经等了太久,并且他也有着自信,有之前的准备打底,待床上那人醒来后,他必然有办法可以令其听命于他。

    靳冲?

    他又在等什么?

    “吼————!”

    仿佛为了印证靳冲所说的话,当他笑声停歇后,竹屋内正好爆起了一声恐怖的怒吼!

    来了!

    两双眼睛在同一时间精光大闪。

    萧莫何与靳冲,竟然在同一时刻身躯一震,面上流露出的竟是一模一样的兴奋与期待。

    白震天!

    在禁受不住体内的渴求,白震天猛然吞下萧莫何抛来的一粒沥血丸后,便一直静立不动,即使靳冲随后便到,他也没有半点反应。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陡然爆出了一声嚎叫!

    血,浓郁得化也化不开的血腥之气自他的体内狂涌而出,与安伯天转变成毒尸时一样,根本不受控制的血气瞬间弥漫了整间并不大的竹屋。

    “也罢,既然你也在等,那就一起看看吧!”

    这一刹那,萧莫何的心情突然变得大好,即使不用回头,他也能感觉到无尽的血腥气息在汹涌逸散。

    够了!

    扑通——!

    他的右手一松,靳冲直接没了钳制,身躯直直掉落在地上。

    他说到做到,多年的谋划终于有了结果,心情大好之下,却也不怕靳冲翻了天去,况且,这份隐忍压抑了许久的心情也需要有人能够与他一起分享。

    就算,这个人对他抱有敌意也没有关系!

    两人不再说话,目光全都从对方身上移开,死死地,怀着紧张与激动,望向竹屋之内。

    白震天双手抱着脑袋,正在不停哀嚎,一圈一圈的血腥之气根本不受他的控制,在奋力往体外狂涌着。

    然而白震天现下是什么情况,却根本不在两人的关注范围之内,他们在意的,正是这些没有意识涌出的血气。

    既然没有意识,那么血气的狂涌就应该也是无意识的四下散乱飘逸才是,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

    只见白震天体内不管涌出多少血气,这些气息在一离开他的身体后,便只往一个方向飘去。

    这个方向,是竹屋中唯一的一张小床,而那张床上,躺着一个身躯很小,面容却极似剑晨的神秘人。

    他在……吸收着这些血气!

    一现这点,萧莫何的面上顿时流露出一抹狂喜。

    在胁迫白震天一同来万药谷时,他本就做了两手方案。

    第一,若白震天按照他的计划,真的将那人唤醒却罢了,若是他不愿,萧莫何也有着第二个方案。

    那就是用白震天在不知情下根本无法拒绝的沥血丸作饵,只要他在竹屋内的床边吃下沥血丸,他体内吸收自郭怒的不稳定以身炼剑功力便会因为沥血丸的关系而产生强大的过激反应。

    这个反应已经出现,也是萧莫何想要的结果,如此血腥之气根本不比剑晨当日在洛家屠杀的那上千断剑联盟后暴散出的血气为少,甚至还要更多。

    有了这些血气,只要床上那人因为同源的气息而对此有所吸收,那么,即使白震天不去唤醒他,他也可以凭着这些气息而逐渐苏醒。

    靳冲同样现了这点,可与萧莫何不同的是,他的面色在这时却变得黯淡了几分,甚至还莫名地叹了口气,一抹悲哀流露在眼底。

    狂喜中的萧莫何却也没有放开对靳冲的气机锁定,感受到他情绪的变化,不由回头看了他一眼,冷笑道:

    “叹什么气呢?这不是刚才你说,你也一直在等待的事情吗?”

    靳冲的目光一直望向竹屋内,对于萧莫何的调侃根本理也不理,可是他的神情却变得越来越哀叹。

    “好好看看吧,这是我穷尽一生心血,终于完成的……”

    萧莫何看着床上那人的身躯慢慢有了颤动的趋势,立时自面上划过一抹笑容,得意又癫狂,高声叫道:

    “级……兵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