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七百二十七章 地底
    时不可待,对于时间紧迫的剑晨来说,现下实在不是个静心思量的好щww{][lā}

    他咬了咬牙,退而求其次已经是他目前所能想到的最好选择,趁着现下人迹还少,再不下手可是晚了。

    脚下轻轻一顿,认准南边宫城深处所在,就要冲去。

    可就在这时,他的身形才动,又急停了下来。

    神色诧异间,剑晨直往自己脚下望去。

    脚下是松软的泥土,看起来并无可疑之处。

    可剑晨明明感觉到……就在他刚刚脚下一顿的同时,从脚底处,突然感受到一丝震动!

    这震动很轻,若不是他正好脚下借力跺了一下地面,就像现在这样静静地站着,却也感觉不到半点。

    这里怎么会有震动?

    他眉头一皱,扫了下四周,在他右手边,正好是当时突遇楚姓老者的那座小小凉亭。

    凉亭很普通,一案两凳而已,可剑晨却不会忘,正是在这普通的凉亭里,楚姓老者拍动了一处机关,将翡翠玉蟾从地下升起交给了他。

    所以……这里是有机关的。

    那么,那丝震动,会否就是从地下他不知道的某处机关里传出来的?

    想到这里,他神情不由一震,连脚下猛跺,将一只右脚深深地踏入松软的泥地里,同时心神集中,全副注意力都放在脚底,静静感知着地下的震动。

    咚!

    在他的焦急等待下,过了好一会,从地底下又传来一丝比刚才略强一些的震动,这令剑晨大喜。

    更同时分辨出,这声音像极了有人正奋力挥着拳头,一下一下地砸在岩石上。

    有人!

    这是他的第一反应,这个反应令他心头猛跳。

    地底有人,这人正在奋力轰砸着什么,以那震动的强度来看,应该是位于地底极深的位置。

    这不是剑晨自己的想像,而是通过感受到脚底下的震动时,虽然极弱,但又颇有反差地从中感受到了一股浑厚的力道,地底那人的武功应该不弱,甚至是很强才对!

    是谁,被囚禁在地底下,又是谁,拥有如此修为,能够将功力浸透过重重泥土,反馈到剑晨的脚底?

    这个答案似乎呼之欲出!

    找机关!

    想到这一点后,剑晨第一时间动了,他冲上了凉亭,目光在不大的亭子里四处扫视,同时,脑海中也在极力回忆着一些东西。

    当日,楚姓老者是拍了哪里,才突然开启了暗藏翡翠玉蟾的机关?

    石板!

    凉亭里的东西并不多,除了石案石凳之外,就只有似乎用来遮风挡雨竖立在亭侧的五面石板有些古怪。

    凉亭有六面,除了作为通道的一面没有竖石板之外,其他的五面上俱都有着这些看似一模一样,其上雕刻着龙纹饰案的石板。

    这些石板只有半人来高,若是人坐在里面,倒真有挡雨遮雨的作用,同时上方与亭顶之间空出的大半空间又能很好地让光线照射进亭子里,不至于太过昏暗。

    那天,楚姓老者就是一掌拍了拍他身体右侧的石板,才将翡翠玉蟾放了出来!

    一边回想着当时他与楚姓老者两人之间的站位,剑晨一边移动着,站在了与楚姓老者所站的同一位置。

    往右边一看,其中一块石板正好就在自己一掌可拍的地方。

    天色已进入黎明前最后的黑暗,月光减弱,以他的目力,也只能隐约看到石板上栩栩如生的腾飞巨龙图案,心中突然升起一丝明悟。

    皇帝虽称天子,又谓真龙,平常所穿所用之物大多与龙有关,可这并不是说,天子所居的皇宫之内,就得处处都有龙。

    龙,只有皇帝能用,那么在这御花园中小小的凉亭之内,挡风的石板上竟然可以刻上如此一看就非出自普通工匠之手的龙形石板,那是不是可以说……

    这处凉亭,其实是专供皇帝休酣之处?

    一想到这种可能,他心中对于楚姓老者身份的疑惑更少了一分,而此刻对于脚下机关中所藏的人,又更多了几分期待。

    自己误打误撞之下,难道不用通过旁人就能找到安伯天的所在?

    心神一荡,他不禁也学着楚姓老者当时的样子,轻轻一掌拍了过去。

    这一掌出时,他刻意掂了掂脚,楚姓老者高大,他出掌的位置自然也比剑晨要高一些,掂一下脚,虽说仍有差距,却能令他正好斜上拍在当时楚姓老者所拍的位置上。

    那里是龙头!

    咔咔咔!

    机关轻响没有意外地响起,在他正对面,石案之后隐摸隔了两块地板之处,突然裂开,露出一道裂缝。

    眨眼间,那裂缝便开了一块地板的距离,从中升起一方石台来。

    这情景与他当日获得翡翠玉蟾时完全一样,除了没有阴寒之气外,与那日所见并无区别。

    可这也令剑晨眉头一皱。

    没有区别……

    他走上前去,仔细打量着那方突兀升起的石台,甚至还伸手到处摸了摸,最后更是双手使力,提着石台的边缘猛力往上拉。

    但却纹丝不动。

    这不由令他苦恼起来。

    石台虽然是从地下升起,可却平平整整四四方方,底部与凉亭地板相接的地方严丝合缝,就如同本就如此修建的一般,与整个凉亭溶为一体。

    这么一看,机关倒是打开了,可怎么从这升起的石台处下到地底?

    莫说是个大活人,就是一只苍蝇,恐怕也飞不进去。

    以他的力道也不能将这看起来并不算重的石台提起,想来地底下方没有升起来的部分应该比眼前所见不知大了多少。

    那么这里不是入口?

    石台被他仔仔细细敲了个遍,已经可以确定在上面并没有另外的,可以打开地底通道的机关。

    时间紧张,既然确定没有,剑晨的目光立即落在另外四面石板上。

    五面石板,会不会每一面上都有一个机关,而每个机关的作用又有不同?

    想到就做,他又退回刚才所站之处,目光落在右手边第二块石板上。

    既然有可疑,那就一块一块地拍来试试,说不定总有一块正好是开启地底通道的入口!

    掌凝,找准第二块石板的龙头位置就要一掌拍下。

    “不要命了你!”

    正在此时,身后由远及近,传来一道急促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