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七百四十八章 前方
    “大人……”

    蛇七诧异道:“属下在这里盯了三日,并不见有何大动静,尊主他怎么会……不在皇宫?”

    眉头一皱,又有迟疑地自言道:“难道……消息有误?”

    隐魂微摆了摆手道:“非也,你的消息并没有错,只是有些过时而已。”

    “过时?”

    蛇七神色一怔,不由道:“大人的意思是,这几日有人突入了皇宫,并且还在没有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带走了尊主?”

    隐魂笑笑,不语,算是默认了蛇七的猜测。

    蛇七仍不能放心,又道:“皇宫守备之森严,是什么人有能耐作下此事?”

    他的心中迟疑不决,若论隐匿暗杀,蛇牙已算江湖中一等一的派系,而他虽然在蛇牙中排名第七,但真正实力至少也可与蛇五相当,只要他愿意,就算是皇宫大内,他也有把握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好好将皇宫内外游历个遍。

    现下所苦恼的,只是因为安伯天在他心中的分量太重,由不得他不谨慎,不谋定而后动。

    天下间能做到如此程度的人肯定不会多,蛇七的脑海飞速转了一圈又一圈,一个个他认为能够做到此事的人又被他逐一排出脑海。

    “很难想吗?”

    隐魂平静道:“你忘了你们尊主的女婿了?”

    “女……婿?!”

    蛇七飞速转动的大脑猛得一停,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惊讶道:“剑晨?”

    隐魂笑笑,道:“剑晨与安清公主两情相悦,冒险跑到皇宫来搭救未来岳父,应该不算太过难猜的事情吧?”

    蛇七沉默。

    他离开雄武城太久,中间又经历了一些事情,导致过了一段时间与世隔绝的日子,刚一能出来,就收到了安伯天被关押于皇宫之事,当即火急火燎的赶来。

    对于外界的形势变化,蛇七基本上等同于无,而对剑晨的印象,也仍然停留在当日被他胁迫加入雄武城的那副模样。

    是以对于剑晨做到了他连想三日也无法做到的事情,蛇七心中的惊讶自是不小。

    “那……尊主现下何处?”

    待略略消化了一番这对他来说很不可思议的消息后,蛇七抬起头,向隐魂问道。

    “我本来是要赶去与他们会合的,路过此处正好看到了你,那就一起去吧。”

    隐魂站了起来,一面说着,一面已经在往茶肆外走,蛇七会不会跟着他一起,仿佛并不在他考虑之内,他只不过是……通知一声而已。

    眼见着隐魂动作不快,但只是转眼间就要消失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留给蛇七考虑的时间已然不多。

    更何况……他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就算再在这里呆上五日,怕也于事无补。

    并且看隐魂那副淡然自若的模样,看起来并不像在诓骗于他,蛇七更是有着自知之明,凭隐魂在安禄山身边的地位,对他这样一个蛇牙中的中层人物,实在是不应有所图。

    于是不再犹豫,他随手抛下块碎银子,身形一闪,便紧跟着隐魂那即将消失的身影追去。

    倒惹得茶老板好一阵眉开眼笑,深深觉得这个年轻人其实也并不是那么讨厌,霸占了他三日的桌子,这一块银子抛出来,却也能抵得他十日所入。

    茶老板有什么想法蛇七当然不会去管,眼下他只在做一件事,那就是竭尽全力不让自己跟丢隐魂的身形。

    隐魂走得很快,又是在人潮复杂的地方,稍不注意就会丢失目标,直追得蛇七上气不接下气。

    可越是这样,他心中对于隐魂所说的事情就越加深信不疑,不管怎么样,若隐魂想要对他有所图而诓骗于他,那应该略微等他一等才是。

    但隐魂竟直接不理会于他,不管他跟不跟得上,只顾着飘忽疾奔,以至于身形已然化作残影,街道上人流虽众,可也只觉得自己眼睛花了一花而已,根本不知道有人刚刚从身边擦身而过。

    两人一前一后落得极远,身形俱都如风,在长安大街上飞奔,不多时,已然从东城门一冲而过。

    即使是常年守备长安城门的精锐守军,也对两人几无所觉。

    不多时已到郊外,人少了许多,蛇七终于缓了一口气,隐魂的身形虽快,在四下无人的空旷之处,到底追踪起来要方便得多。

    连回头看上一眼也没有,隐魂就像忘了有蛇七这个人似的,身形飘忽间,竟渐渐远离了长安城外宽阔的官道,越来越往密林深处疾奔。

    蛇七紧紧跟随,也钻入密林里,心也随之提了起来。

    尊主他……难道就在这密林里?

    这么想着,他不禁分出一份心神四下打量着,以至于差点在叶影重重的密林中跟丢隐魂的身形。

    结果他的分心显然是多余的。

    因为隐魂左穿右窜了半个时辰之后,竟直接又飞窜到了密林另外一边的边缘地带。

    这里地势已经开阔了不少,蛇七把眼一扫,除了树之外并无他物,那么,隐魂还要走多远?

    正这么想着,却见隐魂的速度竟慢慢停了下来,猝不及防之下,脚下才只是一个交错,便已飞窜到了他的身后。

    “大人?”

    蛇七疑惑,这里并没有任何有人曾经在此的痕迹,隐魂停下是为什么?

    难道当真另有目的?

    想到这里,他的气息顿时有了变化,心中本就对隐魂有着一份提防,现在又更多了戒备。

    蛇七气息的变化隐魂自然能够感觉得到,可他却没有什么表示,只是淡淡地往后伸出一手,作了个停止的姿势。

    蛇七一愣,倒也立即住了口,下意识地放开气息,感知着四周的情况。

    “前面怎么回事?”

    隐魂的手顿在空中,突然说道。

    前面?

    蛇七怔了怔,踏前一步,顺着他目光的方向往密林外望去。

    他们此时身处的位置已经是密林中的极边缘,几乎只要再往前一步,就能真正走出密林,前面已然开阔空旷。

    于是,蛇七的眼眸里立即闪烁着青与红交织在一起的光芒。

    那里……

    “好像是剑晨的玄冥诀?”

    隐魂在旁沉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