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七百二十五章 掳走
    上当?

    听到尹修空从剑光里传出的声音,所有人都是一愣。

    而玉虚真人的面色又是一变。

    上当,尹修空并非危言耸听,玉虚真人对此有最直接的感受。

    他的剑意在与尹修空碰撞了一阵后,突然一空!

    那阵袖袍挥出的剑意仍在,可对手却已凭空消失,锋锐剑意险些割裂到好不容易才站稳身形的管平。

    吓得他连忙将头一埋,突觉头皮一凉,直感阵阵冰凉的剑意自他头顶呼啸而去,慌忙伸手一摸,却摸到了一头冷汗。

    尹修空去了哪里?

    玉虚真人来不及关注管平的情况,剑目大凝,第一时间往身后安安处看去。

    直到现在,他仍紧守着唯一的执念,要保护好安安!

    没人!

    玉虚真人看到的,是安安同样惊讶的俏脸,尹修空他并不在安安附近。

    这令他的神色一松,突然却见安安那惊讶的俏脸突然面色大变,豁然转身,惊叫道:“在那里,快去!”

    所有人因为她的惊叫,目光都是一转,望向安安所指的方向。

    “停下!”

    郭传宗陡然暴怒,身形化作一抹残影厉冲向前,身到掌龙,金光恶龙只是一闪……

    轰!

    烟尘弥漫,他愤然而发的降龙掌直将剑冢那不大的练武场轰出了一个巨大坑洞。

    这还没完,身形只是微微一顿,郭传宗身躯一扭,又往左侧突出一掌,紧接着双掌连拍,接连不断地龙形气劲自他掌中大起,仿佛在追击着什么。

    轰轰轰轰轰!

    爆炸声连接不断,这一刻郭传宗动了真怒,拼着必死之心不要命地狂催内力,一掌接着一掌怒轰如涛。

    练武场上烟尘更大,几乎将众人的视线全数遮蔽,入目里全是灰尘漫天。

    可即使是这样,众人也知郭传宗的突然暴怒是为了什么。

    “真人,快追!”

    安安急得恨不能推玉虚真人一把。

    可惜,玉虚真人却并没有动。

    安安焦急望着郭传宗一掌接一掌的暴怒,急叫道:“真人,你……”

    “不行。”

    玉虚真人反而离她又近了一步,在烟尘漫天下,只有这样才能确保他能在第一时间察觉安安身周四处是否会有异样,淡淡道:

    “现在危险,我不能离开。”

    “可是,他的目标不是我!”

    安安急得几乎跳脚,她想亲自追上去,可却被玉虚真人伸手一挡,无奈停下脚步。

    “此人变幻不定,不能冒这个险!”

    玉虚真人戒备着四周,也在注意着安安的动静,总是在第一时间挡在她身前,不令安安追上去。

    “回来,你给我回来!”

    那边厢,郭传宗仍在暴吼连连,以他身体为中心,爆炸仍在不断响起,可从他暴怒却焦急的声音听起来,却是徒劳无功。

    雷虎与管平也早已加入狂轰烂炸的行列,令剑冢上这块本已被早前断剑联盟来袭时就有破损的练武场更加破烂不堪。

    刚才安安那声惊叫,众人迅而望去所见的,是尹修空一道模糊的残影,还有……消失在地上的郭怒!

    郭怒昏迷未醒,又有禁锢在身,自然不会自己消失,尹修空的那句上当了,原来他真实的目的……竟然是在郭怒身上!

    先对郭传宗,再刺安安,后又与玉虚真人争斗,逼得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他与玉虚真人身上时,借着暴起漫天剑光隐藏住身形的时机,他终于扑向了自己一开始就打算好的真正目标。

    郭怒!

    与他一样,同样修炼了以身炼剑功法的郭怒!

    郭传宗的暴怒正是由此而起。

    可惜,虽然发现得快,可他的修为比之目前的尹修空来说实有差距,又是因为安安的提醒才注意到尹修空的行踪,启动的速度本也慢了一步。

    一步慢,步步慢,郭传宗轰出了如此多掌,再加上雷虎与管平的帮忙,除了将剑冢的练武场轰了个面目全非之外,却连尹修空的半片衣角也没有碰上。

    眼睁睁地,那隐约的残影也在漫天的烟尘里被掩盖,直至完全消失。

    在场唯一能阻止尹修空的人,却又因为固执地想要守住安安的关系,也只是眼睁睁地看着他离开。

    “不!”

    郭传宗终于停下无用地轰击,仰天一声凄厉长啸。

    …………

    烟尘散尽,郭传宗目眦欲裂地呆立原处,尹修空不见了,郭怒也不见了,就连尹修月与问傲天,也不知在什么时候随之消失。

    “你为什么,为什么不阻止!”

    良久,郭传宗愤然回望,怒视着玉虚真人,拳头死死地握着,直到指甲陷入肉里,却感觉不到半点疼痛。

    “抱歉……”

    玉虚真人的戒备也随着烟尘的散去而松懈,面对着郭传宗,他一脸歉然,但却摇着头,道:“我必须要保护安安姑娘……”

    “可是我……我……”

    安安神色复杂,本想说我没事,但玉虚真人一力保她,无论如何,这也是一份极大的人情,令她说不出话来。

    “好……好!”

    郭传宗浑身剧颤,咬着牙,几乎咬出血来,青筋已然在他面上暴露,一连说了几个好字,终于……

    呼!

    身形一闪,冲着剑冢唯一的下山通道疾冲而去。

    “兄弟!”

    雷虎大叫一声,想追,脚步却又顿住,面色难看地望向安安。

    “快去!”

    安安知道他的迟疑,连声叫道。

    有玉虚真人在她身边,此刻反倒是郭传宗的危险要更加大一些。

    谁也说不好以尹修空现下的反复无常,会不会抓走郭怒才是个恍子,现在正等在山路上对他们朝廷狙击?

    若真是那样,气冲脑门的郭传宗这么冒然追上去,实在有着莫大的危险。

    雷虎重重一跺脚,瞪了玉虚真人一眼,对安安叫了声:“你小心!”

    不再多言,也大跨步往山下追去。

    他的轻功一直都是弱项,即使比起郭传宗来也诸多不如,此刻哪里还敢更多耽搁。

    管平左右望了望,片刻迟疑之后,也对安安重重一点头,追着雷虎而去。

    “真人……”

    已然成为废墟的剑冢练武场上只剩安安与玉虚真人两个,安安咬了咬牙,冲玉虚真人问道:

    “傻子……也就是剑晨,到底是你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