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七百三十六章 痛惜
    “他已经听不到了!”

    顾墨尘冲着剑晨大喊。

    从死亡边缘回来,他却也不愿再死一次。

    若剑晨仍是那般犹豫态度,那么今日,他们两人绝对看不到地上已经升起的太阳。

    回应他的,是一团擦身而过的巨大银色光球。

    剑晨用实际行动来抹去了顾墨尘的担忧。

    雷动九天!

    说强说猛,千锋里也有至强至刚的招式,雷动九天配上飞火流星锤,再加上他本已转化成雷电之力的一身玄冥诀内力,三者相辅相成,爆发出的威力丝毫不比安伯天的铁拳弱!

    还不待顾墨尘回头,身后已然传来巨响,还有如涛的无尽气劲余波。

    轰!

    拳与锤轰然相撞,尚幸顾墨尘没有回头,否则那陡然爆发出的夺目光华或许会真的闪瞎他的双眼。

    飞火流星锤硕大的锤身猛然间直冲向上,硬生生将整个锤头砸入洞顶,破碎的石块铺天盖地洒了下来,将两者相撞的中间位置瞬间掩盖了大半。

    从剑晨与顾墨尘两人的视线望去,只能见到安伯天的半个身子,其上缭绕着暗青色的电弧,将他保持冲拳的动作渲染得如同雷神临世一般。

    有用吗?

    顾墨尘转头紧张地盯着安伯天,他现在的姿势如何威猛并不是顾墨尘关心的重点,他想要看到的,是安伯天在剑晨这全无保留的一击下到底能否受到创伤。

    可惜没有。

    他转头,安伯天却在出拳。

    就着雷光,安伯天保持着冲拳的动作,巨大的身体只是往前踏了一步,于是,那刚刚堆砌成墙的碎石堆轰然爆炸。

    碎石如雨,又似利箭,激突着划破空气,数之不尽地冲两人呼啸而至。

    无数碎石中,夹杂着一道银光。

    却是深深没入洞顶的飞火流星锤先了一步被剑晨收回。

    就在顾墨尘想要挥刀去挡碎石箭雨时,眼前银光爆涨,瞬息间双目里全被大片银光所占据。

    天纹银伞。

    不敢去挡安伯天的拳,可对于这凌厉乱身的碎石,巨大宽阔的伞面正是最好的防御手段。

    通道很窄,剑晨一式怒海听雷将天纹银伞撑起时,巨大的伞面几乎将整个通道都占据,不仅护住了自己,连带着也将顾墨尘牢牢护在了伞后。

    噗噗噗噗噗!

    伞才撑起,狂风暴雨已至,顾墨尘心惊肉跳地看到,那伞面的内侧正不停鼓起一块又一块仿佛永不停歇的突起。

    每一块碎石砸到,无论大小,都令天纹银伞的伞面大起波澜,说不准就是其中哪一块就将突破银伞的防御,将天纹银伞砸得满目疮夷。

    过了片刻,好歹雨声渐小,顾墨尘担心的一幕总算没有出现,可还没等他松一口气,剑晨凝重着脸色,天纹银伞刷的一下瞬间收回。

    他可没忘,这碎石箭雨只不过是前奏罢了,真正的杀招,是安伯天的拳!

    眼前一花,顾墨尘的眼前已失去剑晨的踪影,随即有砰砰砰砰的闷响不断响起。

    阴阳破氤棍。

    刚刚立了功,成千上万棍一举轰破了万斤精铁巨门的阴阳破氤棍再度出现,银色的,黑色的,两道残影仿佛穿花蝴蝶一般暴开了绚烂的花朵。

    安伯天紧跟着碎石暴雨突至,陡然间全身上下全部阴阳破氤棍带起的劲风所包裹,令他铁塔般的身躯重重顿住。

    剑晨脚踏转乾坤,阴阳破氤棍从头到脚,从前往后,已经在安伯天的身上留下了数之不尽的棍影。

    这般打法,他曾经在与少林寺三绝大师的对阵时使用过。

    阴阳破氤棍所使归去来兮棍影重重,实在是破除金钟罩神功的最佳选择。

    而安伯天虽然并无金钟罩护体,可他的身体……

    在苗疆,剑晨曾与五毒教炼制的毒尸有过对战,深深知道这毒尸虽然武功粗暴简单,永远都是直来直去,可攻击力却强到离谱。

    再加上硬如钢铁的巨大身躯,攻与防之间,几乎立于不败之地。

    这种刀枪不入的金铁之躯,剑晨有两个办法可以破除。

    其一,也是最好的选择,归心似箭!

    这是他所会的招式中威力最大的一招,一箭出,九尸齐灭,实在可称得上惊天地泣鬼神。

    现下他的功力比之在苗疆时又不知高进了多少,归心似箭的威力更是水涨船高,已是他如同王牌一般的不二杀着。

    但是现在面对的是安伯天,他是安安的爹爹,剑晨当然不可能也照样来上一箭,将安伯天铁塔似的身躯射个粉碎。

    其二便是攻守兼备的归去来兮。

    阴阳破氤棍的攻击速度快到令人发指的地步,问傲天的惊虹快剑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可做到一剑之中暗含二百五十六道快剑,可剑晨虽然没去数,但他的阴阳破氤棍在同样的时间里,绝对比问傲天的快剑还要快。

    刚才以阴阳破氤棍轰破铁门就是个最好的例证。

    连重达万斤的厚重精铁巨门都抵受不住他的不断轰击,又何况是人的身躯?

    虽然……此时面对着的,有可能已经不再算是一个人……

    心中一片冰凉,在不停出棍的同时,剑晨的心已然沉到了谷底。

    此时此刻,就算他再不愿相信也好,安伯天的表现已经足以说明一切。

    简单粗暴的进攻方式,坚如金铁的巨大身躯,还有那狰狞狂霸的脸庞,这一切种种,与那些毒尸有何区别?

    曾经威震天下的雄武城主,竟然在这御花园的地底暗室中,被人生生炼制成了一具毒尸……

    这要他该如何向安安交代!

    “吼!”

    全身上下被无数棍影轰得皮开肉绽,虽然没有痛觉,可是安伯天仍然在怒吼连连。

    他的怒,他的不耐,大半却是因为抓不住滑溜如鱼的剑晨所至。

    归去来兮再配上转乾坤身法,剑晨此时已将轻身步法用到了极致,正好安伯天现下所能进行攻击的都是一直威力巨大,但却失却灵动的粗暴招式,在没有神智的情况下,如何抓得住剑晨?

    砰砰砰砰砰砰砰!

    安伯天很暴躁,可这于事无补,无论他怎么转身腾挪,剑晨总是能快他一步,转移到他那双铁拳攻击不到的位置,继续做着自己的攻击。

    攻击的同时,也在蓄势。

    归去来兮,归去蓄得越久,来兮时,便越霸道!

    —

    三章呢今天,好怀念这种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