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七百四十三章 吞噬
    “沥血丸……是乌和泰对付洛家的Щщш..lā=≤≤≤”

    顾墨尘看着沉默无言的剑晨,哀叹着说道。

    剑晨的头陡然一抬,目中精光骤然大闪。

    “乌和……泰?”

    不知在什么时候,剑晨的声音已然干涩沙哑,凌厉的目光直盯着顾墨尘,几乎是嘶吼着问道。

    顾墨尘点头道:“乌和泰可算是洛家悲剧的源头,现下他已经死了,所以这我可以说与你知道,当然,除了乌和泰之外,当中还有其他人在暗中行事,不过……”

    他垂着头,躲避开剑晨咄咄以对的目光,轻声道:“这当中涉及到一些与我有关的原因,所以还不能告诉你,还请见谅。”

    剑晨的双目深深眯起,凌厉的目光更加凝聚,仿佛想要将顾墨尘里里外外看个通透一般。

    良久,才微一点头,道:“好,希望有朝一日,你能够主动告诉我。”

    “谢谢……”

    顾墨尘苦涩地笑着,竟然深深一鞠,向剑晨道了声谢。

    旋即又道:“说回沥血丸吧。”

    目光望向安伯天,沉声道:“安城主所中的沥血丸应是乌和泰改良完善后的成品,与当年洛家所中的,药效早不可同日而语,所以……”

    说着,他的眉头深深皱了起来,仿佛遇到了什么难解到不可思议之事。

    安伯天也苦笑道:“所以,我本不该醒来的,只能以毒尸的形态苟活于世?”

    顾墨尘不说话了,沉默却代表着同意。

    安伯天看了眼剑晨,叹道:“本来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在心智俱丧的刹那,我以为……我的一生也就到此为止了。”

    说着,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苦笑道:“谁知道,他的那一记玄冥诀内力入脑,竟然能够让我重新回复片刻的清醒。”

    剑晨愕然,安伯天说的,正是他以归去来兮轰入他脑内的玄冥诀内力。

    当时的想法,只是想用强猛无匹的雷电玄冥之力封锁住安伯天的脑际而已。

    头部乃人身体中最玄奥神奇的地方,每个人所有的行动指令都是从脑部下达。

    当初在苗疆对抗五毒教的毒尸时剑晨就有现,不管是对毒尸造成怎样的伤害,肢体残缺也好,半身不遂也罢,都不能停止毒尸的行动。

    唯有一点,只有在破坏了毒尸的头颅之后,才可令其完全停下所有的活动能力。

    这也可以说明,虽然毒尸已经没有属于自己的意识,可其所能做出的所有攻击行为,仍是由大脑在下达最终的命令。

    破坏脑袋,仍能令毒尸变成死尸!

    正是知道了这一点,在地底时,剑晨才会以阴阳破氤棍疯狂劈斩着安伯天的身体,最终的目的,其实就在他的头部。

    用可隔绝一切内力的玄冥诀来封锁住安伯天的大脑,令他暂时失去攻击能力后,再趁着这段时间去炼制几颗醒神丹,看看能不能对安伯天有用。

    这,就是剑晨原本的计划。

    可是,计划却赶不上变化,他怎么也想不到,因玄冥诀竟然强大如斯,隔绝的不仅仅是安伯天的行动能力,更是将那沥血丸的药效也自他脑海中隔绝开来,这才令安伯天清醒了过来。

    这本该是一件高兴的事情,至少用玄冥诀的内力能够化解毒尸之变,可剑晨却高兴不起来。

    因为他已经不止一次地听到安伯天说出了……暂时,这两个字!

    暂时,难道他……还会复?

    “安伯父,你说的暂时……”

    他不愿去问,却又不得不问。

    “我的这里。”

    安伯天以手指轻轻点着脑袋,沉静道:“已经开始模糊不清了。”

    剑晨与顾墨尘的面色微变,模糊不清,那即是说……

    “快要压不住了吗?”

    剑晨焦急道:“那我再给你输一些内力!”

    说着就要上前。

    安伯天的面色却在这时陡然狰狞了几分,额头上顿时浮现几许青筋,身躯猛震间,极力咬着牙齿,几乎用尽全身的力气吼道:

    “没用的,你别忘了,沥血丸里……也有玄冥诀的气息!”

    挣扎着说完这一句,他猛得由半坐直挺挺往地上一倒,身躯若强弓一般倒弓了起来,力度之大,就像是想将腰身硬生生扭断一般!

    突如其来的变化顿时令剑晨与顾墨尘神色大变,他们已然感觉得到,从安伯天的身上,一圈一圈的冰冷气息瞬间弥漫!

    “他又要变了!”

    顾墨尘焦急大吼,目光却不禁望向剑晨。

    虽然安伯天说没用了,可是现下,能够有可能抑制住他的,也只有剑晨前两卷大成的玄冥诀了!

    猛一咬牙,剑晨也是一般想法,不管不顾,猛得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右掌一凝,突得雷电自掌心大起!

    玄冥诀染上雷电之力,威力比之以往更加狂猛,情急之下,剑晨这一掌运了全力,直接往安伯天头顶按去!

    “吼——!”

    今天晚在这时,只听安伯天爆出一阵野兽般的怒吼,高高弓起的身躯又往上顶了顶,狰狞的脸庞上,条条青筋已然仿若群蛇乱舞,面容扭曲到几乎认不出真容。

    砰——!

    一掌,就在这时猛然按向他的头顶。肉眼可见的,无数萦绕的电蛇扭曲乱舞,竟然从安伯天的七窍中狂猛钻入!

    眼耳口鼻,头颅七窃顿时有汨汨的血丝狂飙而出,安伯天的身躯也在这雷电缭绕中剧烈震颤起来,仿佛就要被这雷电轰殛成焦炭!

    危急关头,剑晨焦急的面色却松缓了一分。

    安伯天的状态很差,可他却分明感觉到,那阵冰冷的感觉竟也随着他额头青筋的缓缓平复而消散了一些。

    还是……有用!

    这个情况令剑晨的精神大振,不敢怠慢,内力的输出更加强烈。

    “快!”

    安伯天咬着牙,几乎将一口钢牙咬碎,硬挤着吼道:“快杀了我!”

    “安伯父!”

    剑晨大喝道:“切莫自丧,玄冥诀对你仍然有效!”

    “不!”

    安伯天吼道:“没用!沥血丸,它正在吞噬你的内力!”

    吞噬?!

    剑晨神情一滞,沥血丸,也就是玄冥之三,它竟可以吞噬自己的内力?

    “杀了我,快,杀了我!”

    趁着最后的清醒,安伯天猛然暴喝。

    ——————————

    说件事,昨晚老婆突然破了羊水,也就是说……她快要生了!

    从昨晚九点到现在凌晨六点过,我一直处于紧张忐忑的情绪中,直到目前为止,老婆仍在一阵一阵的疼痛,在焦急于担忧中,我们都在等着小生命的降临。

    也幸好他还没来,所以我还可以用一个通宵的时间在医院用手机码出这两章,但是,要先说声抱歉了,接下来的日子可能无法按时更新,或许还会断更,即使有更新,在激动的情绪下,又是用手机码字,可能也会错字不少,还望各位见谅!

    有点语无伦次,请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