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七百二十四章 剑对剑
    “小心!”

    “住手!”

    虽然各人都在戒备着尹修空的爆起难,可这剑陡然出现时,还是让人顿感突兀。

    甚至他的剑从哪里来的,都没人瞧出端倪,就是转瞬间的事情而已,一柄剑已然快到安安胸口。

    郭传宗等人大急,想要阻止已经不及,顿时红了双眼,奋起全力猛扑向尹修空所在之处。

    这一扑是带着激奋。

    那剑度奇快,想要阻止尹修空杀了安安已经不可能,那么……至少要为她报仇!

    雷虎与郭传宗三人俱都一般想法,通红着双目,个个下了死力,而尹修月却也在这时动了。

    安安的生死她当然不会关心,可是她却不能无视自己弟弟的生死,雷虎他们要杀,她必须得救!

    电光石火间,各人俱都大动,然而处于生死一刻的安安,却面露微笑。

    森寒的剑尖就在身前,闪烁的寒光恍眼间几乎已经刺入了她的身体。

    可安安还是在笑。

    因为这本就是她想要达到的效果。

    因为她相信,自己不会死!

    刷!

    剑,就那么突兀地停下了,停在安安动也没有动半步的娇躯之前,锋锐的剑尖有着晃动,可就是刺不下最后一寸。

    寒光闪烁的剑身上,有一卷灰白色的拂尘凭空出现,不知何时已牢牢地捆缚其上。

    尹修空阴冷着脸,豁然扭头望向拂尘来处,那里,一位仙风道骨的道人手中,正握着那拂尘的另一端。

    玉虚真人!

    这,就是安安的目的!

    在场所有人都无法限制住尹修空,可这所有人并不包括两人。

    一个是丐帮帮主郭怒,可惜,他受以身炼剑之苦,又被安安等人合力锁住了行动能力,至今未醒,而即使醒来,也不见得就会对尹修空出手。

    可另一个,虽然因为执念之故被心魔入侵,但却一直有另一股更强的执念凌驾其上。

    那就是,一定要保安安周全!

    这是剑晨临走时对玉虚真人所说,而他也一直牢记着这个嘱托,无论他走火入魔到什么程度,总有一缕心神系在安安身上,不离她身前五步之距。

    刚才的交手令安安明白,尹修空现下的武功已经不是雷虎等人合力就可限制,那么,在冲突将起的一刻,她未免雷虎等人有失,就必须找出一个能够限制住尹修空的方法。

    而在场她唯一能想到的,就是玉虚真人。

    所以,她才不惜以身犯险,因为只有她,才能将玉虚真人从心魔中唤醒,成为对抗尹修空的最强战力。

    这是无法可想的办法,在作出这个决定的时候,安安的心里并没有万全的把握,可她也不得不如此去做,否则,说不定所有人都会死!

    那么,即使她算错,最后所得到的结果,也只是她比其他人先走一步而已,可若赌对,便可救下所有人!

    于是她赌对了。

    在千钧一之际,玉虚真人果然赶到,那柄无往而不利的普通拂尘即使对上尹修空大成的以身炼剑,也毫不逊色。

    “住手!”

    尹修空身后响起的是尹修月的惊呼。

    玉虚真人在电光石火间出手,到他救下安安时为止,后面雷虎等人的攻击并未停止,甚至已经将尹修月冲开。

    虎拳、龙掌,还有管平重新重金打造的精铁短棍,一齐往尹修空被玉虚真人制住的身体轰去。

    “哼!”

    杀招在后,尹修空眉头一拧,冷冷哼了一声,他持剑的右手被玉虚真人制住,可左手却还行动自如。

    刷!

    明明空着的左手,只是往背后一甩的同时,竟然又是寒光大盛,无尽的剑光陡然绽放,无论是虎还是龙,竟都在这剑光中被一一绞碎。

    当!

    气劲破碎,管平的精铁短棍紧随其中,狠狠地寒剑撞击在一起,却也只是一声巨响而已,管平的双手陡然一轻,厚重的铁棍竟被一剑削碎,气机牵引下,他脚下一个踉跄,身躯往前一扑,正好往那去势未退的剑尖上撞去。

    眼看着他硕大的光头就要与剑尖亲密接触,一抹灰光也在这时紧急掠过,赶在血花飞溅之前生生截住剑光。

    左手的剑上,竟也缠上了灰白的拂尘。

    尹修空冰冷的脸上眉头一皱,撇了玉虚真人一眼,狞笑道:“牛鼻子,你能挡多少?”

    话音才落,却见他身躯一震,陡然之间豪光万丈,尹修空的整个人竟然全部溶进了这光团里。

    玉虚真人一直沉静的脸庞终于起了变化。

    豪光,乃是无数剑光所聚!

    剑光起,灰光散束缚住左右两柄利剑的拂尘,跟随了玉虚真人数十年之久的拂尘,竟在尹修空剑光爆起的瞬间,被撕碎成了丝丝缕缕地细丝,无力地散落在空中。

    “牛鼻子,你还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出来!”

    剑光中,尹修空冷笑的声音狰狞而起,无数剑光凝聚成锥,只是一闪,已直刺玉虚真人眉心。

    尹修空的目标从来都不是管平,而是在场唯一能够对他造成威胁的玉虚真人!

    “真人小心!”

    安安大惊,玉虚真人现下是他们唯一的依靠,可他偏偏身受心魔之苦,到底还保有几分战力实不好说,此刻但见才只一个照面,玉虚真人那柄几乎已经成为他招牌的拂尘便被一绞而碎,禁不住捏了把冷汗。

    玉虚真人变化的神色是凝重,但对尹修空突然而来的杀招却并不慌乱,只见那无数利剑所凝的尖锥就将直入他额头时,玉虚真人不慌不忙,宽大的袖袍猛然一挥。

    只是袖袍而已,可被玉虚真人挥起的,却是同样的剑意。

    不,同是剑意,可尹修空的剑中满是杀意,而玉虚真人的剑,却充满浩然正气!

    没了拂尘,并不代表玉虚真人的武功会有所损失,他乃纯阳剑宫掌教,纯阳剑宫,以剑为主。

    天道剑势!

    天下间不光只有以身炼剑可将人生生修炼成一柄绝世锋剑,纯阳剑宫的天道剑势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与以身炼剑却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锵锵锵锵锵!

    明明两人手中都没有剑,可在甫一交手时,爆起的却是无尽金铁交鸣之音!

    “牛鼻子,上当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