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七百五十一章 殒
    “是么?”

    隐魂的神色没有半点变化,他只是又侧了侧身子,让蛇七的视线更加开阔几分。

    让他更加清晰地看到了安伯天大发神威的时刻。

    可惜,蛇七看到的,却不是安伯天大发神威的一幕。

    而是……

    “噗!”

    这一次,喷出鲜血的人竟然是安伯天!

    蛇七的双眼瞬间放大,惊喜的表情登时凝固在脸上。

    他怎么也想不到,刚刚才见到事情有转机的一瞬间,情势竟然急转直下。

    如铁塔一般的安伯天,就那么在傲然挺立的同时,与剑晨和顾墨尘一样,喷出了一口蓬勃的鲜血。

    随即,静止不动。

    这一刻时间仿佛静止,除了隐魂之外,蛇七、剑晨、顾墨尘包括安伯天,都在同一时间愣在当场。

    蛇七离得较远看不清楚,可剑晨却清清楚楚地看着,在那一口鲜血喷出之后,安伯天的七窍之中,已经全部被暗红色的血液所占据!

    即使是毒尸,剑晨也从来没有见过有这种恐怖的景象。

    “安伯父?”

    冰冷如山的压力已经消失,剑晨的双肩陡然一轻,猝不及防之下令他身躯猛得一弹,险些冲天而起。

    不过他也借着这股冲势,直接扑向了安伯天。

    安伯天现在的情况,无论如何也说不上一个好字。

    毒尸或许会七窍流血,可却绝不会停止暴怒攻击的脚步。

    刚才的安伯天就是一个例子,在他还没有完全变回毒尸之前,那暴虐的气息即使隔着老远都能叫人感觉得到。

    然而现下,在喷出了那口鲜血之后,他便全然没了反应,气势?没有,暴虐?没有。

    站在那里,安伯天就连脸上的狰狞也都消失不见,所余的,只是一份木然。

    如山的身躯突然有着摇晃,安伯天就那么呆滞着,直挺挺地,缓缓往后便倒。

    剑晨就在这时猛然扑前抱住了他的身躯,手指才一接触到安伯天的手臂,一颗心顿时猛然往下一沉。

    即使隔着一层衣服,他也能感觉得到安伯天手臂上那僵硬冰冷的感觉。

    这份冰冷,已经不再是那令人心悸的暴虐冰冷,而是……仿若死尸一般!

    扑通!

    剑晨的这一抱牵扯到了他手臂上手少阳三焦经炸开的穴道伤势,气息一滞,顿时没了力气,就那么抱着安伯天一同重重摔倒在地上。

    即使是摔倒,安伯天也没有半点反应,身躯仍然那么直直地挺着,剑晨咬牙伸手一抹,将他满脸的血污抹去一小块,露出脸庞现下的肤色来。

    那是……死灰色!

    “不,不……”

    剑晨的背脊在看到这抹死灰之后,一阵阵地往上冒着凉气,他嘴唇颤抖着,手指也在颤抖着,缓缓地,慢慢地……将手伸向了安伯天的鼻下。

    毒尸,总归也是人,虽然没有痛觉,没有心智,但呼吸总还是有的。

    可是……没有!

    剑晨那剧烈颤抖的手指足足在安伯天的鼻下放了半柱香的时间,才终于……

    确信。

    雄武城城主,明面上精锐之师狼牙军的最高统率,安安的爹爹,安伯天……

    死了!

    死了!

    在这一刹那,剑晨的双目大睁到几乎撑裂眼角的程度,虽然安伯天的情况早已不容乐观,可是……当真的感觉到他已然死亡的时候,对这个事实,他仍不愿接受。

    大脑一片空白。

    此时此刻,剑晨心中所想的只有一件事。

    安安的爹爹……死了。

    他要……如何向安安交代?

    “噗!”

    那边厢,蛇七也在剑晨颓然放下手指后,猛得喷出了一口鲜血。

    他是个孤儿。

    确切的说,蛇牙部队里排名前十的,都是孤儿。

    从小他们便被安伯天收养,被培养成了雄武城暗地里的一股尖锐刺刀,打从入了雄武城的第一天起,他们便被灌输了这一生都要向雄武城效忠的意志,哪怕是献出自己的生命。

    这群人,蛇牙,与其说是暗杀部队,倒不如说是雄武城在暗地里培养的一批精锐死士,能够在必要的时候,为了雄武城的利益,献出自己宝贵的生命!

    在成为死士的这个大前提下,可想而知,这群没有丝毫背景的孤儿在不堪大用之前,所受到的是怎样的一种折磨训练。

    而在雄武城中,很讽刺的是,能够带给他们这群孤儿一丝温暖的人,偏偏就是作为城主的安伯天。

    明明,将他们训练成死士,以至于蛇七的前半生都处于非人折磨中的命令,就是安伯天本人所下。

    可是他们却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对安伯天心生一丝一毫的怨恨。

    不是因为不敢,而是不愿!

    当时安安还小,整个雄武城里,能够将他们真正当作一个活生生的人,而不是一具杀戮机器来对待的人,只有安伯天!

    安伯天的儒雅,安伯天的温和,安伯天对他们偶然为之的一份关切,都令蛇七至今也不能忘却。

    那是他悲惨的前半生无尽痛苦的记忆中,唯一能够感觉到温暖的事情。

    所以,蛇牙不同于狼牙军。

    安伯天明面上是狼牙军的最高统领,可蛇七却知道,其实在安伯天之上,安禄山才真正对狼牙军有着绝对的控制权。

    反而是他们这帮死士,才是真正打心眼里将安伯天奉为他们唯一的尊主,愿意为之效命终生的主人!

    其他人对于安伯天的称呼都为主上,可蛇七却在没有人的时候,更愿意叫上一声尊主。

    因为对他来说,对于安伯天的尊敬,是真的由心而发!

    可是现下……

    他的尊主,他前半生唯一的温暖,将之当作兄长、父亲一般看待的安伯天,就硬生生倒在离他十来丈远的地方。

    并且……再也不会醒来。

    这一切,都是剑晨!

    一口血喷出,蛇七突然感觉自己恢复了活动能力,那禁锢着他的影子在这里消失无踪。

    可他却没有动,他只是以怨毒的眼神,狠狠地盯着远处失魂落魄的剑晨,狠狠地盯着……

    “好了,现在你是想冲上去报仇送死,还是怎么样都随你。”

    隐魂微微地点了点头,看起来很满意现下的结果,轻松淡然道:“我得回去复命了。”

    说着,他的身影渐渐变淡,直至完全消失在蛇七身前。

    最后的最后,他最后望了一眼剑晨那边,眼里有着一抹看好戏一般的嘲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