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七百二十三章 我们不熟
    风很大。㈧㈠中文  『网WwΩW.ん8⒈Zw.COM

    剑冢伫立在白岳峰之巅,山风就更大。

    此时此刻,剑冢上人虽多,可除了风声,所有人都静默呆立着,望向突然出现的那道身影。

    郭传宗降龙掌无功而过,就像击在了空气里。

    可现在,在那降龙掌气劲轰过的地方,那身影却静静地站在那里,仿佛什么事也没生过。

    低着头,他看也没看周边众人,手里正把玩着那颗安安抛出来的沥血丸。

    “好特别的药丸!”

    良久,突然赞叹了一声。

    郭传宗双目一凝,这人他当然认识,正是上次来剑冢时,弄得他与剑晨还有安安焦头烂额的尹修空。

    “你……”

    郭传宗的嘴巴张了张,一时竟不知说些什么,自尹修空的身上,他感到了比当日尹修月心智大丧时更加冷厉的气息。

    “弟弟!”

    尹修月惊声高呼,打断了郭传宗。

    看着那如冷剑般傲然而立的身影,她的眼眸里禁不住滑落两滴玉珠。

    这……还是那个憨厚老实的弟弟吗?

    因为一些原因,她一直没有与尹修空相认,但这个亲弟弟的容貌气质,她又哪里会陌生?

    眼前这人,除了面貌上依稀有着尹修空的影子之外,完全就是另一个人!

    她曾无数次幻想过等找回尹修空后,一定会将他抱在怀里,疼惜地放声大哭一顿方可罢休。

    可是现在……弟弟就在眼前,可她除了落泪之外,竟然……竟然……一步也无法移动。

    尹修空的目光从沥血丸上移开,落在心伤掉泪的尹修月脸上,冷冷地问道:“你刚才叫我什么?”

    “我……我是你的姐姐啊,亲姐姐!”

    尹修月肝肠寸断地叫着,泪水更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扑漱漱直往下落。

    “姐……姐?”

    尹修空微微诧异了一下,面容仍自生冷,上下打量了尹修月一翻,冷冷道:“不要乱攀亲戚,咱们……不熟!”

    尹修月娇躯狂颤,即使有着问傲天的搀扶,她也险些一屁股坐在地上,尹修空不认识她,这没关系,可他这生人勿近的态度,却让尹修月完全失去了解释的勇气。

    “我真的……是你的姐姐!”

    坐在地上,一向冷静的她深受重创,只不停地呐呐重复着这句话,一双泪眼盯在尹修空冷厉的脸上,半点也移不动分毫。

    安安没有说话,她一直在注意着尹修空的一举一动,来剑冢的另一个目的,本就是想通过观察尹修空的表现,看看郭怒最后会变成什么样。

    现在看来……情况不容乐观。

    她暗叹一声,当日在现尹修空的异变时,她曾让剑晨作个选择。

    是杀了尹修空,还是任由他继续修炼以身炼剑之法,赌一赌,当他功成之日,到底会由哪种心智左右住他的思想。

    现在看来……恐怕剑晨以往熟悉的那个小师弟,是回不来了。

    并且以身炼剑的恐怖,安安也终于见识到了极致。

    尹修空甫一出现就令尹修月与问傲天两人狂震而退,更接着,雷虎也受挫于他剑刃漩涡之下,甚至郭传宗的降龙掌也不知他用什么方法轻松化解。

    他们这一群人,除了安安与尚未出手的玉虚真人以外,竟在一个照面间便被尹修空败了个来回?

    这……是否强得有些过份了?

    心头震惊的安安不忘扫了一眼不远处躺着的郭怒。

    郭怒的强她有过见识,可毕竟郭怒乃丐帮之主,本身的武功就达宗师境界,是以他的强,众人都能够接受,所头痛的,却是他变化不定的心智。

    然而现在,安安对以身炼剑又有了新的改观。

    尹修空以前并不强,只是一个入门顶峰,连精进境界都很勉强的普通弟子而已。

    上一次见时,虽然有些出乎意料,但也还在可控范围之内。

    然后到了现在,只是又过了月余罢了,在场谁敢说……可以控制住他?

    安安看郭怒那一眼看得很隐秘,却不想尹修空如今的感知竟然极强,加上安安又是曾经对他有过不利的熟人,于是很自然的,尹修空对她的关注就要更多。

    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郭怒也被尹修空看在眼里。

    “咦?”

    这是他出现后第二次表露出诧异的神情。

    看着郭怒,尹修空仔细地打量了他一会,突然笑道:“哇,原来是同行!”

    这令众人不由面面相觑,郭怒现在的表情就与睡着了无异,周身上下也无半点气息泄露,就是这样,尹修空也能看出他同样修炼了以身炼剑?

    “你怎么知道?”

    郭传宗大惊,连一个箭步挡在郭怒身前,唯恐喜怒无常的尹修空对他爷爷不利,同时更震惊问道。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尹修空轻蔑地撇了一眼郭传宗,冷声道:“如果我没记错,咱们之间好像还有笔帐没算!”

    话音落下,他的气息突然由冰冷转为暴虐,冷厉的面色也在不停生着变化,瞪着郭传宗的双目里已有杀意划过。

    这令郭传宗身躯一紧,突然之间仿佛被无数尖锐的利剑遥遥指着一般,令他浑身上下突然泛起了细密的鸡皮疙瘩。

    场上的气氛突然变得紧张起来。

    经过刚才的试探,尹修空的武功实在已经高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在场没有人敢保证当他突然难时,有人能够制得住他。

    雷虎猛得自地上撑起,作为大哥,郭传宗有难他自不能袖手旁观,在提聚功力的同时,面色也极为凝重,尹修空周身散出的恐怖气息令一向都一往无前的他也不得不谨慎以待。

    管平自与他一样,而尹修月早已崩溃,只剩下落泪的力气,问傲天紧紧守在她身旁寸步不离,目光死死地盯着尹修空,一眨也不敢眨。

    眼见着,一场大战就要启动,并且是一场底气不足的死战!

    “小空空,你可还记得我是谁?”

    突然,安安踏上前来,挡在郭传宗的身前,望着尹修空,竟然有着一抹微笑。

    “当然记得,和你,也是有帐要算的。”

    尹修空看了她一眼,回给她个冷冷的笑容。

    话音刚落……

    刷——!

    剑,直刺安安的心脏!