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七百六十一章 身份
    咔咔咔——!

    三道血红剑光在雷光电蛇死死绞死,终于在冲至青鬼王身前不足一尺时,仿若冰块一般被绞灭地寸寸碎裂。

    “你来了?”

    抹除了剑光,青鬼王就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甚至还有空拍了拍手上并不存在的灰尘,这才淡笑着,像与老朋友打着招呼。

    “哼!”

    回答他的,是一声冷哼,还有……

    刷刷刷刷——!

    三剑被破,又有四道血红剑光拔地而起,将地面上割裂出四道深深的痕迹,从下路疾攻向青鬼王的双腿。

    “有用吗?”

    青鬼王那难听的声音仍在轻笑,浑不在意这剑光的凌厉,没有再出掌,而是右腿重重地往地上一跺!

    轰——!

    泥土翻飞,自他脚尖处,一条青色雷电恶龙突然破土而出,龙身扭曲着,大口一张,猛然疾冲而出。

    咔咔咔咔——!

    四道看起来威力无穷的剑光连改变一下运行轨迹的时间也没有,直接便与这雷龙轰然碰撞。

    于是,这四道比之先前那三道还要凝实许多血红剑光再度破碎。

    只是这次还不算完,以这四道剑光的威能,并不能对雷龙造成实际性的损耗,在破灭了剑光之后,雷龙咆哮着,龙尾一甩,度竟然又有加快。

    这是想要直接灭杀那出剑之人!

    “吼——!”

    没有生命的雷龙在这一刻仿若活了过来,爆出震天龙吟,青幽色的血盆大口猛然怒张,在半空中划过一道青色的残影,只一闪……

    轰轰轰轰轰————!

    可怜竹屋不远处那片葱翠茂盛的竹林,先被青鬼王压断了小半,现在又被雷龙猛扑,连番剧震下,只见泥飞土爆,断裂的竹枝像是被龙卷风肆虐过一般,在漫天爆炸的气浪中飞舞。

    造成如此破坏力,青鬼王的功力不可谓不深,可是从他眼眸里泛出的,却并没有半分得色。

    脑袋微微一偏,从雷龙肆虐过的路线上移开了一点,盯向另一处尚算完好的竹篱院墙处,笑道:

    “行了,躲着干嘛,还想再来一次偷袭不成?”

    话音落下,一抹血光像是在呼应他一般,自院墙处豁然大亮。

    半晌才暗,自那血光中,缓缓显露出一个人的影子来。

    “哼!”

    对于青鬼王嘲弄般的话语,回答他的,仍是那突然出现之人的一声冷哼。

    这冷哼加了力道,将最后一点血光也震散,终于将来人清晰的暴露在青鬼王的双目中。

    血剑!

    先露出真容的,是一柄如血般流光不停的血红色长剑。

    而那持剑的人……

    靳冲!

    突然出现在这里,并向青鬼王起攻击的,竟然是一直潜伏在暗处,对断剑联盟造成严重损伤的,千年剑冢前大弟子——靳冲!

    此时此刻,靳冲的模样再不是剑晨初见他时的那份粗旷豪爽,那张刚毅的面容不知是否杀人太多的关系,即使平静以对,也能从中感受到一抹浓得化也化不开的杀戮之气。

    而在看向青鬼王时,这份杀戮之气更是已然达到了顶峰。

    青鬼王在看着靳冲,目光里透露出的只是一份平和淡然,而靳冲在看向青鬼王时,那目光中所表露出的东西,分明就是遇见了杀父仇人!

    “你不是去杀人了吗?怎么又回到了这里?”

    良久,青鬼王见靳冲并没有说话的意思,不由先打破了沉默。

    提起这事,靳冲那杀气纵横的脸庞更显狰狞,手中血剑猛然一凝,厉喝道:“若不是受你蒙骗,我又何至于犯下那等错事,还生生害师弟成了替罪羊!”

    青鬼王笑道:“你别什么事都赖在我的头上,不错,杀人的事情算是我蛊惑于你,可我又没教你在杀人后不留下自己的名号,结果让人误会了剑晨,怪谁?”

    靳冲踏前一步,目光越过青鬼王往屋内瞟了一眼,神色间有着一丝懊悔,恨声道:

    “你到底想做什么,我师父以前与你也算兄弟,你这么陷害于他,于心何忍?”

    “哦?”

    青鬼王诧异地看了他一眼,甚至还将身躯侧了侧,让靳冲更加看清楚屋内的情况,根本不介意他刚才那一声阻止是否会对白震天产生影响,奇道:

    “你竟然知道我与你师父之间的事?”

    “我不仅知道,还知道得更多!”

    靳冲不再去看屋内白震天的情况,转而怒视着青鬼王,一字一顿道:“青鬼王,你以这个身份作下的事情已经不少,是不是连你自己都忘了,你的本名,你以前的身份,是……”

    “万药医仙萧莫何!”

    咔嚓——!

    此言一出,青鬼王看似依然平静,就连眼睛也没有眨上一眨,可是,在他的脚下,那刚刚才因雷龙爆起而平静下来的土地,突然在方圆一丈内,产生了密集的龟纹。

    “你……知道了?”

    他那难听的声音在这一刻更显撕裂,看着靳冲,目光里已然多了一分变化。

    那是想要杀人的变化!

    对于此,靳冲夷然不惧,指着院内石桌上早已灰尘布满的酒杯,冷声道:“你既然将我带回万药谷,那么对于你的身份就并不难猜吧?”

    “当日你将血剑交给我,又编织了师父身负血海深仇的谎言之后,我虽然替师报仇心切,又怎么可能真的对你的话完全相信?”

    青鬼王微摇着头道:“可是你还是毫不犹豫地去杀了。”

    “不错!”

    靳冲道:“一方面,断剑联盟的人确实去过剑冢,也因此害死了师父,我去杀他们,根本没有半点心理负担,可是另一方面,我也不过是在杀给你看而已。”

    青鬼王哦了一声,眼含深意地望着靳冲,道:“你这么做,是想让我相信你真的被仇恨迷住了眼睛,放松对你的警惕?”

    “不然呢?”

    靳冲冷笑道:“若不是如此做,再加上后来你一心只有唤醒里面的人,又怎么会放松对我这边的关注?”

    “曾经有一段时间,我回过一次剑冢,更从师父的遗物里,现了一本手札,里面可是详细对你们四十多年前的往事有过详细记载!”

    “可笑啊可笑,当年那位医者仁心的万药医仙萧莫何,现在却成为了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青……鬼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