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七百五十七章 竹屋之人
    “你在怕什么?”

    青首鬼王那张鬼面下的冷目闪了闪,似是有些好笑地看着白震天。

    “怕?”

    白震天胀红了脸,咬着牙道:“我不怕死,可我不能死得不明不白。”

    他的手指剧烈震颤着指着竹屋之内,道:“你告诉我,那里面的是谁,连你都进不了的门,你想要我怎么做?”

    青首鬼王的目光往竹屋里撇了一眼,哼了一声道:“我不能进去,并不能代表你也不能,不然我叫你来干什么?”

    “我……?”

    白震天神情一怔,情不自禁地指了指自己,疑惑道:“我能……进去?”

    青首鬼王淡然道:“你不觉得这里面的气息很熟悉吗?”

    白震天猛一咬牙,即使青首鬼王不说,他当然也已经从里面感觉到了熟悉,只不过这份熟悉太过强大而已。

    比之郭怒的血腥气息还要暴虐数倍!

    “里面的人并没有醒。”

    青首鬼王淡淡道:“这些气息只不过是他下意识发出来的而已,所以只要你也散发出同样的气息,那他便不会视你为敌人。”

    “然后我就可以走进去了?”

    白震天心头一震,道理他都懂,可是在亲眼见过青首鬼王被轰飞的一幕后,他实在是鼓不起太大的勇气。

    青首鬼王背负着双手,身体侧了侧,不再去看白震天,而是正对着那气息猛烈的竹屋,淡然道:“进与不进,全凭你自己的选择。”

    语毕,他一言不发,竟真的仿佛将选择权交到了白震天的手上。

    可是……白震天他……怎能不进?

    用了半个月的时间来到万药谷,白震天还需要靠着青首鬼王来助他提升修为,现下若反悔,先不说青首鬼王会如何对付他,就是白震天自己,也不会甘心!

    那么……进?

    他咬了咬牙,依着青首鬼王所言,身躯猛得一震,双目在这一刻顿时变得血红一片,一抹与郭怒相差不远的血腥暴虐气息登时自他的体内狂涌而出。

    “这样……可够?”

    白震天的身躯在此时此刻竟然有着一抹如山的厚重,这份厚重似乎连他自己也承受不住,背脊微微往下弯着,看那模样,仿佛随时都有可能被一压而断一般。

    咬着牙,白震天瞪着血红的双目一个字一个字地硬挤着向青首鬼王问道。

    青首鬼王那双冷目在这时也被白震天的血腥沾染上了一抹红,他沉默着,静静感受着白震天身上不断逸散出的血腥暴虐。

    又扭头往竹屋内望了一眼,甚至还轻轻闭了闭双目,好像在静静感受着什么。

    半晌才睁开了眼,冲白震天点了点头,道:“好,够了。”

    够了!

    里面的人……不会认为白震天是敌人,从而暴发出气息来攻击他?

    咚咚咚!

    白震天迈着沉重的步子,每踏出一步,似乎连地面都有着震动,他就那么裹挟着无尽血腥威能,一步步地,往竹屋里走去。

    青首鬼王没有理由,也没有必要穿过大半个江湖,只为了叫他白震天来万药谷中送死,只要他愿意,早在半个月前,就能一力杀了他。

    所以,在得到青首鬼王的答案后,白震天不再犹豫,也不能犹豫,生怕好不容易鼓足的勇气会在略一犹豫后消失殆尽。

    富贵险中求!

    白震天竭力维持着鼓胀欲裂,几乎能够撑破他身体的血腥气息,缓缓地,沉重地往竹屋内走去。

    离得近了,那迎面而来的暴虐气息吹得他呼吸都为之一滞,而当好不容易走到房门外时,那一阵阵涌出的气息更是令他身躯发紧,如山沉重的压力比之他自己的气息不知强了多少。

    性命攸关,白震天现下已经催发出了他所能调动的所有血腥气息,可走到房门外才骇然发现,他已经有着承受不住的气息,实在是不算什么。

    门内随便喷涌而出的一道气息,就比他全力催逼的气息还要来得强猛得多!

    右腿悬在半空,只要这只脚再落下,便会真正一脚踏入这莫名有些恐怖的屋子,终于,在这一阵阵的暴虐气息压迫下,白震天神色间还是现出了一抹犹豫。

    忍不住地,他保持着一脚快要踏进门里的动作,回头看了一眼青首鬼王。

    却发现青首鬼王仍然站在刚才他离去时的位置,就在那倒塌的院墙前,默默地,却有些紧张地在注视着他。

    原来……你也并不能完全确定么?

    感受到青首鬼王的紧张,白震天略略苦笑了一下,已然明白,青首鬼王的那份淡然自若,其实都是装给自己看的。

    连他本人,也不敢确信,自己这一脚之后,到底会不会受到来自于屋内那个一直未醒的人下意识发出的攻击。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

    走到了这里,白震天也发生了一些不同。

    当屋内的气息喷到他的身上时,首先产生反应的,便是他牢牢裹挟在身体周围的血腥气息。

    每一阵暴虐气息涌来,他身周那几乎被当作铠甲一般的血腥气息便会有着剧烈的涌动翻滚,继而便将那大部分暴虐气息左右双分,从他身体两侧滑了过去。

    由此看来,他得自郭怒的以身炼剑功力,确实对屋里的暴虐气息有着克制或者同化的作用。

    说不定……真的能成?

    心里有了一点点地底,白震天紧紧纠结着眉头,突然勉强在如山沉重的压力下开了口:

    “记住,你说过的话!”

    话音落下,他猛一咬牙,终于放下了所有犹豫,为了青首鬼王作下的那份承诺,右脚猛得一踏!

    咚!

    这声音很沉重,震得竹条搭制的竹屋似乎都跳了一跳,更是令白震天的心底猛得一震。

    便在落在远处,一直紧张注视着白震天动作的青首鬼王,他那背负在身后的双手,却也在这个时候猛得一握。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

    半晌才恢复了流动。

    白震天紧紧闭起的眼睛睁了开来,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右腿,发现已然确确实实踏进了屋里,终于,悬着的心随着长呼出的一口气,慢慢落回了胸腔。

    然而,紧接着,他那刚刚才放下的心,又突的提了起来。

    竹屋不大,当他一脚踏进屋里时,里面的情况已经一览无余,所以,他看到了,看到了那躺在屋里唯一的一张床上,正在不断散发着暴虐气息的那个人。

    “剑……剑晨!”

    此时此刻,白震天终于忍不住失声惊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