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七百四十二章 血腥的源头
    “沥血丸到底是什么?”

    听到安伯天再一次提起沥血丸,剑晨忍不住问道。

    安伯天咬牙半晌,终于道:“原来炼制毒尸根本没有艾篱留下的东西那么复杂,只是一颗药丸足以!”

    “就是这沥血丸?”

    剑晨不可思议道:“吃了沥血丸,就会变成毒尸?”

    “还是我来说吧……”

    突然,顾墨尘长叹一声,打断两人的对话,看着剑晨道。

    豁然转身,剑晨直直望向顾墨尘那张纠结的脸,面色沉厉。

    “别这样……”

    顾墨尘摊了摊手,叹息道:“我确实知道一些事情,可因为一些原因,还不能全盘向你明言,不过关于沥血丸的事情我可以告诉你。”

    话毕,他又以极为诚恳,甚至带着一点哀求的眼神对剑晨道:“如果你还当我是兄弟,就不要多问!”

    剑晨定定地看着他,终于点了点头,道:“好,你说。”

    顾墨尘明明站着没动,可是很明显的,看着他的人都感觉到他的身躯骤然垮了下来,似乎放下了万斤巨石一般如释重负。

    先瞟了一眼同样凌厉目光望向他的安伯天,顾墨尘苦笑道:“安城主不必如此,虽然我知道一些内情,但绝对没有参与其中。”

    旋即正色对剑晨道:“沥血丸,很容易让你联想到沥血剑是不是?”

    没有等剑晨开口,他又自顾自道:“不错,沥血丸确实与沥血剑关系匪浅,其实这么说吧……”

    他沉凝了一会,思考着措辞道:“这件事恐怕安城主也不是很清楚,其实……玄冥诀,本就是脱胎于沥血剑!”

    此言一出,剑晨的面色微变,而安伯天却低下了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看来他果然对此也有着些猜测。

    顾墨尘续道:“还记得修月一直想通过你得到玄冥之三吗?”

    “其实,除了以身炼剑与玄冥之三有关之外,这将让变成毒尸的沥血丸,其实也是玄冥之三的一个变种!”

    “变种?!”

    剑晨惊异不已。

    “不错,变种!”

    顾墨尘沉声道:“你们剑冢的祖师从玄冥之三里悟出了以身炼剑之法,可是,沥血剑的初次出世,却是被苗疆之人所得。”

    “苗疆?”

    这次,震惊的人不止是剑晨,还有一直在默默听着顾墨尘说话的安伯天!

    “对,苗疆!”

    顾墨尘待两人的惊讶稍减,才又道:“沥血剑次出世确实是被苗疆中人所得,甚至……他们还从沥血剑的气息中得到灵感,创造出了五圣秘术。”

    “毒经总纪?”

    剑晨禁不住惊呼出声。

    毒经总纪他虽没见过却很熟悉,当日艾篱正是以离队传宗三人的性命为要胁,强迫剑晨等人前往苗疆夺取那毒经总纪,随后更引出五毒教大举攻向灵蛇寨之事。

    想不到,这没有见过的毒经总纪竟然与他颇有渊源,他身负的玄冥诀,竟然就是来自毒经总纪?

    “毒经总纪只是大纲而已,完整的玄冥诀,是要将完整的五圣秘术全部得到才可悟出。”

    顾墨尘解释道:“虽然从毒经总纪中也可以得到部分玄冥诀,可绝对

    无可能练出完整的全部三卷功法。”

    说到这里,他深深地看了剑晨一眼,道:“并且五圣先祖未免后人因为玄冥诀而野心嘭胀,除了留下祖训之外,还在五圣秘术中作了设置,若非先得到玄冥之三,再倒着修炼的话,是不可能炼成完整的玄冥诀的。”

    “倒着练?”

    剑晨眉头一皱,疑惑看向有孩子墨尘。

    顾墨尘苦笑一下,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可是,除了你之外,咱们这群人又有谁练成了前两卷?”

    “只有你而已!”

    剑晨默然,顾墨尘说的固然是事实,可这又是为什么?

    既然玄冥诀里有此限制,那么为什么他却能够正着将前两卷练成?

    顾墨尘深叹一声,同情地看着剑晨,道:“是因为沥血丸,因为沥血丸炼制的目的,本就是为了模拟出沥血剑最本质的气息,也就是……玄冥之三!”

    “不可能!”

    剑晨断然道:“我并没有服用过什么沥血丸,而且,我也没有如……”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不由看了一眼安伯天。

    是的,他并没有如安伯天一般,在沥血丸的效果下,变成一具只知杀戮的毒尸,这已经足够说明问题。

    顾墨尘摇着头,叹息道:“是的,你并没有服用过沥血丸,否则,你的下场就会与安城主一样。”

    他倒是不顾安伯天的感受,直接点了出来,接着又道:“可是……你的父亲他……”

    此言一出,剑晨如遭雷殛,身躯陡然狂震,骇然道:“你,你是说……”

    “是的。”

    顾墨尘双眼中全是深切的同情,叹道:“你的父亲,衡阳洛家最后一任家主洛寒,其实是服用过沥血丸的,虽然是最初级的沥血丸。”

    “然后,通过血脉,你的体内也继承了洛寒的沥血丸,也就是玄冥之三的一丝气息。”

    “这也就是为什么,你能够成为唯一一个练成前两卷的原因所在!”

    剑晨惊骇不已,以至于连连倒退了两步,震惊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你其实也应该有所感觉吧?”

    顾墨尘苦笑道:“虽然你表面上一直正常,可是在受到刺激的时候,总会突然变得血腥暴虐起来,那个时候,你的心里在想着什么?”

    “是冰冷,还是仇恨?这些,其实都是你体内的玄冥之三血脉所带给你的。”

    顾墨尘的话令剑晨更加沉默起来。

    他自己的情况是如何,他又怎会不知?

    从花想蓉重伤开始,他体内的暴虐便开始了萌芽,以至于在初上纯阳剑宫时,再也抑制不住体内的冰冷血腥,在纯阳山门前大闹了一场。

    那时若非玉虚真人从中调和,恐怕从那时起,他就会变成一个只知屠杀的血腥魔头。

    后来,因为断剑联盟与伍元道人的事情,这份暴虐之意也越加明显,甚至在洛家时,更是再也控制不住,生生作下了天理难容之事。

    原来,这一切的源头……是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