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七百五十章 反压
    剑晨的情况总算有了一丝丝的稳定。

    溶合了雷电之力的玄冥诀,除了持续太久会伤及自身之外,比之正常状态的玄冥诀来说,确实威力更加强劲。

    所以在有顾墨尘切入之后,剑晨总算回过一口气,手少阳三焦经脉上穴道的爆裂终于被抑制。

    可是顾墨尘却惨了。

    他的修为虽然不弱,但在三个人里面却是最低的一个,要他只以玄冥诀其中一卷的功力来压制安伯天逐渐暴怒的气息实在有些勉强。

    每一次,当剑晨的身体就快达到雷电玄冥诀承受的极点时,顾墨尘就得咬牙接力续上,以保证在剑晨收力的同时,安伯天的气息不会有太大的变化。

    说来似乎简单,顾墨尘要做的,就只是在剑晨收力再发力的那一瞬间顶住而已。

    可这……实在不好顶。

    每顶上一次,顾墨尘就得喷上好大一口鲜血,而他的面色也随之黯淡一分,四五次下来,他能竭力保持住一分清醒已经是极为不易的事情。

    可即使这样,安伯天的情况也在往不好的方向缓缓前行着,这令剑晨半分松懈也不敢,而顾墨尘在舍命陪君子之下,也只能咬牙坚持。

    可这坚持能持续多久,意识渐渐模糊的顾墨尘不清楚,身受重创咬牙坚持的剑晨也不清楚,而慢慢开始往毒尸形态变化的安伯天,也不清楚。

    但有一件事,所有人都清楚,那就是……这个情况不可能一直持续下去。

    到底是安伯天体内的沥血丸气息先崩溃,还是剑晨与顾墨尘两人的内力先一步枯竭而败?

    隐隐约约中,已经开始不清醒的剑晨与顾墨尘两人仿佛听到有人在远处愤怒咆哮,可他们已经无暇再去顾及,能够保持住现在的情况已经耗费了他们所有的精神与力气。

    于是就在这个时候,一直陷入压制平静中的安伯天仿佛感应到了什么,陡然身躯猛震,大嘴一张,爆发出一声震天怒吼!

    一抹红光便在这时突入光团,准确无误地打入他的口中。

    “吼!”

    红光入口,安伯天的神情滞了滞,突然狰狞的双目红光大盛,前一声怒吼未完,又接力而上,第二声更加震人心魄的怒吼猛然爆发。

    随之一起爆发的,还有他全身上下猛然喷涌的血气!

    “噗!”

    “噗!”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剑晨与顾墨尘两人身躯也是猛震,一人一口,两大蓬喷薄的鲜血染红了整个光团。

    “吼,吼,吼!”

    安伯天怒吼着,那只被剑晨打至脱臼的手臂爆发出一阵爆炒豆子一般的脆响,手臂一阵狂颤,竟渐不变得有力起来。

    终于恢复了双手的活动能力,安伯天青筋暴跳着,双手往地上一撑,强顶着天灵盖上那两双压制的手掌,身子一寸一寸……往上!

    模糊的意识在突然而来的异变下被唤醒。

    剑晨也好,顾墨尘也罢,俱都面色大变,震惊到骇然的,不是安伯天表面上已然完全变成毒尸的变化,还有内在……

    两人竭尽全力了许久,对于安伯天体内的情况不说了如指掌却也相差不多,他体内那因沥血丸而带来的玄冥之三的气息也早有接触。

    可两人万想不到,原本还可以勉强压制的玄冥之三,竟然在随着安伯天一声爆吼后,不知为何竟突然变得鼓胀起来!

    这直接导致的后果,就是在安伯天体内,剑晨与顾墨尘两人用以压制玄冥之三的内力立即变得捉襟见肘起来。

    甚至说捉襟见肘都有抬举两人的意味在内,基本上,当安伯天狂吼出声时,两人通过他头顶传入的内力顿时便被击得溃不成军!

    要……压不住了!

    两人心头顿时涌上这个极坏的念头,只是眨眼功夫,安伯天就已经从半坐的姿势慢慢立了起来。

    他那铁塔般雄壮的身躯傲然挺立,不仅震开了剑晨与顾墨尘两人的双掌,更是从中散发出一股如山一般沉重的气势,反过来,压制得两人双肩一沉,顿时有如万斤重担压上了肩头。

    “吼!”

    安伯天的怒吼仍未停止,通红到几乎滴出血来的凌厉双目宛若两把利剑,不停在剑晨与顾墨尘两人之间来回扫视着。

    每扫视一圈,目光就冰冷一分,当他真正挺直身躯时,浓重的血腥气息已然变得冰冷。

    安伯天他……终于再度完全变回了毒尸形态!

    “安……伯父!”

    受创颇重的剑晨已然无法再承受得住安伯天陡然暴涨的气势,他的牙关在不停颤抖着,即便只是保持着站立的姿势就已经用完了他全部的力气。

    更何况,他先前已然抱下了必死的决心想要将安伯天从心智迷失的状态拉扯回来,可是现下,已经不是仅凭决心就可以办到,甚至安伯天的气势还令他生出了一抹绝望的无力感。

    这种感觉已经许久没有出现,还是在他仍在剑冢时,从伍元道人身上感受过。

    那是一种无法匹敌,只能任由宰割的无力感!

    顾墨尘就更是不堪,安伯天在站起来的同时,他便已经双腿一软,一屁股坐倒在地上,全身上下无力到只余呼吸的力气。

    “好!”

    远处密林边缘,蛇七仍然被隐魂一力压制得不能动弹,可他在隐魂刻意又侧了侧身子之后,正好见到了安伯天神威大发的这一幕。

    青红光团早在安伯天红光入口,爆发出第二声怒吼时,便被他陡然爆发的强猛气势全部震散,内里的情景便即清晰可见。

    蛇七的面上浮现起一抹喜色,无论如何,不管尊主是为何变成了现下这般模样,可到底他也不愿安伯天就此折在剑晨的手里。

    “隐魂……”

    蛇七转过头,冷笑着对隐魂道:“看样子,你口中那个无用之人,还有着些作用!”

    语气里再无半点尊敬的口吻,对于隐魂先前的那番话,他的心早已凉了个通透。

    “是么?”

    隐魂倒仍淡然,背负着双手,他也往安伯天那边望了一眼,在蛇七看不到的角度嘴角勾起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